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海洋馆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0日 19:28:17
陆玖月第一次到海洋馆,她和朋友坐在高高的后台,看见海豚训练师在遥远的水池边上,扬起左手,海豚拍着水浪跃起来。海豚训练师纵身跃入水中,海豚追在后面,人豚一体的感觉。他上了岸,海豚在身后叫起来,像是哭声,他向观众席深深地鞠躬。陆玖月看得呆掉了,整场观众开始欢呼,她还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看他在水里跳起炫目的拉丁,而海豚就在他的对面旋转。
  “怎么样,被他迷死了吧?”朋友推她一把。
  陆玖月回过身,捏紧手里的表演节目单,压轴的位置是海豚的名字“可可”和训练师的名字“钟名”,就是正在水里绽开一片片涟漪的他们。
  钟名和可可,陆玖月想,他们融在一起了,好像是一场恋爱。陆玖月暗自笑自己太喜欢臆测,但是这样的精彩一定要很多心血倾注在里面才行。(爱情故事 故事情 )
  散场后很久,陆玖月缩在后台外出口处的角落里,终于看到几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子出来,陆玖月跑过去说,我找钟名。他们莫名地看着她,直到她晃了晃手中的学生记者证。一个黄头发的男孩子对身后的人说,阿名,你要出名了,可别忘了我们啊。
  后面的男生淡淡地笑,陆玖月看着他。面容清朗,一点点刻进视线里。他问,你要采访是吗?陆玖月点点头,说,对面有家咖啡厅,我们过去坐一下可以吧?
  午后的阳光突然变得没那么刺眼,陆玖月紫外线过敏,她的伞躺在挎包里,她跟自己说,就这么几步路,扬起下巴来,你忍着点。
  二
  钟名快要忘了是怎么突然开始又迅速结束的一段恋情,陆玖月就像一阵风,来了就走掉了。不,他看着茶杯里的柠檬片摇摇摆摆着,陆玖月就像一枚糖果,含了化了,就没了。
  和陆玖月交往的那些天,他突然尝到了初恋的味道。初恋是中专时同年级的一个女孩子,清纯又带一点骄傲,很平白无故地让他给她画素描。他们在画室里安静地对视,窗户开着,挂着的贝壳风铃滴滴咚咚地响个没完。陆玖月不说话的时候还好,一笑起来就让他想到连串的风铃声,他就会忍不住想要吻她。
  只是每次他带陆玖月来海洋馆的时候,她都会盯着可可怔在那里发很久的呆,有时候会自言自语一些话,也有时候会跑到池塘边上摆起手臂呼啦啦地做一些傻里傻气的动作。钟名把她拉回到长椅上,跟她说,海豚都是经过训练的,只对固定的姿势有感应。比如说,他站起来,冲着可可前后晃动着手臂,可可猛地扎进池子底部,又哗地跃出水面,划出一条灿烂的弧线。钟名给玖月拍拍身上被溅上的水,带她去看白鲸。
  陆玖月的目光还黏在可可身上,钟名想这样也好,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也喜欢和自己一起演出的海豚可可,多么和谐的铁三角。
  他这么和玖月说的时候,他们坐在料理店里,玖月插起一块寿司送进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铁是会生锈的。他哈哈地笑起来,看玖月把肉松和鳗鱼吃得到处都是,他拿起纸巾给她擦嘴。料理店灯光温馨得恰到好处,钟名想如果可以这么一直温柔下去,时光该多美好。
  三
  陆玖月在中专一年级的假期去了趟南京,她站在秦淮河的岸上,站到西斜的淡红色日光开始笼罩整个世界,她看见两岸的灯火悉数亮起,她在那里留给十九岁的自己一个安静的秘密。
  回来之后,钟名给她补过生日,他们跑到海边去。钟名像小孩子一样坐在那里堆沙子,玖月则抱着单反咔嚓咔嚓地拍照。玖月很喜欢看着他,就只是看着他。那个下午,钟名对着大海喊,陆玖月,我喜欢你。一个小小的浪头拍灭了他插在沙堡蛋糕上的蜡烛,钟名没有注意到,但是陆玖月看到了,就好像一点点希望的烛光被掐掉。所以钟名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那天玖月的明丽笑容里,深深的落寞。
  陆玖月最近抱着电脑上网的时间比平时多了很多,同宿舍的闺蜜凑过来,是不是在和钟名聊天啊?玖月摇摇头,没有太多微笑。哦,原来是找海豚的资料,那还是和钟名有关系的嘛,我看好你们哟。玖月支起下巴看墙上淡蓝色的海豚小挂坠,觉得自己一会儿看见钟名,一会儿看见可可。
  四
  冬天的一次表演,钟名出了事故。他跃入水中,可可跟了过来,他们本该人豚合一,但可可没有跟在后面,反而整个躯体围住钟名,他太久喘不过气,呛进一口水窒息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看见自己在更衣室里,同队的盛辉刚给他做完人工呼吸,他说,教练今天很不开心,毕竟今天几万的观众在场,毕竟你是他很得意的弟子。盛辉没有说钟名是教练最得意的弟子,因为从今天开始不会再是了。
  钟名环膝而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可今天发挥失常。他抬起头,会不会是给她吃什么奇怪的东西了?不会吧,饮食什么的都是专人负责。钟名低下头,可能也是自己哪一个指令做得不够到位,可能真的是自己的问题吧。
  盛辉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别太放在心上,对了,刚才你女朋友来过,貌似刚才也在看台上。钟名愣了一下,怎么玖月也看到了自己的失误甚至失败。他去翻自己的外套,看到手机上没有短信,也没有未接来电。钟名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拿不到糖果的小孩子,有一点点敏感,而这点敏感,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曲折回环但还是走向了现实。
  五
  差不多就是那之后的第三天,钟名在报纸上看到了躺在岸上湿淋淋的自己,像一只落水犬,而右下角清晰地印着,摄影陆玖月。朋友围上来看这张照片,说钟名你女朋友也太不给面子了,这下丢人丢大发了。他们说,怎么会刚好那么巧就出了事,刚好那么巧她就在看台,刚好那么巧她就职业性地带了相机过来。
  钟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但是陆玖月不是个会为求新闻就在他身上做手脚的姑娘,尽管表演的前一天,他确实带她到池边看过可可,尽管昨天陆玖月轻描淡写地说这几天在报社暑假实习呢。
  直到晚上,他们在海洋馆对面的咖啡馆里,谁都没有提起这件事,但是玖月轻轻地说了另一件事。她说,钟名,我们分手吧。
  钟名端起咖啡杯的手僵在半空中,他不可思议地望着陆玖月,突然发现一切都变得遥远而模糊,陆玖月拽起挎包,转身干脆利落地走掉。钟名放下咖啡,放下僵硬的身体,突然发现自己哭了。然后,整个人都湿透了,就像那一天,在水底无力挣扎。
  他追出门去,他追上陆玖月,玖月躲避着他的目光,她说,我没有喜欢过你,真的。还有什么话可以比这一句更彻底。钟名看见他们之间隔出十步,一百步,两百步,渐渐看不到了。
  六
  陆玖月对自己说,不能回头,回一次你就完了。寒假的时候,她回了一次东北,这里的雪下得实实在在,她坐在已经生了锈的秋千上,听吱吱嘎嘎的声音,忽远忽近。铁是会生锈的,她记得自己这么说过。
  遇见可可的第一天,她看见可可的眼睛,干净得好像海洋,但分明说着,我爱钟名。可可对她说,你离钟名远一点。
  那些天,她每次来到海洋馆都会和可可说话,她用唇语用手势用各种方式,她知道可可听得懂,她不顾一切地告诉可可,我就是喜欢钟名。
  直到可可说,我和钟名能够出类拔萃,就是因为相爱,你这样会害了钟名的。
  陆玖月在网上查过,海豚的智商很高,并且拥有情感。但她还是以为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海豚怎么可能和人交流,怎么能够与人相爱,怎么能够跟人争风吃醋。直到第二天,她在看台上,看到钟名和可可在水里。水花不断翻上来,但没有钟名的影子,直到盛辉扎进水中。旁边同来的记者小曼拿过玖月手中的相机,拍下那个瞬间。
  陆玖月跑到更衣室去看钟名,看到他安静地躺在那里,像是整个灵魂都被吸走了。她没和任何人打招呼,慢慢地退出来,她跑到水池边去看可可,可可在转着圈,她能听到可可在说,你看,我说过的吧。
  玖月蹲下来,对可可说,你知道吗,我和你的不一样,可能是如果你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但是我,却可以假装不爱,事实是因为更爱,而这,你根本就不明白。
  她站起身开始走,走出海洋馆,走进落日,走入星光。陆玖月第一次到海洋馆,她和朋友坐在高高的后台,看见海豚训练师在遥远的水池边上,扬起左手,海豚拍着水浪跃起来。海豚训练师纵身跃入水中,海豚追在后面,人豚一体的感觉。他上了岸,海豚在身后叫起来,像是哭声,他向观众席深深地鞠躬。陆玖月看得呆掉了,整场观众开始欢呼,她还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看他在水里跳起炫目的拉丁,而海豚就在他的对面旋转。
  “怎么样,被他迷死了吧?”朋友推她一把。
  陆玖月回过身,捏紧手里的表演节目单,压轴的位置是海豚的名字“可可”和训练师的名字“钟名”,就是正在水里绽开一片片涟漪的他们。
  钟名和可可,陆玖月想,他们融在一起了,好像是一场恋爱。陆玖月暗自笑自己太喜欢臆测,但是这样的精彩一定要很多心血倾注在里面才行。
  散场后很久,陆玖月缩在后台外出口处的角落里,终于看到几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子出来,陆玖月跑过去说,我找钟名。他们莫名地看着她,直到她晃了晃手中的学生记者证。一个黄头发的男孩子对身后的人说,阿名,你要出名了,可别忘了我们啊。
  后面的男生淡淡地笑,陆玖月看着他。面容清朗,一点点刻进视线里。他问,你要采访是吗?陆玖月点点头,说,对面有家咖啡厅,我们过去坐一下可以吧?
  午后的阳光突然变得没那么刺眼,陆玖月紫外线过敏,她的伞躺在挎包里,她跟自己说,就这么几步路,扬起下巴来,你忍着点。
  二
  钟名快要忘了是怎么突然开始又迅速结束的一段恋情,陆玖月就像一阵风,来了就走掉了。不,他看着茶杯里的柠檬片摇摇摆摆着,陆玖月就像一枚糖果,含了化了,就没了。
  和陆玖月交往的那些天,他突然尝到了初恋的味道。初恋是中专时同年级的一个女孩子,清纯又带一点骄傲,很平白无故地让他给她画素描。他们在画室里安静地对视,窗户开着,挂着的贝壳风铃滴滴咚咚地响个没完。陆玖月不说话的时候还好,一笑起来就让他想到连串的风铃声,他就会忍不住想要吻她。
  只是每次他带陆玖月来海洋馆的时候,她都会盯着可可怔在那里发很久的呆,有时候会自言自语一些话,也有时候会跑到池塘边上摆起手臂呼啦啦地做一些傻里傻气的动作。钟名把她拉回到长椅上,跟她说,海豚都是经过训练的,只对固定的姿势有感应。比如说,他站起来,冲着可可前后晃动着手臂,可可猛地扎进池子底部,又哗地跃出水面,划出一条灿烂的弧线。钟名给玖月拍拍身上被溅上的水,带她去看白鲸。
  陆玖月的目光还黏在可可身上,钟名想这样也好,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也喜欢和自己一起演出的海豚可可,多么和谐的铁三角。
  他这么和玖月说的时候,他们坐在料理店里,玖月插起一块寿司送进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铁是会生锈的。他哈哈地笑起来,看玖月把肉松和鳗鱼吃得到处都是,他拿起纸巾给她擦嘴。料理店灯光温馨得恰到好处,钟名想如果可以这么一直温柔下去,时光该多美好。
  三
  陆玖月在中专一年级的假期去了趟南京,她站在秦淮河的岸上,站到西斜的淡红色日光开始笼罩整个世界,她看见两岸的灯火悉数亮起,她在那里留给十九岁的自己一个安静的秘密。
  回来之后,钟名给她补过生日,他们跑到海边去。钟名像小孩子一样坐在那里堆沙子,玖月则抱着单反咔嚓咔嚓地拍照。玖月很喜欢看着他,就只是看着他。那个下午,钟名对着大海喊,陆玖月,我喜欢你。一个小小的浪头拍灭了他插在沙堡蛋糕上的蜡烛,钟名没有注意到,但是陆玖月看到了,就好像一点点希望的烛光被掐掉。所以钟名自然也没有注意到,那天玖月的明丽笑容里,深深的落寞。
  陆玖月最近抱着电脑上网的时间比平时多了很多,同宿舍的闺蜜凑过来,是不是在和钟名聊天啊?玖月摇摇头,没有太多微笑。哦,原来是找海豚的资料,那还是和钟名有关系的嘛,我看好你们哟。玖月支起下巴看墙上淡蓝色的海豚小挂坠,觉得自己一会儿看见钟名,一会儿看见可可。
  四
  冬天的一次表演,钟名出了事故。他跃入水中,可可跟了过来,他们本该人豚合一,但可可没有跟在后面,反而整个躯体围住钟名,他太久喘不过气,呛进一口水窒息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看见自己在更衣室里,同队的盛辉刚给他做完人工呼吸,他说,教练今天很不开心,毕竟今天几万的观众在场,毕竟你是他很得意的弟子。盛辉没有说钟名是教练最得意的弟子,因为从今天开始不会再是了。
  钟名环膝而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可今天发挥失常。他抬起头,会不会是给她吃什么奇怪的东西了?不会吧,饮食什么的都是专人负责。钟名低下头,可能也是自己哪一个指令做得不够到位,可能真的是自己的问题吧。
  盛辉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别太放在心上,对了,刚才你女朋友来过,貌似刚才也在看台上。钟名愣了一下,怎么玖月也看到了自己的失误甚至失败。他去翻自己的外套,看到手机上没有短信,也没有未接来电。钟名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拿不到糖果的小孩子,有一点点敏感,而这点敏感,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曲折回环但还是走向了现实。
  五
  差不多就是那之后的第三天,钟名在报纸上看到了躺在岸上湿淋淋的自己,像一只落水犬,而右下角清晰地印着,摄影陆玖月。朋友围上来看这张照片,说钟名你女朋友也太不给面子了,这下丢人丢大发了。他们说,怎么会刚好那么巧就出了事,刚好那么巧她就在看台,刚好那么巧她就职业性地带了相机过来。
  钟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但是陆玖月不是个会为求新闻就在他身上做手脚的姑娘,尽管表演的前一天,他确实带她到池边看过可可,尽管昨天陆玖月轻描淡写地说这几天在报社暑假实习呢。
  直到晚上,他们在海洋馆对面的咖啡馆里,谁都没有提起这件事,但是玖月轻轻地说了另一件事。她说,钟名,我们分手吧。
  钟名端起咖啡杯的手僵在半空中,他不可思议地望着陆玖月,突然发现一切都变得遥远而模糊,陆玖月拽起挎包,转身干脆利落地走掉。钟名放下咖啡,放下僵硬的身体,突然发现自己哭了。然后,整个人都湿透了,就像那一天,在水底无力挣扎。
  他追出门去,他追上陆玖月,玖月躲避着他的目光,她说,我没有喜欢过你,真的。还有什么话可以比这一句更彻底。钟名看见他们之间隔出十步,一百步,两百步,渐渐看不到了。
  六
  陆玖月对自己说,不能回头,回一次你就完了。寒假的时候,她回了一次东北,这里的雪下得实实在在,她坐在已经生了锈的秋千上,听吱吱嘎嘎的声音,忽远忽近。铁是会生锈的,她记得自己这么说过。
  遇见可可的第一天,她看见可可的眼睛,干净得好像海洋,但分明说着,我爱钟名。可可对她说,你离钟名远一点。
  那些天,她每次来到海洋馆都会和可可说话,她用唇语用手势用各种方式,她知道可可听得懂,她不顾一切地告诉可可,我就是喜欢钟名。
  直到可可说,我和钟名能够出类拔萃,就是因为相爱,你这样会害了钟名的。
  陆玖月在网上查过,海豚的智商很高,并且拥有情感。但她还是以为一切都是自己的臆想,海豚怎么可能和人交流,怎么能够与人相爱,怎么能够跟人争风吃醋。直到第二天,她在看台上,看到钟名和可可在水里。水花不断翻上来,但没有钟名的影子,直到盛辉扎进水中。旁边同来的记者小曼拿过玖月手中的相机,拍下那个瞬间。
  陆玖月跑到更衣室去看钟名,看到他安静地躺在那里,像是整个灵魂都被吸走了。她没和任何人打招呼,慢慢地退出来,她跑到水池边去看可可,可可在转着圈,她能听到可可在说,你看,我说过的吧。
  玖月蹲下来,对可可说,你知道吗,我和你的不一样,可能是如果你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但是我,却可以假装不爱,事实是因为更爱,而这,你根本就不明白。
  她站起身开始走,走出海洋馆,走进落日,走入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