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无法从网络中下载我们的感情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0日 15:06:52

  生活在一个浮躁的世界中,自己心里却没有一点尘埃,晴空总是出现在我行走的前方。然而我自己总觉得生活的并不快乐,忧郁和缅怀经常在不经意间爬上我的心头。那一年,我二十二岁了,但我依然是一个喜欢幻想的女孩子,总幻想着有故事发生,总幻想一个白马王子能和我一见钟情。

  有些时候,我都认为自己有些花痴。当然因为自己长的也对得起各位观众的眼睛,所以我喜欢在有风的时候让自己的长发随风吹拂飘扬,所以我喜欢独自在有小雨的日子漫步在外滩的街头……但老天似乎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一直没有安排一个手持丘比特神箭的王子出现,天知道我渴望那神箭射中的感觉有多久了。像我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怎么能没有一个让人难忘的爱情故事呢,这岂不是自己一生的遗憾吗?其实自己明白自己只是有些恐惧爱情,担心自己无心付出和承受爱情所带来的责任而已!

  那是2008年7月,天气有些闷热,下班后无聊的我又在家里开始了爬网。

  随意间点击进入了一个叫做"爱之弯"的聊天室,里面的人真多,各种言论挤满了电脑的桌面。

  我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聊友,只好一个人静静的待在聊天室的一个角落里看人们谈笑风生……

  "冷叶儿,怎么你不说话啊?"

  突然一句话出现在自己的电脑屏幕上,我知道那应该是发给我的,因为我的网名就是冷叶儿。

  出于礼貌,再加上自己的调皮,我就回复说:"我就在等你先开口啊!"发完这个信息我自己的都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了。

  "我是风之秋,认识你真的很高兴,看你泰然处之的样子我想你一定是一个很有故事或者内涵的女孩子。呵呵!"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样一句话我的心开始加剧了跳动!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开始显现自己的忧郁本质了。

  风之秋停顿了一下,"我现在只相信一个人的天老地荒,也许是因为我受到了一些伤害吧,也许是因为我也不能再承受所谓爱情的侵蚀吧!"

  突然之间,我发现我们之间有多么多的相似之处,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爬上了彼此的心头,也许这将成为我们故事发展的引子吧。

  一切都改变了。

  对于网络我有了莫名的依恋,在那里有一个叫作风之秋的男孩子一直等待着我,在与他的交流中所有尘世间的纷扰都相形见绌了。是的,和他在一起,我可以尽情驰骋自己的心绪,把一切的烦恼和苦闷都很自然的挥洒出来。风之秋成了我一个不可缺少的牵挂和期盼,只有在这里我才觉得自己有被理解、被疼爱、被包容的感觉,于是在无形中我们都溶入了网恋的角色。

  当一种叫做爱情的情愫开始蔓延的时候,是什么东西都无法阻止她疯狂生长的。

  2008年12月,公司突然决定对我们进行两个月的魔鬼式训练,吃住全部在公司,并跟外面断绝一切联系。这段时间我明显的消瘦了,在我心里一直挂念着风之秋,想着他是不是很着急,想着他是不是也一样思念着我。这种思念之情越积越浓重,我几乎想放弃这次来之不易的培训机会了,但是最终理智战胜了自己,我决定以最大的耐心和最好的成绩完成这次培训。当然,很多的时候我也很担心风之秋因为我的不辞而别愤然离去,不能再出现在我的刚刚出现绚丽风景的世界中,这样的结局我是不想接受的,也是不能够接受的。我怕!

  培训终于结束了!春节也来临了!

  上海的街头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家里也开始张灯结彩准备过新年了。

  回到家里没等妈妈多唠叨几句,我就冲到了电脑旁,迫不及待的登陆那个人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寻找那个让我心跳的名字。

  也许是老天故意和我开了一个玩笑,我的用户名竟然密码过期而无法登陆了,我的心立刻乱成一团糟,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啊?我几乎哭了。

  我猛的关上门,蒙上被子就大声的哭了,也许是太思念风之秋的缘故,一时间我竟然没有了主张。

  夜幕降临了,外面的灯光和霓虹也灿烂起来。

  妈妈叫我吃晚饭,我强打精神起来吃饭,毕竟是妈妈为了迎接我回来而精心准备的菜啊。

  家里的电视正在播送新闻,突然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小孩子在没有满十六岁,或者说没有办身份证之前可以更改自己的姓名……

  呵呵!我自喻聪明的人怎么今天犯糊涂呢?我可以重新注册一个名字去找他啊!

  当我以紫色的名字登陆到"爱之弯"时,我立刻发现了风之秋,我观察了好久,他都没有发表任何言语,只是静静的待在我和他过去经常待的包房里,仿佛在守候一个人的回归。我的心立刻感到一阵酸痛,我从心里开始心疼他,但我并没有立即跟他对话。因为我也怕他已经将我遗忘,甚至在他从心里删除了一切关于我的回忆。

  "你好!风之秋,可以谈谈吗?"我小心的发信息过去,"我看你好久了,你好像在等一个人是吗?"

  "是的!我在等待一个让我魂牵梦绕的、让我心疼的女孩子,所以我没有心情和你聊天,请不要见怪。"

  我的心跳已经开始加速,"能告诉我她的名字吗?也许我认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