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味绝天下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6日 11:30:25
在扬州城厨界名流的聚会上,一位老者突然出现,他竟然是传说中厨艺奇高脾气古怪的前辈大师。而这位大师,给众人带来一个真实而不可思议的故事,一道神奇莫测的味绝天下的菜肴。

  1.传奇阿贵

  扬州城水润土肥,渔农物产丰富,更兼千百年来厨界高手辈出,将那肥美的物产妙手转化为一道道珍馔佳肴。因此扬州城亦被称为美食之都。

  每年春暖花开之时,扬州城内都会举办一场烹饪大赛,以决出厨界的执牛耳者。今年的大赛尤其热闹,进行了整整一周,百年名楼一笑天的主人徐叔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他今天在一笑楼摆下庆功宴,扬州厨界名流尽皆到场。大家要品一品由徐叔亲手打理的,刚刚获得“天下第一味”美名的淮扬传统大菜——四鲜狮子头。

  这锅狮子头焖足了五个小时才端上餐桌。当揭开砂钵上封口的荷叶之后,一股浓香立刻四散溢出。“姜还是老的辣啊。徐叔的手笔,不愧‘天下第一味’的美名。”一个小伙子感叹道。他叫王天润,本次大赛,他惜败徐叔手下,仅获亚军。虽然他年轻气傲,此刻却也是心服口服了。其他人亦是一片附和,徐叔心花怒放,满面红光。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天下第一味,天下第一味?嘿,怎么没人问问我的意见?”伴着那声音,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走进了厅内。他看起来该有八九十岁了,目光却灼灼逼人。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都不认识这个不速之客。徐叔皱皱眉,问道:“这位老先生,请问您是?”老者却不回答,径直踱到了餐桌前,淡淡地说:“加个座吧。我今天来,就是想尝尝这‘天下第一味’的。”

  他的声音不大,可语气却令人无从抗拒,这些人在他眼中竟似不存在一般。王天润有些忍不住了,笑了笑说:“今天在座的,都是受了徐老板的特别邀请。这‘天下第一味’,可不是谁想吃就能吃到。”老者转过头来漠然一瞥:“嘿,年轻人,虎口的茧子还没有三分厚,也敢和我说话。”

  王天润的脸色腾地变了,眼看就要发作。徐叔连忙上前打了个圆场:“哎,来的都是客,既是天下的美食,当然天下人都吃得。来,加座,加餐具!”他在生意场上泡了多年,最擅识人观色,仅凭只言片语,已料定这老者来历不凡,怎敢怠慢?等对方落座后,他又恭敬问道:“老先生,您对我做的这道菜有什么指点?”

  “还没有吃到口,能有什么指点?”老者“哼”了一声,冲徐叔撇了撇嘴,“帮我夹一筷子去。”

  对方如此跋扈,这下连徐叔也难免愠怒。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不知是该发作还是继续容忍。老者似乎看出了他的不快,摇摇头,语气柔和了一些:“唉,我也不是有意要为难你。只是我的手不太方便……几十年了……”说话间,他把一直垂着的双手亮在了桌面上,立时引得众人一片轻呼。

  那是一双残缺不全的手。左右两手的拇指都从虎口处连根削去,只留下平平的切口!在座众人都是以厨刀为生,对拇指尤为爱惜。见到这副情形,难免会觉得后背发凉。徐叔更是骇然变色,他瞪大眼睛看着老者,脱口而出:“您……您是师公?”老者略略露出一丝笑容,慨然道:“这么多年了,难得你这个徒孙还记得我。”

  听到二人这一问一答,举座皆惊。这个人竟是传说中的阿贵!

  阿贵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时一笑天的主人。据说他当年的厨艺登峰造极,无人可比。不过此人性格古怪,竟在巅峰期自断双手拇指,退出厨界,音讯全无。他已经有半个世纪没有露面了,不知道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徐叔的父亲当年正是阿贵的徒弟,阿贵退出厨界时,徐叔尚且年幼,只在父亲的故事中知道这个师公的存在。但他对此人的仰慕和敬畏却早已养成,现在突然相见,一时竟激动得有些手足无措,愕然半晌之后,才颤巍巍地问道:“师……师公,您怎么来了?”阿贵轻叹一声,饱含无限的沧桑,说:“让我尝尝你做的狮子头吧。”

  徐叔不敢怠慢,连忙拿起一个瓷勺盛了些狮子头放到师公的餐碟中。阿贵夹起勺柄,将佳肴送入了口中。

  徐叔屏住呼吸,紧张地等待着师公的评论,神情竟像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徒。

  阿贵闭上眼睛深品了一会,说道:“还不错——不过终究是人间的寻常美味。这‘天下第一味’的名头,还是去掉吧。”

  徐叔神情黯然,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应道:“是。我的技艺还得再加磨练才行。”“技艺?”阿贵忽然哼了一声,“你的技艺也算拔尖了。可是靠这寻常的菜肴又怎能做出绝顶的美味?不是我对你过于苛求,只是……唉,曾经沧海,曾经沧海啊。”

  众人心中均是一凛。阿贵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曾经见识过绝美的菜肴。到底是什么菜能让阿贵这样的人物如此挂怀?徐叔帮众人将这个疑惑提了出来。

  阿贵沉默了片刻,反问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味绝天下’这四个字?”在座众人议论纷纷,徐叔点点头:“知道一些。”阿贵“嗯”了一声,“那你就给大家说说吧。”

  2.神秘木匣

  徐叔清清喉咙说:“相传在两百多年前,厨界四大家族为乾隆爷祝寿,分别获赐金牌一块。而此时一民间厨子自创了绝世菜肴,号称‘味绝天下’。他来京城找到四大世家,现场做了这道菜,野史记载当时‘香飘十里之外,闻者无不痴狂’。不过这个厨子随即莫名其妙地暴毙,这道绝世菜肴也从此失传了。”

  徐叔说完之后看着自己的师公,后者点点头:“大致准确——不过这并非传说,而是确有史实。”

  “史实?不太可能吧?”众人议论纷纷,这些人平素交游广博,如果有这样的事,的确不该瞒过他们的耳朵。

  “你们没听说过不代表不存在。”阿贵瞪了旁人一眼,吓得他们赶紧闭了嘴。然后他从怀中摸出一个小木匣放在桌上。“厨界四大家族,南徐北孔,东林西彭。这东林的‘林’指的就是一笑天酒楼的创立者淮扬林家。而记录四大家族辉煌的御赐金牌,就在这个木匣里。”说这些话的时候,阿贵竟难得露出了恭敬的神情。

  众人心中又惊又喜,全都盯住了那个木匣子。一人早已心痒难耐,直愣愣地说:“老先生,那就请您把匣子打开,让大家都开开眼吧。”听到对方的话语,阿贵的身体蓦地一震,他护住那个匣子,颤抖着说:“打开?不,不能打开,不能!”见他神色异常,徐叔连忙上前扶住老人:“师公,您是不是不太舒服?”

  阿贵愣了片刻,气息慢慢平定。他似乎没听见徐叔的话,只是自顾自地又说道:“不能打开……因为那些金牌里藏着‘味绝天下’的秘密。”

  众人面面相觑,如此看来,不仅四大家族的确存在,那传说中的绝世菜肴竟也留存在这个匣子里。大家的好奇心愈发旺盛,一双双眼睛似乎都带着钩子。

  阿贵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清晰地感受到了大家的欲望。他看着自己的残手,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越来越痛苦,良久之后,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嘶哑着声音说:“我也不知道今天来这里,究竟是对还是错……可我再不来,这秘密就要被带入土里了,我没有权力这么做,那秘密必须有人继承——但我更加清楚,继承者会因此而面对可怕的劫难……”说到这里,阿贵停下来,幽深的目光看向了徐叔,徐叔立刻感到一种令人窒息的压力。“我给你一次机会。”阿贵缓缓地问,“作为一笑天的传人,你愿意继承这个秘密吗?”

  四大家族的金牌,味绝天下的奥秘!这简直是厨界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徐叔虽年近半百,但此刻浑身的热血却沸腾起来,没有太多犹豫便坚定地点了点头。

  “很好……果然是我的徒孙。”阿贵的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浅笑,像是带着如释重负般的解脱,把木匣子推到了徐叔面前。

  徐叔的双手摸上了那个匣子,掌心传来坚硬冰凉的感觉。虽然是暖春季节,但他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寒噤。阿贵阻止了他想要开匣子的动作,幽幽地说道:“在打开匣子之前,你要先听我讲一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

  3.烟花三月

  一九四一年,扬州城。

  虽然同样是春花绚烂的季节,但城里的人却快乐不起来。因为秀丽的古城正处于日寇的铁蹄之下。

  百年名楼一笑天也已经很久没有开门营业了。酒楼的林老板遣散了大部分厨子伙计,只留下一个老管家和一个小徒弟。那个尚不足二十岁的小徒弟正是阿贵。在他的印象中,自从一笑天停业之后,林老板的脸上便再没有过笑容。

  不过这一年春意渐浓的时候,林老板却笑了。他嘱咐阿贵去买镇江的香醋、三和的酱油、绍兴的料酒以及上等的精盐和白糖。“有几个客人要来。”

  客人?什么样的客人能让林老板如此重视?阿贵心中充满了好奇。到了清明节那天,阿贵终于能够一睹他们的真容了。

  一共是三个客人。最先到的是个皮肤黝黑的男子,他身形瘦小,说话的腔调很怪;第二个到的是个身形高大的山东汉子,为人豪爽;最后来的是个四川人,白白的面皮,矮胖矮胖,头皮光溜溜的。

  这几人之间都以“老板”相称。黝黑男子叫“徐老板”,山东大汉叫“孔老板”,四川胖子则叫“彭老板”。他们和林老板一见面就显得亲热无比。可阿贵知道他们此前并不认识。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都叫不出别人的称呼,先要掏出一个随身携带的牌牌,互相打量了,这才笑逐颜开。

  客人们到齐之后,林老板把他们领到酒楼客堂中,不用谁伺候,四人一聊就是好几个钟头,到了天色渐暗之时,他们一同起身,向着一笑天酒楼的后厨而去。

  天色大黑之后,老管家忽然带过话来:林老板在后堂摆下宴席,招待三位贵客,让阿贵前往陪侍。

  阿贵连忙往后堂赶去。尚隔着十余丈,便已有香味扑面而来。那香味牵引着阿贵越走越快,最后竟是飞跑着冲入了屋内。

  在厅堂正中摆着一张方桌,林老板与三个客人各坐一方。方桌上只有一个瓷坛,三只清碟。然而诸多香味却正从其间散出,弥漫萦绕。阿贵刚一进屋,立刻被这股香气团团围住,他觉得整个身体忽然间只剩下了一个鼻子,其他所有的感官都消失了。阿贵傻傻地愣住了,不知过了多久,才隐约听见林老板喊:“阿贵?阿贵?”

  阿贵从恍惚中清醒过来,见桌上四人都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一时间羞得满脸通红。师傅冲他招了招手,笑道:“你过来吧。今天算你造化大,几位老板想要点拨点拨你。”说着把一双筷子塞在阿贵手中,“来吧,尝尝这几位老板的手艺。”

  阿贵把筷子攥得紧紧的,目光骨碌碌转了一圈,竟不知该从哪道菜下手。

  孔老板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指自己面前的菜盘:“小兄弟也饿了吧?这个时候吃我们山东的九转大肠才最美味!”

  棕红油亮的大肠被切成寸段,整整齐齐地码在浓稠的卤汁中,散发出难以抗拒的诱惑力。阿贵不再犹豫,伸出筷子夹起一截来,迫不及待地送入了口中。

  那浓香的卤汁瞬间在唇齿间化开。大肠虽然已焖得透烂,但肠皮仍然带着韧劲,稍加发力后才被牙齿咬开,更多的浓香随之溢出,弥散开来。阿贵咽了一口唾沫,一连嚼了好几十下,才恋恋不舍地吞进了肚。

  “感觉怎么样?”孔老板笑呵呵地问道。“香!”阿贵觉得除了这个字,其他任何描述都是多余的。

  “那还用得着你说吗?”彭老板摸摸光头皮,把自己面前的盘子也推到阿贵面前,“来,再尝一哈我们四川人的麻婆豆腐,看哈是啥子感觉嘛?”

  这盘中的豆腐色泽淡黄,点缀着暗红色的辣椒面和黑色的花椒颗粒。一簇簇的牛肉末裹着红褐色的豆瓣酱散落在嫩若凝脂的豆腐上,勾得人馋虫大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