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奥斯卡失意的Netflix,2020还有什么新故事可讲?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7日 23:35:02

今年的奥斯卡,有赢家,也有输家。

从加入美国电影协会以后,美国流媒体平台Netflix的野心也越来越大,不仅想要获得用户青睐,还希望能够获得学院派的认可。

但今年显然结果不理想,Netflix拿着24项提名,尤其是有10项提名的《爱尔兰人》,可结果最后还是成了陪跑。只有《美国工厂》获得最佳纪录片奖,《婚姻故事》获得最佳女配角,不复去年《罗马》多个奖项的光环。

Netflix的瓶颈:

套路剧失效、成本水涨船高

提到Netflix,一般人会想到的,是大数据,是经典案例,那个甚至说一战成名也不为过的《纸牌屋》。

人才是内容的第一生产力,为了优质内容,Netflix没少操过心,比如找过创作过《海扁王》、《王牌特工》的 Mike Miller开发原创内容,高价聘请好莱坞人才,撬走《丑闻》、《实习医生格蕾》的金牌制作人。

由于Netflix给内容创作者的自由度相当高,也有更多跨界内容人才如脱口秀奇才大卫·莱特曼,金牌美剧制作人姗达·莱梅斯等加入Netflix,不断扩展平台的内容生态。

所以Netflix这几年,有像《女子监狱》、《纸牌屋》这样的口碑与观看量齐高的电视剧,靠内容人才加持,也产出过口碑不错的脱口秀与纪录片。但Netflix的内容之路也并非始终一帆风顺:

首先,是观众总会有审美疲劳。Netflix过去被观众视为神剧的《纸牌屋》、《黑镜》等,都逃避不了“烂尾”的命运,《黑镜》第一季豆瓣评分9.4,第五季则直接降到6.7,两部剧的评价落差之大,也说明套路化剧集的红利,总不能一直被“躺吃”。

近几年,美国本土的用户增长已出现肉眼可见的下滑。Netflix的2019年报显示,在2019年第四季度,Netflix国内的新增订户数仅为42.3万,这个数字比此前调低的预期值60万还低。

其次,是面临内容制作成本上涨。首席内容官萨兰多斯曾在Netflix股东电话会议上表示,从2018年以来,制作一部“具有良好竞争力的节目”的成本就已经上涨了30%。

在2018年,Netflix在内容制作上的花费就高达120亿美元,而根据《综艺》报道,Netflix在2019年的内容投入是150亿美元,投入有增无减。

此外,除了很多自制内容成本高昂以外,Netflix和内容巨头之间的合作关系也并不牢固,比如Netflix宣布终止与漫威合作,《办公室》、《老友记》等经典剧集版权也相继宣布在Netflix上撤下,改为在流媒体服务Peacock、HBO Max等对手平台播出。

面临IP流失、流媒体市场被分,以及早有的本土用户增长放缓等问题,纵观这几年,对Netflix来说,也是面临较多挫折的艰难阶段。

多手抓起:

聚焦原创、寻求海外增长

经历了这些,估计也让Netflix更加看清了方向。毕竟,如今Netflix已经有了过亿的用户基础,也有自制优质内容的经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提高了试错的资本。

如果IP不是自产,就随时有被原创作方收回、变成“给他人做嫁衣”的风险,为了弥补好莱坞IP被收回的损失,也是为了居安思危,与起步不久的流媒体平台Disney+等竞争,Netflix近年来原创内容的规模也在迅速增加。

先是在内容上不断开枝散叶。在动画领域,2019年初上线和计划中即将推出的动画已知的就有30部,并与包括梦工厂动画、孩之宝、各大日本一线动画公司加强合作,有人将其形容为,“Netflix开始疯狂对标迪士尼”。

除了电视剧之外,在电影、纪录片等领域,Netflix也一直强调内容的差异化,纪录片如《我们的星球》、《登堂入会(Knock Down The House)》等,都带有浓厚的Netflix风格。

由于是发力自制,Netflix也有一个更明显的特点,就是烧钱。虽然烧钱的不只Netflix一家,其他流媒体平台Disney+、Apple TV+也都避免不了,但不同的是,Disney+可以依赖迪士尼内容库,相比Netflix,Apple、Amazon的内容支出投入也更少。

但同样,Netflix的业务没有迪士尼那么复杂,没有过多线下泛娱乐、衍生产业支出,这也使得其相比别的平台,能更加专注于内容本身。Netflix一名高管在去年也表示过,在未来Netflix将更多是原创影视作品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