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曲折的复仇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7日 10:36:53
二十年前,克罗德是个十分狡猾残忍的强盗。有一次,他栽在一位名叫鲁宾的法官手中。后来,克罗德设下计策,居然害死了鲁宾。从那以后,他改头换面,摇身一变当上了侦探,凭着过去当强盗时积累的经验,连破几桩大案,一时声名鹊起。
  这年夏天,他居住的城市来了位小伙子,三十来岁,衣着考究,气宇不凡,出手大方。听人说他叫乔治·罗敦,来自旧金山。克罗德爱交朋友,尤其喜欢跟有钱人泡在一块儿。他正打算找个机会结识这小伙子,恰巧罗敦找上门来了。“您好,克罗德先生,久仰您的大名,早就想登门拜访了。”罗敦彬彬有礼地说。
  克罗德心花怒放,脸上却露出一副矜持、高傲的神情:“年轻人,你好,需要我为你效劳吗”罗敦点了点头,脸上现出一丝愁苦、忧伤之色。他告诉克罗德,他是父亲跟女仆的私生子,他出生的第三天,母亲姬丝便被逐出家门。他由一位黑人保姆带大,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保姆去世前,才将这件事偷偷告诉他。当他的父亲和养母升天后,他继承了父亲的一大笔遗产。可是两个月前,他被医院确诊为白血病,将不久于人世。这使他产生了寻找生母的强烈愿望。这次他专程来到本市,就为寻找母亲。几天来的结果令人失望。昨天,有人向他推荐了克罗德,说这位大侦探一定能帮他了却心愿。
  克罗德听了罗敦的叙述,心中暗喜:这真是想打瞌睡就有人送来枕头,我正想找机会从他身上捞一把,他居然送上门来了克罗德眼圈红红地说:“唉,我的朋友,您真是太不幸了”
  罗敦淡淡一笑说:“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我并不在意,只希望能尽快找到我的母亲。”他接着说,他除了渴望临死前见母亲一面外,还要将一批价值两千万美元的南非钻石交给母亲,使母亲度过一个幸福快乐的晚年。
  钻石两千万,克罗德的心都快要从胸膛蹦出来了。他竭力抑制住激动的心情,说:“罗敦先生,恕我直言,这事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您怎么能断定你的母亲尚在人世”
  罗敦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她一定还活着。因为每年我的生日,她都会寄来一张贺卡,上面写着她的祝福。当然,那些贺卡几乎都落到了我父亲手里,他不让我知道她的存在。去年,这张贺卡才被我自己收到,因为去年我的父亲已经去世。”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贺卡。贺卡上的字十分潦草、难看,落款的地址是本市。这表明罗敦的母亲去年还呆在本市。罗敦又拿出一张已经发黄的旧照片,是他母亲年轻时照的,虽然穿着土气,但长得十分迷人,尤其是脸上的一对酒窝更增添了几许娇艳、柔媚。除了贺卡和照片外,罗敦还说出了母亲的一些特征。罗敦说:“怎么样,克罗德先生,您帮我在两个月内找到我母亲,我给您十万块钱。”克罗德怦然心动:这报酬不低。但他并未马上答应,而是犹豫着说:“我对钱并不看重,只是……只是时间太紧了一些。”“我知道,可是——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好吧。我尽力而为。”
  收下一半佣金后,克罗德便开始了紧张的寻找工作。这种活儿对于他来说,是轻车熟路,但这次的难度实在大了些。一晃眼,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可连半点线索都没有。这可怎么办万一找不着,十万块钱的酬金泡汤不说,那钻石也别想沾边了。要知道,克罗德之所以十分爽快地答应这桩买卖,看中的并不是区区十万块,而是那批钻石。罗敦几乎天天打电话询问进展。克罗德虽然心急如焚,却总是回答说:“有眉目了”,“已经找到重要线索了”,“这事很快就会办妥”等等。
  一天早上,他出门时,在街口遇见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妇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位无家可归的街头流浪者,衣衫破旧,邋里邋遢,皮肤粗糙得跟枯树皮一样。克罗德心一动,觉得这老妇人的眼睛跟罗敦的母亲有些相似。他立即将老妇人拦住,仔细地询问,结果却大失所望。她叫桑切斯,压根就不是罗敦的母亲。望着老妇人渐渐离去的背影,克罗德心头突然涌现出一个绝妙的好主意。他赶紧追上前去:“夫人,请您等等。我想请问您一个问题,您愿意一下子成为一笔巨额财产的主人吗”老妇人奇怪地望着他:“傻瓜才不愿意呢”“那好,只要您照我的吩咐去做,我能让您很快满足这个愿望。”
  半个月后,克罗德打电话给罗敦:“亲爱的罗敦先生,我已经找到她了,就是您的母亲姬丝夫人。她现在就在我的身边”罗敦激动得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是吗那……太好了我马上去您那儿。”
  当罗敦出现在克罗德家门口时,克罗德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虽然他对桑切斯进行了一番强化训练,但究竟能不能骗过罗敦,他心里还没底。幸运的是,罗敦没有察觉出丝毫破绽。他激动地望着“母亲”,大喊大叫道:“没错,她就是我亲爱的妈妈她在我梦中出现过好多回,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说完,一头扑进“母亲”怀中。“母亲”也表现出了令人吃惊的表演天才,跟“儿子”抱头痛哭。克罗德在一旁暗暗松了口气。
  第二天,罗敦付清另一半酬金后,和“母亲”离开本市,回旧金山去了。克罗德一路悄悄尾随着他们。原来,克罗德跟桑切斯有约定,等罗敦一死,桑切斯拿出那批钻石后,分给克罗德一半。那可是整整一千万啊克罗德当然不肯掉以轻心。
  一个月后,罗敦死在了“母亲”的怀里。下葬后的第二天晚上,克罗德便登门拜访桑切斯。
  “装得真像啊夫人。”克罗德略带嘲讽地说。
  桑切斯早已不再是过去那副穷酸相了,神情也显得很傲慢:“您来这儿干什么”
  “难道您得了健忘症,不记得咱们之间的交易吗”
  “非常抱歉,先生,我不知道什么交易,您请回吧。”
  克罗德非常恼火地说:“你这下贱女人,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在街头流浪呢少废话,快把钻石拿出来,分一半给我”他目露凶光,把桑切斯吓了一大跳。老半天,桑切斯极不情愿地掏出钥匙,将保险柜打开:“好吧,就照事先约好的,钻石一人一半。”她从里面拿出一只小袋子。克罗德突然扑上去,紧紧地扼住桑切斯的脖子,直到她两眼翻白,咽下最后一口气。他将那袋钻石揣进口袋,从容不迫地将凶杀现场伪装了一番,然后迅速离去。
  第二天,电视新闻中播出了发生在旧金山的凶杀案。正如克罗德所料,当地警方称他们未发现任何线索。克罗德非常得意。他带着一颗钻石去找一位朋友鉴定,那朋友是这方面的行家。没想到那朋友仔细瞧了瞧,不高兴地说:“开什么玩笑,老伙计,拿颗不值钱的人造钻石来干吗”
  克罗德吃惊不已:“不值钱的人造钻石”那朋友说:“我用自己的人格担保,这玩意儿顶多值五美元”
  克罗德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不一会儿,电话铃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对方的声音有些耳熟,当听到乔治·罗敦的名字时,他惊得跳了起来:“什么……什么你是罗敦”“不错,一个表面上死了,其实并没有死的人”罗敦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骗局,罗敦既没有身患绝症,也没有什么失散多年的母亲,就连乔治·罗敦也不是他的真实姓名。
  克罗德丧魂失魄:“你……想干什么”
  “我要置你于死地”
  “为……为什么”
  “你还记得二十年前,被你害死的法官鲁宾吗我就是他的儿子,要向你讨还血债实话告诉你,为了复仇,我暗中观察了你五年时间,对你残忍、贪婪的本性了如指掌,知道你会一步步踏入我替你设下的陷阱的你完了,克罗德,彻底地完了我在那座房间里安装了摄像机,拍下了你杀死那位老妇人的全部过程录像带已经被我寄给了警方,你就等着接受审判吧该死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