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阮豹、秦清抗金军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3日 23:01:13

  水浒英雄梁山一百单八将受招安时,那可和《水浒传》上描写得不一样啊,不是都甘愿招降。而是有的根本没去,有的半道上就离开了大队。阮氏三雄和秦明就是这样,他们返到梁山地区,不是回到石碣村,而是到水泊南岸金钱岭一处住下了。也都改了姓,秦明一改火爆脾气,在金钱岭大道边开了个天大禾客店。阮氏三兄弟改随外祖母家姓,在王岗镇外住下。让儿子们又恢复姓阮,还是打鱼为生,依然结交江湖好汉。

  阮小二有两子,长子阮豹、次子阮虎,阮小五有一子名阮龙,阮小七有一子名阮麟;秦明有二子,长子名天大禾清,也就是秦清;次子秦亮,天大禾不就是个"秦"吗?秦明白幼让秦清读书习武,几年就变成了文武全才了。阮氏三雄的儿子们,也都一个个练成一身好武艺。

  时间好似流水般过了数年,阮氏三雄和秦明相继病逝。到了宋靖康二年,在水?白梁山东南,金钱岭天大禾客店以北,有个水边大集镇叫王岗镇。镇四周柳树垂地,郁郁葱葱。镇北、西依水泊,向湖内望去,雾茫茫水天相连,港汊纵横,芦苇一望无际。打鱼的船儿来来往往,每逢大集,前来王岗镇卖鱼的船只,一条挨着一条。为何来这卖鱼?这王岗镇有个济州府衙设在这里收鱼的渔行,渔行老板和保正叫尤里怀,他还兼收渔税。此人也有一身好武艺。故事还得从他收鱼定诡计讲起哩。

  一、砸渔行结义上梁山

  话说这一日,正是阳春三月十八日,王岗镇逢大集。还和以往一样,早早的就挤满了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人们。有挑担的、推车的、托篮的、背篓的、抬大筐的、卖菜的。卖鱼的人们,来来往往,王家渔行前,卖鱼的人们早早排成长队在那里等。人们等啊等啊,焦急地等着,从东方太阳冒红,一直到半晌了。眼看着金翅金鳞活活鲜鲜、蹦蹦跳跳的鲤鱼,渐渐地要死去。要这样到中午卖不出去,一筐筐鱼儿就会烂掉,渔民们急了,有的喊,有的拍打渔行门,闹闹嚷嚷着。

  就在这时,猛听"吱嘎"一声响,渔行木板大门开了一道缝,从里面挤出一个像黄瓜似的长脑袋,探出半截身子,一扬手"呱哒!"贴在门板上一张纸,一句也没吭就把头缩了回去。见此,大家围了上去,多数人不识字,就问:"这是干啥?"

  有一个背着银袋的书生模样的青年看了看说:"告示。"

  大家乱问:"写的啥?"

  那书生望着人群,指着告示说:"好!我给大家念念。"

  接着念道:"接济州府令,目前因金军进入我北疆,朝廷惟恐黎民百姓不识大局,和金军冲突,涂炭生灵。为保国家安全,百姓安宁,需向金国议和,拟献议和金六百万两、白银六千万两、帛百万匹、牛马万头,以求化干戈为玉帛。因国家财力不足,如今圣上已派饮差大人赴各州催讨议和金。国家以重金议和,为的是黎民百姓,国家安稳,为民造福。本渔行感到当今皇上圣明,为尽快筹集此款,故暂停收购鲜鱼,望众周知。王岗镇保正、渔行老板尤里怀靖康二年三月十八日"。

  听完告示,气得渔民叫骂起来:

  "议和、议和金,狗屁,银钱都装到他们腰包里啦!"

  "议和管屁用,听说金人快打到咱们这里了,官军为啥不抵抗?"

  "拿咱们渔民百姓开刀,养那些官兵干啥用?"

  "欺压咱们渔民百姓呗,对咱们他们是狼狗,见金兵就成了丧家的狗,连叫一声都不敢啊!"

  听着大家的叫骂,念告示的书生泪却像断线的珍珠滚滚而落。一年老渔民见他流泪,忙问:"后生为何啼哭?"

  那书生见问,擦了擦泪水:"我祖居定县,因金兵犯境家破人亡,只剩下我们兄妹二人流落在外,居无定处,官军又不抵抗金兵。前不久在东昌又被金兵冲散,为寻找小妹的下落,今日来到此地。"

  "这就是他们要议和的结果啊!"有的渔民听后喊叫起来。

  "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真被官府逼急了,咱们也学前辈宋江到梁山聚义!"

  有的说:"那事咱先不管,咱的鱼卖不出去可要放坏呀!"

  听此,大家又急开了,有的拍砸渔行大门,拍啊喊啊,闹叫了半天还是无人管问。有的急得掉泪,有的大汗淋漓,有的无奈,蹲一边吸烟,都毫无办法。

  正在此时,从保正府通往渔行的路上,走来四个衙役和两个书吏。四名衙役来到渔行前,双手将水火棍往地上一拄,一个个身子挺得笔直,像四根木桩插在地上一般。那两个书吏,一高一低,一胖一瘦,一前一后走来。他俩来到渔行前,望了望等卖鱼的渔民。不一会儿,只见那高胖个的把那于瘦低矮的架到渔行门前的渔案上。干瘦的倒背双手,站到案上转了两圈,望着渔民们干咳了两声说:

上一篇:戴甑皮扛棒槌

下一篇:神笔赵登仙

你是否感兴趣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