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阴阳太极壶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7日 15:18:19
旧恨新仇
  
  日寇的铁蹄踏进姑苏城的第二天,炮火的硝烟还未散去,城里家家大门紧闭,街头除了巡逻的日本兵,谁也不敢上街。
  这天,古董商陶立秋府上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自从鬼子进城后,陶立秋全家都闭门不出,此时,听见有人敲门,他知道凶多吉少。
  大门外,为首的中等个子,蓄龙丹胡,穿一身中国式的绸缎长袍,鼻梁上挂着一副金丝眼镜。他身后紧跟着的青年男子却十分熟悉,名叫康崇洋,是日本留学生。他父亲康复苏也是姑苏城里的古董商人。虽然两家一直有交往,但面和心不和。陶立秋还看到大门两边站着两排荷枪实弹的日本鬼子兵,如临大敌。
  “大佐先生,这就是我们姑苏城里的大古董商人陶立秋先生。”康崇洋抢先一步,指着陶立秋点头哈腰地对龙丹胡子介绍。然后,又扭过头来:“陶叔,这位是大日本皇军驻姑苏城最高司令长官龟田大佐。”
  “‘姑苏古董若无陶,古玩市场会萧条’。陶先生,久仰久仰。”龟田大佐双手抱拳,汉语说得十分流利。“我还在东京的时候,就听说您手上收藏了一件宝物!”龟田开门见山。
  “区区平民,还能收藏什么宝物?”陶立秋摇头。
  龟田笑道:“陶先生太谦虚了,您手上有一对‘阴阳太极壶’。此壶系宋朝时所造,选两色紫砂泥,制成阴阳两把壶,拼在一起,就组成了一个‘太极图’案。夏季沏茶,半月不馊;冬季沏茶,两个时辰不凉。更为奇特的是,每到夜间,只要壶中有茶水,阴壶上就显出‘天人合一’,阳壶上就显示出‘日月同辉’。当年,它可是宋徽宗的心爱之物。我知道,这把壶到清代时,就被你们陶家收藏,一直没有外流。就在我离开东京时,天皇陛下特地召见了我,嘱咐我一定要把阴阳太极壶带回东京。这不,我昨天刚到姑苏城,今天就求壶来了,您就开个价吧。”
  陶立秋心里大惊,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诧,但马上掩饰过去了,呵呵一笑道:“阴阳太极壶,那是我祖上的事情。我小时候听父亲说过,我父亲也只听我爷爷说过,但从来没有见过。你看,祖上传下来的东西,连我父亲都没有见过,我怎么能……”
  “不!三十年前您就看到了!康先生的父亲康复苏老先生可以作证。”龟田大佐打断了陶立秋的话。
  此时,陶立秋恍然大悟,龟田上门来索要阴阳太极壶,原来是康家父子从中作的怪。陶康两家几代都是姑苏城里的古董商,关系甚好,可是,三十年前的一天,康复苏为了得到阴阳太极壶,曾串通土匪,绑架了陶立秋的父亲,逼他交出阴阳太极壶。可就在母亲准备拿它去赎父亲时,突然传来了父亲撞墙而死的消息,母亲只得又把阴阳太极壶收藏起来了。现在,贼心不死的康家人又领着日本鬼子上门来索要阴阳太极壶,旧恨新仇,油然而生。
  “陶先生,您应当明白,今日之姑苏城,不再是昨日之姑苏城了。”龟田大佐打断了陶立秋的思绪,威胁道。
  见陶立秋不吭声,龟田阴沉着脸又说:“陶先生,听说你有两样心爱的东西。一件是阴阳太极壶,另外的宝贝就是女儿陶春梅。你们中国有句俗话说得好,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然你不拿出阴阳太极壶,我就先把你女儿带走,三日后的夜里九点钟,你拿阴阳太极壶来莲花湖码头赎女儿,否则……”龟田大佐冷笑着,话音没落,几名凶神恶煞的日本兵从厢房里把如花似玉的陶春梅带走了。
  
  偷梁换柱
  
  两天后的一个夜里,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莲花湖畔,蛙声呱呱。一条渔船泊在莲花码头边的芦苇丛里,一缕灯光从船舱里面漏了出来。这时,东边的湖岸上响起了一阵刺耳的马达声,几盏雪亮的光柱刺破夜空。汽车停在了湖岸上,康崇洋亮着手电筒,带着两个鬼子兵朝码头边的小船走来。
  “陶叔,东西带来了没有?”康崇洋站在岸上,对小船里高声问道。
  “带来了。春梅带来了没有?”陶立秋闻声,立即从船舱里面钻了出来。
  “带来了。陶叔,你尽管放心,皇军是很讲信誉的!龟田先生有令,让你带着宝壶到堤坝上的老柳树下去!”
  陶立秋叫伙计拿着宝壶,随他上了岸。“龟田不识货,难道他不怕我拿的是赝品?”
  “陶叔,你就别担心了,龟田先生请了一个识货的!”康崇洋显得十分得意。
  “谁?”陶立秋心里一惊。
  “我爹!”康崇洋得意地笑了笑。
  “把你爹也请来了,看来你们康家对日本人是够忠诚的。”陶立秋话带讥讽,又说,“贤侄呀,你们康家真是与我陶家有缘呀!每次我家的宝壶遇到麻烦,总与你们康家人有关!”
  陶立秋的感叹是不无道理的。原来,年且七十的康复苏也是一个老古董商人,他开设的“康宝斋”古玩店,在姑苏城的古董市场上算是最有财力的。但是,与陶家开设的“陶珍斋”相比,还有一段距离,因为“陶珍斋”里面有镇店之宝——阴阳太极壶。相传,《辛丑条约》时,英国提出宁可少要一万两白银的赔款,也要得到阴阳太极壶。可是,清廷派出的人马在大江南北搜寻了一年,也没有找到。于是,阴阳太极壶的身价猛增。
  有一天,陶立秋的爷爷陶慈善途经宜兴一个破庙歇息时,看到奄奄一息的老方丈无人照顾,就与同去的伙计留在庙中给老方丈端茶送水。老方丈十多天后撒手西去,临终前,他将一个古色古香的包装盒交给陶慈善,说这就是那对阴阳太极壶。
  陶慈善把阴阳太极壶带回家后,视为珍宝,每年都要在谷雨这天晚上拿出来沏茶,邀请亲朋好友玩赏品茶。消息传出,阴阳太极壶在姑苏城里名噪一时。陶慈善临终前,把这对阴阳太极壶交给了陶立秋的父亲陶清泉。
  现在,康复苏又让儿子投靠了日本鬼子,妄想借日本人的势力得到阴阳太极壶。陶立秋心里面暗暗骂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我一定要让你们父子遭到报应!”
  龟田和手下士兵押着陶春梅在柳树下等候,命康崇洋父子前去验证阴阳太极壶的真伪。康崇洋亮起手电筒,康复苏拿起了放大镜,陶立秋小心翼翼地开启了包装盒,只见那对阴阳太极壶在黑暗中慢慢地出现了“天人合一”和“日月同辉”八个隶书字体。
  康复苏皮笑肉不笑地低声对陶立秋说:“陶先生,此壶该易主了。”然后,他转身对儿子说:“真品!快去报告太君!快快去报告太君!”
  龟田听到了康崇洋的报告后,立即把陶春梅放了,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对阴阳太极壶,乐滋滋地回司令部去了。
  
  借刀除奸
  
  龟田得到了阴阳太极壶以后,第二天就回了东京,把阴阳太极壶献给了天皇陛下。
  好不容易等到夜晚,日本天皇亲手打开精美的包装盒,命令侍卫关掉所有宫灯。这时,阴阳太极壶上渐渐地显示出了“天人合一,日月同辉”八个隶书字体。“宝物!真是宝物!”天皇发出了惊喜的赞叹。
  第二天晚上,天皇为了与大家分享这份喜悦,特地请来了靖国神社高僧松下和自己一起赏壶喝茶。松下早年历游过中国的武当等四大佛教名山,也是一个爱喝茶的人,尤其喜欢中国的茶具。虽然他对阴阳太极壶早有耳闻,对它的功能、外形和背后的历史了如指掌,但是,从没有亲眼看到过。
  豪华的皇宫茶室里,灯光柔和,音乐低回,墙角边的花瓶里插着雪白的樱花,泥炉里烧着通红的木炭火,火上的紫砂水壶冒着热气,茶桌上放着那对造型别具一格的阴阳太极壶。身穿和服的天皇和松下在茶桌边盘腿而坐,两名侍女静静地跪在一旁,等待天皇的沏茶命令。
  这时,天皇下令关闭灯光,茶室里面陡然黑暗下来,渐渐地,茶桌上的阴阳太极壶上显示出了“天人合一,日月同辉”八个隶书字体。少顷,天皇又命开灯,喜笑颜开地问松下道:“高僧精通中国茶具,不知对这对阴阳太极壶有何高见?”
  松下回答说:“老僧当年在中国时,曾听行家说过,判断阴阳太极壶真伪有三。一是观其外形,二是关灯后看其壶身是否显示‘天人合一,日月同辉’八个隶书字体,三是沏上茶水后,看这八个字还在不在?要是在,是真的;要是不在,则是赝品。”

天皇听后,马上命侍女沏上茶水,然后关灯静候壶身上的八个字再次出现。可是,他们在黑暗中等到壶中之水开始变凉了,也没有现出八个字。
  天皇大怒,当晚急召龟田,称他有欺君之罪,但还是给他一次机会,迅速返回中国,找到那对真正的“阴阳太极壶”。
  憋着一肚子气的龟田回到姑苏城后,立即带了一队全副武装的鬼子兵和康崇洋,来到了陶立秋府上,逼他交出真正的阴阳太极壶。
  陶立秋似乎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对龟田说:“我当初我交给康复苏的是真品,至于为什么变成了赝品?你得去问康家父子!”
  这时,一辆摩托车风驶电掣而来,在陶家大门口戛然而止。车上跳下一个日本军官,向龟田耳语了几句。龟田马上把凶恶的目光盯在了康崇洋身上,一手抓着他的衣领,咬牙切齿地吼道:“你的,把宝壶的偷梁换柱!良心大大的坏!把康家父子带到司令部!”
  康家父子到底是软骨头,刑具还没有挨到他们身上,就竹筒倒豆子般招供了:原来,康复苏一直垂涎于陶家的那对阴阳太极壶,当年父亲在世时,从宜兴请来一个紫砂壶制作师傅,根据父亲的描述,做成了一对阴阳太极壶,想在适当的时候以假乱真。
  三十年前,康复苏请来土匪绑架陶立秋的父亲,为的就是那对阴阳太极壶。行动之前,他与土匪头子商定,得到阴阳太极壶以后,一人一把。其实,康复苏那时就做好了偷梁换柱的准备……
  那天当陶立秋用阴阳太极壶去换女儿时,康复苏以为日本人不会认得真货的,便采取了瞒天过海的办法,乘机用自己制作的那一对壶换下了陶立秋送来的阴阳太极壶。
  康家父子交出了陶立秋送来的那对阴阳太极壶后,龟田就把他们处决了。几天以后,龟田大佐带着陶立秋送来的那对“阴阳太极壶”又回到了东京,送交给了天皇。
  喜出望外的天皇重新请来高僧松下赏壶品茗,可是,松下仔细看过阴阳太极壶后,又说是赝品。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李代桃僵
  
  自从龟田第二次带着阴阳太极壶离去后,陶立秋乘机把家人都转移了,还把请来的伙计也打发回家,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守着那栋老宅。
  那天上午,一身便装的龟田只带着一名随从,提着一个沉甸甸的皮箱,敲开了陶立秋家的大门。龟田开门见山地说:“陶先生,现在我的性命就抓在你的手上,你得帮帮我,放我一马。”
  “此话怎讲?”陶立秋故意问道。
  “你上次交给皇军的那对阴阳太极壶也是赝品。如果说我还是找不到真正的阴阳太极壶,天皇不会饶我。”
  “龟田先生,看来,你们小日本也有识得阴阳太极壶的?”陶立秋讥讽地说道。
  龟田并不发火,点头道:“不错!既然你已经承认了,就把真品交出来吧!你收藏阴阳太极壶也不容易,我这里给你准备了200两黄金,就当是给你们陶家的一点报酬。”龟田说罢,连忙把箱子打开,露出了黄灿灿的金条。
  陶立秋沉吟着说:“龟田先生,看来我不交阴阳太极壶是不行了,可是,你怎么能相信我拿的是真品?”
  “我已经掌握了识别宝壶的关键要领,壶中沏入茶水后,能显出那八个字的就是真家伙!”龟田满有把握地说道。
  ……
  一个月以后,陶立秋一家突然间从姑苏城消失了。就在陶家人从姑苏城消失的第二天,龟田接到了上司的电话,第三次交给天皇的那对阴阳太极壶还是赝品,命他在三天之内务必找到真正的阴阳太极壶。
  龟田一听,如五雷轰顶,他放下电话,慢慢地从墙壁上取下军刀,突然,发疯似的拔刀出鞘,大吼道:“陶立秋!我在阴间也会找到你的!”喊罢,双手握着刀柄,狠狠地插进了自己的肚子……
  原来,陶立秋再给龟田的那对宝壶还是赝品,只要沏上30次茶水后,壶上就不会再显字了。陶立秋掐算着时间,在东窗事发前夕,带着他的全家老少和真正的阴阳太极壶,悄悄地离开了姑苏城

上一篇:豹影迷踪

下一篇:皇宫飞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