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历史给我们的最好的东西,就是它所激起的热情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3日 13:01:01

原创 单读 单读
在不久前举办的第五届单向街书店文学奖中,三本历史类书籍——《有所不为的反叛者》、《五四的另一面》、《安身立命:大时代中的知识人》——共同入选最终的年度作品名单。而三本书的作者,同样也是三位当代杰出的历史学家,北京大学罗新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杨念群教授和华东师范大学许纪霖教授分别在颁奖现场发表获奖感言,分享各自对于历史、文学与时代的理解。
学术的发展动力通常既来自学术的内部,也来自时代环境的各种力量。我是在这几年里写出这本书的,对外部环境造成自己的学习发展体会很深。我想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是很让自己满意,甚至非常失望的时代,很沮丧、很焦虑,有时候还很悲观。对于学术工作者来说也许也是一种幸运,因为压力越大,焦虑越深,失望越深,内心的冲突越激烈,这个对检验自己的学习,检验自己学术的深度,检验自己和时代、研究对象的关系还是很有意义的,我自己所做的就是这样的努力。
——罗新
对研究历史的人来说,被说文字好是一种罪过。但我个人认为学者和文人不应该分开,一个好的学者也应该是个好的文人,是现在这个时代让学者和文人截然而分。古代有一种说法,叫“考据、义理和词章,三者兼得,视为大者。”有了考据、义理还不能算作一个好的学者和历史学家,还应该辞章好。得到这个奖是对我在书里表现出的词章的鼓励。因为今年的时间很特殊,是“五四”一百周年,所以出“五四”相关的书是非常困难的,特别感谢文景对这本书出版付出的努力。
——杨念群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人人都有一个文学梦,我也不例外。为了这个梦想,我努力考学,向班主任保证我要当一名作家。但却被阴差阳错的从中文系调剂到了政治系。没有办法只能将错就错,最后让我走上了研究中国知识分子的路,一不小心成名了,但是我也从此断了文学梦,30 多年不敢见我的班主任老师。可能是心有不甘,也可能是为了完成少时梦想,我开始试着用文学家那种心灵感受的方式,甚至是生命体验的方式来写、来体会我们前辈、上一代那些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今天单向街给了我这个奖,现在我可以去见我的班主任了。
——许纪霖
在三位老师发表完获奖感言后,我们还将本届文学奖的评委之一、考古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夏商周研究室主任许宏教授请到台上,借此机会,邀请这四位在历史学和考古学界颇具分量的嘉宾带来一场围绕“历史写作”的主题论坛,共同探讨历史写作在当下社会的位置。
这四位作者对于历史、文学和人本身的热情与追问,足以唤醒许多疲惫与沮丧的年轻人。
打破文学和历史的界限
罗新 ⅹ 杨念群 ⅹ 许纪霖 ⅹ许宏

历史给我们的最好的东西,就是它所激起的热情

▲论坛现场
单读:在"失语"的情况下,不管是周围的写作者,还是读者,大家对于历史书写似乎重新燃气热情,请问四位老师有没有这样的感受?
罗新:我最近听到我的同辈和比我年龄低一些的朋友,常说“怎样写历史”成为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前些天在我的很小的研究领域里出版了一本书,是三联出版的魏斌写的《山中的六朝史》,这本书同时获得新京报和南都的年度十佳评奖,这很不容易。这本书是非常严肃的六朝史的著作,很小的范围里面的一个著作。为什么可以获奖,我和魏斌做了交流。魏斌很意外,因为他没有想到这本书可以被很多人读,这是写给少数人读的书,一定跟写作本身有关联,他也说我今后要思考思考这个历史怎么写。所以我想最近有好几个人跟我提到这个话题,是个有意思的话题。

历史给我们的最好的东西,就是它所激起的热情

▲罗新,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研究方向为魏晋南北朝史、中国民族史,代表作《中古北族名号考》等
不过我现在想强调的是另外一面,历史怎么写可能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还是内容,我们表达什么,也许大家不那么愿意接触过去或者已有的那么多历史著作,不是因为他写的有多不友好,而是他的题材表达的内容离我们太远了,离我们真实的思想活动,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我们对过去的关注离得太远,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不是读者的问题,不是写作的问题而是研究的问题。
许纪霖:怎么进行历史的写作,我想起来也是北大的钱教授有一个批评,他说今天在中国,很多学者有学术没文化,很多文人有文化没有趣味,这恰恰是今天好多写作最大的弊端,特别是历史写作。我最喜欢的历史作品,通常是那些大师写的小说,在外面演讲经常有很多读者要我推荐书,我通常会推荐那些大师的小说,不是《明朝那些事儿》,是靠谱但又非常通俗易懂的,所以我想我们今天的历史写作最值得走的是这样一条路。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