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有多远走多远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1日 17:15:41

马守政走了,没有留下什么遗产,却给儿子马乐留下了181个孩子。

和名字一样,马乐的生活一直很快乐。他和妻子带着孩子在澳洲的黄金海岸晒太阳,追跑嬉闹。作为永久性移民,他们拿着超百万的年薪,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而在马年春节,这样的欢乐已然不再,妻子带着未满周岁的小儿子在温州过年,他却在河南南阳唐河县陪着母亲度过第一个没有父亲的新年。“遥望”墨尔本,他知道那里可能已是不属于自己的另一个世界。

打从父亲离开的那一刻起,马乐除了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也成了唐河县谢岗实验学校181名孤儿的家长。虽然资金短缺、孤儿病患等一系列问题让他头疼,但是在这条由父亲创建的养教一体的慈善之路上,马乐还是希望带着这181名孩子“有多远走多远”。

父亲沉甸甸的遗愿

2013年7月12日,远在澳洲的马乐给马守政打来电话:“爸,您又当爷爷了,又一个孙子。”听着电话里头儿子兴奋不已地报喜,马守政的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谁也不曾想到,就在小儿子出生一周后,马乐接到了妈妈的越洋电话,并将父亲的ct检查结果传给了他。马乐的人生就此改变。

“当时我就知道这一次回家的时间不会很短,所以辞职了,想着以后回来重新找工作。特别舍不得刚刚出生的儿子,还有需要照顾的老婆。”马乐说,“当我回到北京,看到爸爸的那一刻,我特别难受,爸爸在我印象中一直是坚强的臂膀,看到他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真的没有办法接受。”

北京的医院确诊马守政为胰腺癌晚期,已经扩散,无能为力。回到南阳接受治疗的马守政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从不谈论,念叨最多的就是学校的孤儿们,他会给儿子说每一个孤儿的事情,说学校里遇到问题该怎么处理,应该和孤儿们、老师们如何相处。虽然父亲从来没有亲口说过让儿子来接自己的班,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交接。这个责任,对于马乐来说,虽然有些沉重,但是他必须承担起来。

“爸爸总说,这些孩子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家,可不能再让他们流落街头了。他在病床上给学生们写信,鼓励他们好好学习。亲友探望他送来的水果,他也让老师们带到学校给孤儿们吃。”马乐说。

9月12日,家人将弥留之际的马守政带回了家,一直很安静的他非常激动,虽然早已说不出话,可是一直在动,打了加量的镇静剂,依然没用。马乐拉着他的手说会照顾好妈妈,照顾好儿子,照顾好家庭,马守政的情绪还是很激动。当学校老师带着十多个孤儿来到病床前,说孩子们在新学期穿上了新衣服,买了新书包,孩子们哭着向他保证会好好学习,将来做对社会有用的人时,马守政的情绪有些平复了。而当马乐向他保证会照顾好这些孤儿的时候,马守政终于安静了下来。那一晚,马乐守着父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挑起这个重担,意味着你的人生彻底改变了方向,没有丝毫犹豫吗?”记者问。

“怎么会没有犹豫,其实到现在,都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但这是爸爸的遗愿,我必须将他的爱心事业进行到底!”马乐坦承。

接手父亲的慈善事业

父亲走了,马乐要带着学校的孩子们继续走下去。

“孤儿因家庭变故,大多都孤僻、任性,有的还有心理障碍,自暴自弃,若不及时进行教育,他们长大后走上社会也会有很多问题,甚至可能走入歧途。但我相信,小孩子就像是一块璞玉,需要的是好好雕琢。”马乐说。

马乐至今记得第一次开父亲的车来到学校,十几个正在玩耍的孤儿一直跟着车子边跑边喊:“马爷爷回来啦!马爷爷病好啦!”但是看到从车上下来的是马乐时,孩子们失望的表情难以言表。不过他们还是很快接受了他。

“这些孩子见我第一面,就很亲热,我真的被感动了,也明白了父亲为什么对孩子们念念不忘。这也让我坚定了自己的选择。”马乐说,妻子更倾向在澳洲生活,毕竟两人百万年薪的生活幸福而体面,工作伙伴也劝他“不要一时冲动”。但最后他还是说服妻子辞去工作、变卖家产,从墨尔本回到了唐河县。

为了让马乐专心接手学校的工作,妻子带着两个孩子住到了温州娘家。对此,马乐有些愧疚,花费那么多精力在别的孩子身上,却不能陪着自己的孩子成长。“我就告诉自己,我不仅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也是这181个孤儿的爸爸。”

现在的马乐已经不只是一个“80后”的年轻爸爸,更是这个大家庭的家长,每天早上5点就奔赴学校开始一天的操持。毕竟父亲未完的事业没有那么容易:到各地慈善机构申请爱心救助、为患病孤儿联系医院、到民政局为孤儿申办低保、准备孤儿们过冬的棉被,既要接手外联工作,又要学习内部管理,马乐总结自己“真是两眼一抹黑,摸着往前走”。

上一篇:我能否相信自己

下一篇:就这样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