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名伶之死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7日 15:17:13
1
  
  1920年6月的上海已有些炎热。
  这天,是黄莲英新戏上演第二周,可前场锣鼓响了几遍,还是不见角儿登场,老板急得头上都冒汗了,观众是冲着黄莲英来的,可现在她却不知去向……
  第二天。郊区的麦田里发现了黄莲英的尸体,是被绳索勒死的。她穿着整齐,但身上的金银首饰被洗劫一空,看来是一桩谋财害命案。
  警察宁国兴在现场发现一道车轮印,不是乡村里常见的那种小车轮子,而是轿车车轮印。肯定是这辆轿车把黄莲英带到这儿,然后下手。看来这轿车是他破案的一个突破点。
  黄莲英的小姐妹告诉宁国兴,前天傍晚有辆黑色挂着白窗帘的轿车停在戏院转角处,后来黄莲英上了这辆车,因为那天晚上没戏,所以谁也没注意黄莲英到底是不是回来过。宁国兴问她们,知不知道黄莲英有多少首饰,她们说具体说不上。但黄莲英喜欢在自己的首饰背面打上一朵小小的莲花。
  宁国兴很快查清,轿车是上海商会朱葆三的。接着又了解到,朱葆三的三儿子朱子富特别喜爱看黄莲英的戏,还常单独约黄莲英出来吃饭。看来找到朱子富,事情可能就会有出落了。宁国兴来到朱家,把事情对朱葆三一说,朱葆三气得浑身发抖,命佣人把朱子富叫出来。没多一会,佣人出来说,三少爷不见了。
  朱子富失踪了?朱家的轿车,朱子富和黄莲英的关系,加上朱子富的失踪,朱子富成了谋杀黄莲英的重要嫌疑犯。警察局发了通缉令。
  那么朱子富真的是杀害黄莲英的凶手吗?他既然喜欢这个女戏子,为何又要谋杀她?此时的朱子富又在哪里?其实朱子富就在市郊的一个小镇上,陪着他的是他的把兄弟阎端升。朱子富知道黄莲英死了,惶恐不可终日。他一再唠叨着,“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一旁的阎端升连连叹息,“三少爷,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那你说,我怎么向警察说清楚?”朱子富拉住阎端升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阎端升摇摇头,“现在你唯一可做的就是赶紧逃,逃了也许能有一条活命。”
  朱子富摇头,“不不,我逃了更加说不清楚了,我要找出真正杀害黄莲英的凶手。”
  阎端升一声长叹:“我的大少爷啊,现在警察发现了你们家的车,你能说得清楚这事和你没关联?”
  朱子富咬着牙说:“我一定要找出那个开我车子,害死黄莲英的王八蛋……”
  
  2
  
  阎端升是个洋行跑街的,朱子富是阔少爷。这两人是怎么认识的?原来两人都是戏迷。朱子富家有辆豪华轿车,那时有这样一辆车是了不得的事。朱子富高兴的时候就带着阎端升一帮人去看戏捧场子,或者接戏子一起吃夜宵一起疯狂。朱子富现在回忆起,那晚是他把黄莲英接出来的,他们一起上楼喝酒,后来他喝醉了酒,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把车子开出去的。因为那天是他打发朱家的车夫先回家的。那黄莲英到底是怎么死的?朱子富连自己都说不清楚,他怎么向警察说啊。
  阎端升说,三少爷你现在是跳进黄浦江也说不清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先躲过这阵子再说,事情慢慢总会清楚的,到时候你再现身也不迟。朱子富想想这话也对,就合计着如何脱身。阎莲升说可以去他苏北老家,那是个小地方没人会注意的。朱子富此时已没了主意,只好听从阎端升的安排。
  再说,黄莲英在当时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京剧角儿,许多喜爱她的戏迷对黄莲英的死表示了愤慨,强烈要求警察局早日抓到杀人凶手。宁国兴感到了压力,随着案情的深入,他知道现在首先得找到朱子富,可是朱子富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天,有个报童给宁国兴送来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行字:朱子富今晚在浦东白莲泾准备逃跑。宁国兴一个激灵,问报童是谁给他纸条,报童说是个穿长衫的男人。宁国兴也顾不得许多,此时宁肯信其有,他决定当晚跑一趟。
  这晚没有月亮,只有白莲泾渔船的灯火略略泛出一点光亮。朱子富胆战心惊跟着阎端升几个兄弟,往小船的方向走去。阎端升突然叫住朱子富,“三少爷,外面危险,你把这个带上吧。”说着,阎端升递过来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朱子富吓了一跳。忙说:“我要这东西干吗?”
  “带着,这东西防身。”阎端升硬是把枪塞在了朱子富手里。就在这时,前面突然亮起了几支手电筒光柱,有人在向他们喊话,“朱子富,你跑不了……”
  朱子富吓得差点瘫倒在地,这时有人抬起他的手,“砰”的一声,他手里的枪向警察开火了。朱子富从来没玩过枪。这一声枪响吓得他尿都流了出来。正不知如何是好,猛然间有人狠狠推了他一把,“快跑,快逃命啊……”
  朱子富抱头逃窜,这时又有人向警察开火,警察的枪也响了。
  “不许开枪,不许开枪……”宁国兴大声叫唤,可为时已晚,朱子富身中数弹,倒在地上。宁国兴看到朱子富这时还有一口气,朱子富死死盯着宁国兴,用急促微弱的声音吐出几个字:“不是我……”
  朱子富死了。有人以为可以结案了。因为朱子富杀害了黄莲英,而朱子富逃避警察追捕,被当场击毙。案子看起来是顺理顺章。可朱子富死前吐出那三个字,让宁国兴不得安宁。朱家这么有钱,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为了一个戏子的金银首饰,会去害她性命?宁国兴觉得案子没这么简单。
  
  3
  
  宁国兴从案发现场发现,作案的并不是一个人,那么另外的人会是谁?阎端升自然进了宁国兴的视线。宁国兴得知,阎端升经常去福裕里,福裕里是个妓女窝,阎端升有个相好金惠珍就在那里。宁国兴吩咐手下,盯住金惠珍。
  这天,宁国兴的手下拿来一个钻戒。说是金惠珍近日出手的,宁国兴拿过一看,差点跳了起来,因为他发现钻戒背面有一朵小小的莲花。
  晚上,金惠珍回到房里,打开灯,一声尖叫,原来房里坐着一个人。这人说:“你不要害怕,我是警察,我姓宁。你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就没你的事,你若是给我耍花招,那就没你好日子过。”
  金惠珍连忙点头,说愿意配合警察。
  宁国兴问她这枚印有莲花的戒指是从哪里来的?金惠珍说戒指是阎端升给她的,阎端升是个“脱底棺材”,吃喝嫖赌五毒俱全。她和他相好已经二年了,有时没钱也会上她这儿来,说他日后总会发大财的,发了大财自然少不了她的好处。这几天他有钱了,真的给了她一枚钻戒。金惠珍手头正好要用钱,就把戒指当了,没想着惹出事来了。
  宁国兴把这枚戒指交到警察局长手里,说杀害黄莲英的不止一人……
  “等等……”警察局长还没等宁国兴说完就急忙阻止了他,说:“这案子已经了结,我正准备向上面请功,你多什么事?”
  “现在案件又有新的线索,我们不能不查吧。”宁国兴理直气壮地说。警察局长看了他几分钟,问:“那你准备怎么样?”
  “追捕犯罪嫌疑人……”宁国兴的话音还没落,警察局长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去办吧,别给我弄出麻烦来就是。”
  宁国兴是在麻将桌上抓住阎端升的,阎端升没有显出慌张,他冲着宁国兴一笑,说:“你冤枉好人了……”
  宁国兴也冷冷一笑,“作为一个名警察,是人是鬼,我总是分得清的。”
  宁国兴想现在可以结案了,杀害黄莲英的真正凶手会得到应有的下场。可是,宁国兴想错了。没出三天,阎端升就被放了出来。宁国兴不解地跑到局长那里,问这是为什么?
  警察局长不以为然地说,“你证据不足,抓人家做什么?”
  “戒指,那一枚戒指就是最好的证据。”宁国兴叫了起来。警察局长把那枚戒指丢了出来,“就这么一枚假戒指你就胡乱抓人,你还当什么警察……”
  宁国兴拿起戒指一看,叫了起来,“不是这枚,那只戒指上面有一朵莲花,这枚没有,这才是假的……”
  警察局长一拍桌子,“你搞到我这里来了是不是,你不要穿这身警服就说一声,自己去找好去处。”
  宁国兴闷闷不乐出了警察局,他不明白,这并不复杂的案情,怎么越来越复杂了。

4
  
  这天,金惠珍找到宁国兴,说阎端升从警察局出来见着她就冷笑。她感到害怕。
  宁国兴吃不准阎端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能这么从容地从警察局出来,说明他的本事不小。他只好嘱咐金惠珍多加小心,有事及时和他联系。
  过几天是金惠珍母亲周年忌日,她想回乡下祭扫。阎端升说他要送金惠珍回乡。金惠珍知道当初黄莲英就是这样上了他们的车,遭遇了他们毒手。金惠珍忙把这事告诉了宁国兴。
  宁国兴略一思索,说你放心去好了,我会暗中保护你。有宁国兴这样的话,金惠珍放心了许多。可坐上阎端升的车,金惠珍还是很不安,阎端升倒是很放松,一路上有说有笑。到达金惠珍母亲的墓地,金惠珍去上坟了,正当金惠珍在坟前磕头时,突然被一个人拦腰抱了起来,金惠珍回头一看是阎端升,以为阎端升要对她下毒手,大叫救命。阎端升用力抱紧她,凶恨地说:“别动,有蛇……”
  金惠珍这才发现,一条毒蛇正吐着舌头,紧紧盯着他们。阎端升抱着惊恐的金惠珍慢慢向后退去……
  远远瞧着这一切的宁国兴,看着他俩上车,没有多久,扬起的尘埃就把他们的车遮住了。
  这天,警察局长把宁国兴叫过去,说朱家对朱子富的死提出了置疑。朱家是有钱有身份的人家,现在案件弄到这个份上,宁国兴是有责任的。警察局长劝宁国兴还是离开警察局。当着警察局长的面,宁国兴脱下了警服。
  脱下警服后,宁国兴特地找到金惠珍。金惠珍说她不想再管黄莲英被害的事了,她不想再给自己惹麻烦。
  事情到了这里,似乎又该告一段落了。
  那天傍晚。阎端升来到金惠珍住处,说今晚要和她好好玩一玩。金惠珍还没作出反应,就被阎端升拉到了车上。车子开得很快,来到郊区的一个农田。金惠珍跟着阎端升走出车来,阎端升指着天边将落下的太阳问金惠珍好不好看。
  金惠珍难得这样放松,说好看。阎端升笑着说,“你们女人的回答总是一样的,当初黄莲英也是这么回答我,我同样用回答她的话来回答你,这是你看到的在人世间最后一个太阳了……”阎端升说着话,手里已经拿出一根麻绳向金惠珍逼来。金惠珍一下明白他要做什么了,惊恐地大叫起来,“你要做什么?救命,救命啊……”
  “再叫救命也没用了,你那个姓宁的警察已经救不了你了。”阎端升凶相毕露,“我要让你和黄莲英一样死法,这就是背叛我的女人的下场……”
  “这么说,黄莲英真是你杀害的!”不知何时,宁国兴站在了他们身后。阎端升有些意外,马上又恢复了平静,他突然拔出一把手枪对着宁国兴,“我知道你会来,可你的那些同僚们第二天会发现,你一个脱了警服的警察,和一个婊子一起死在这里。这对明天的报纸可是一大新闻啊,哈哈……”
  宁国兴一言不发地瞧着阎端升。
  阎端升得意中有些忘形,“你一定想知道,我是怎么杀害黄莲英的,我可以告诉你全部真相,因为你马上不能再开口说话了。那天,我和朱子富一起把黄莲英接了出来,朱子富喝醉酒后,我把黄莲英带到这里,就用这根绳子勒死了她。你们怀疑上朱子富时,是我给你们送的纸条,告诉你们朱子富藏身之地,你们来抓他时又是我让朱子富跑的,还有意抓住他的手,向你们打了一枪。朱子富是被你们乱枪打死的……本来这案子可以结了。没想到这个婊子把钻戒拿了出来……你们警察局长也真不值钱,我通过熟人用二枚钻戒就把他摆平了……”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宁国兴点了点头,阎端升还想说什么,宁国兴用手阻止了他,“不用再说了,你的话留到警察局再说吧。”
  阎端升一回头,十几个警察已经将他围住,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被警察捆了起来。值此轰动上海滩的黄莲英被杀案正式告破。
  警察局长再次找到宁国兴,因为这次破案神速,上面对他们警察局进行了嘉奖。警察局长拿来警服,要宁国兴再次回到局里。宁国兴摇了摇头,他离开了上海,谁也不知道他最后去了哪里。

上一篇:密林中的蛇狼之战

下一篇:豹影迷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