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棺材知县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10:48:44

明正德年间,王阳明来到江西庐陵任知县。
    当地棺材岭有一帮上百人的山匪,经常下山骚扰百姓。前几任知县对山匪侵扰毫无办法,有两个还被折腾得精疲力竭死在任上。上任不久,王阳明掂量再三,最后决定先礼后兵,亲自上山劝土匪们改恶从善。
    他轻车简从,和书僮几儿两个冒险上山。土匪头子肖黑古斜躺在棺材形的大椅子上。王阳明劝说:“好汉,还是下山为民吧,做点什么不好,非要占山为王。你就不怕官府派兵来围剿,那下场可是死路一条。”肖黑古哈哈一笑,狂言:“要我下山,行呀。兄弟们个个穷得死后没棺材收尸,三天内你如能备好九十九具棺材,我立马率九十九位兄弟们下山。”
    “此话当真?”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肖黑古料定,三天内王阳明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买九十九具棺材,所以才敢下赌注。
    可是,王阳明当即与肖黑古签字画押。
    回到县衙,王阳明吩咐几儿去大街木匠店把七老板找来。
    老七一来,王阳明说:“我定做一百具棺材,九十九具为九寸之长的小型棺材,一具大棺材。”老七纳闷,问:“九十九具为谁做?那么小有何用?这大棺材是哪位要用?”王阳明脸一沉:“九十九具送强人,一具大棺材留给本官死后使用。如何。”老七听罢,大惊。
    三天一到,王阳明将九十九具小棺材送上了棺材岭,并亲手分发给每一个山匪。肖黑古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王阳明会这样机智处理,只怪当时签字时没有写明棺材的大小,大老粗的他也一时无法发怒。想来想去,肖黑古说:“好吧,棺材这礼物先搁下,你先下山,容我与众兄弟商量后再答复你。”王阳明又好言相劝了一番。
    事过三日,庐陵街发生大火,几条街巷烧得精光,还烧死了老人儿童十三人。王阳明见街头摆着七具没有棺木下葬的遗体,分外悲怜。他将先前自己的棺材捐了出来,又叫几儿去木匠店里买六副便宜一点的棺木来,把遇难者埋葬。
    老七听说王知县又要买棺木,马上备好了六具,并将死者入内。
    半月后,老七还给王知县送来了几尊精美的黄梨木雕笔筒和笔架。王阳明打趣地说:“七老板,你这木雕虽好,但我不能收;如能送具棺木,我可能会笑纳。”一句玩笑话,老七当了真,事过五天,他先送上一具微型棺木雕刻。王阳明又拒绝了:“这有何用,我要大的。”老七一不做二不休,真送给他一具油漆发亮,画有松鹤的大棺材。王阳明好气又好笑,问:“七老板,你送这样的礼物给我?”老七嘿嘿笑说:“大人有所不知,庐陵庐陵,庐就是毛草,陵就是坟墓,这儿风水不好,年年死人甚多,大街小巷的烧死鬼,大榕树下江中的落水鬼,天华山的砍头鬼,宝华楼的吊颈鬼,几乎年年都找替身。小人是为给大人避邪。按我们这儿的风俗习俗,中年人早备棺木能长寿。普通棺值不了几个钱,再则,棺与官,材与财,音相通,我这是祝贺大人升官发财。”王阳明听这一解释,也就把礼物接受了下来。
    几儿送走老七之后,阴着脸问王阳明:“大人,你从来不收别人的礼物,这次为何破例。再说,这棺材也不吉利,老七分明是在戏弄你。”王阳明答:“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入乡随俗吧。先搁在后院,今后如有死者无钱买棺木再转送,不是可省一笔开销嘛。”几儿听罢,觉得还是王阳明想得周到。
    王阳明不幸而言中。次日,就有一位被大火烧成重伤的灾民不治身亡。死者无儿无女,无人收尸,王阳明闻讯把棺木送过去,将死者安葬在长冈岭。老百姓听说是新来的王知县免费送来了棺材,一个个很是感动。
    可是,王阳明万万没有想到,俗话说:入土为安,可是,本埋葬了的尸体,只过一晚,不知何因,被人偷偷挖了出来,棺材运走了,尸体则遗弃在荒山野岭。王阳明得知,一是震惊,二是纳闷,三是愤怒。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为慎重处事,他悄悄派几儿和刑捕去茶馆暗中走访市民,调查事情的真相,寻找真正的凶手给予惩治。
    几儿人还没有回来,老七却早早登门拜访。
    老七见面直截了当地说:“王大人,我送给你的礼物,平民百姓没这个福气享受,也不配。昨晚,我派人把油漆棺木挖掘出来,重新洗干净了,并在棺内放了挂炮竹驱邪鬼。现在已送至县衙大门口,万望大人恕罪,笑纳这份薄礼,这可是小人的一片心意。庐陵棺木无论是用料还是做功,在江南都享有盛名,如搁在这儿不便,大人可送往故乡留给你家老人百年后备用。”王阳明听了,心里一咯噔,暗想:世上还有这等大胆贼人,真是少见。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王阳明清楚,要弄清这其中的来龙去脉,恐怕还需要些时日;再说,这棺木本来就是老七送的,认真说也不算偷盗。于是他说:“既然如此,是本官有眼不识泰山了。不过,那穷苦的灾民无棺安葬实在可怜,七老板能否给个面子,把这位死者好好安葬。这样抛尸荒山成何体统?我实不忍心,更怕民众因此闹事。”
    “这好说,我马上去办。”老七爽快应允了下来。
    果然,老七回家后立即找来一幅薄板棺材,将死者重新下葬。
    几儿回府马上把在茶馆打听的消息告诉了王阳明,说这是老七所干的坏事。王阳明说:“他早一脚还在我面前,主动承认了。”几儿又说:“大人有所不知,听本地老表透露,说老七送棺材虽说不好听,但可是十分地贵重。”
    “有何贵重?不就是一具普通的棺材吗,这儿盛产木材,值几个钱,木头老表当柴烧都烧不了,山上不知腐烂了多少木头。”
    “外面油上了黑漆,看不见。里面仔细瞧就能发现,那棺材用料是上等的千年古樟。庐陵为樟树之乡,这东西贵重呢。”
    王阳明惊骇。他明白,木匠家具行有一斤香樟一两银之说,用手掂量掂量,这几百斤的香樟该值多少钱。一时大意疏忽,自己竟受了别人贿赂!老七是暗箱操作,外人如何也想不到这其中的名堂,真是强中还有强中手。他有些后悔,打开棺材仔细查看,果见棺材板是上等的香樟木,正个棺材散发着浓浓的芳香。王阳明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老七不惜冒死罪,也要把这具香棺从土中挖掘出来。原来这棺木价钱不菲,他舍不得呢。”
    王阳明思忖:老七为何要送这等贵重的礼物给我呢?他不由警觉起来。
    市井小民中是谁察觉了老七的阴招?王阳明要几儿将此高人悄悄引来相见。几儿汇报:“此人乃本地穷秀才罗雨先生。”王阳明决定聘请罗雨出山,帮他打理衙里的杂事。几儿领命前去罗家正式邀请。
    几儿再见罗雨时,罗雨已是双脚受重伤,倒在床上呻吟。几儿大惊。罗雨的家人说:“昨天傍晚去赣江河里挑水,上码头时不慎摔了一跤,腿跌断了。”
    王阳明闻报,也是十分地叹息:“既然罗先生受伤,那我们明天登门拜访,去看看他,顺便打听一下老七的虚实。”
    王阳明来到罗雨家,谁料,祸不单行,罗雨又患了头晕病,不能开嘴说话了。
    这反常的情况使王阳明有些疑惑。
    再过几日,罗家又传来消息:罗雨的双手也动弹不得了。
    半月不到,罗雨竟病死了。
    “莫非是杀人灭口?”王阳明感到此事蹊跷而又非同小可。
    无钱安葬,罗家大小哭成一团,王阳明把那具香樟棺木送去罗家,一来表示慰问,二来让罗雨早些入土。

上一篇:雪域坛城

下一篇:中篇故事:鹰蛇斗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