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白玉麒麟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7日 16:17:50
古堡来客
  
  二战结束的那年腊月,一个风雪交
   加的夜晚,住在公主堡古庙中的老道唐梦财正准备吹灯睡觉,突然,听到了敲门声。
  公主堡海拔4000多米,三面临渊、悬崖壁立、飞鸟难渡,只有一道“鱼脊梁”是进出古庙的唯一通道。唐老道18岁来到这里,整整20年了,还从来没有人在这风雪交加的夜晚来敲过庙门啊。“谁?”唐老道拿起床边的那根护身龙头拐杖,警惕地喊了一声。
  “唐道士,我是大英帝国的探险者,专程来拜访您的。”敲门人操一口生硬的中国话。
  “你和我非亲非故,素不相识,为什么从大老远的英国来拜访我?”唐老道手拿拐杖,来到了庙门边,脸上虽然掠过了一丝喜悦,但还是没有立即开门,继续问道。
  “我叫克尔林,我父亲因斯坦和您的舅舅王道士是好友,上帝早就让我们认识了。”克尔林的声音冻得发抖。
  唐老道一听因斯坦的名字,欣喜若狂,他盼望了20年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他迅速打开了庙门,借着油灯的光亮,他看到了一个头戴羊皮风雪帽、背上背一个鼓鼓囊囊大旅行袋、眉毛和胡子都结成了冰的中年男子。
  唐老道把克尔林迎进庙里,燃起了一堆火,热了一壶奶酒,炖了一锅羊肉,让饥肠辘辘的克尔林在火炉边狼吞虎咽起来。
  “克尔林先生,你这次来有什么重要事情吗?”唐老道试探性地问道。
  克尔林咽下了一块羊肉说:“有!当然有!是为了实现我父亲和你舅舅的遗愿,从你手上买到那尊‘白玉麒麟’。”
  克尔林为什么千里迢迢来到雪域高原购买白玉麒麟?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相传白玉麒麟是古代帕米尔高原上盘陀国国王的坐骑,国王病故后,他的坐骑就变成了一尊高60公分、长80公分、通体透明的‘白玉麒麟’。它夜里能发出白光,晴天通体冒汗,雨天浑身结冰,千百年来,一直成为帕米尔高原的“镇山之宝”,被供奉在公主堡古庙的神龛中。每年的古尔班节,方圆数百里的九坂十八峡的山民都要来公主堡烧香,顶礼膜拜。
  20年前,克尔林的父亲因斯坦来中国的西部探险经过公主堡时,看到过这尊栩栩如生的白玉麒麟后,想买回英国去。可是,无论因斯坦出多高的价钱,公主堡古庙中的老道都不肯出手。后来,因斯坦在敦煌石窟的藏经洞与道士王圆录交易成那些壁画后,两人商定再次联手来公主堡购买白玉麒麟。俩人暗暗约定:由王圆录本人或其亲属先期来到公主堡作内应,两年后,因斯坦本人或者是他的亲属再来公主堡与之做第二笔交易。
  可是,因斯坦回国后不久就去世了,临终时嘱托儿子帮他实现这个遗愿。克尔林虽然牢记了父亲的遗嘱,可因为战火一直绵延,他没有机会来中国。这次,二战刚刚结束,他就从英国赶来了……
  唐老道听了克尔林的来意后心中暗喜。20年前,舅舅王圆录要他以云游道士的身份从甘肃敦煌来到公主堡,先是将古庙中掌门的老道害死,后又遣散了小道士,一个人独守古庙,今天,终于等来了他的合作伙伴。当下,唐老道领着克尔林在神龛下看过通体发光的白玉麒麟后,经过讨价还价,两人以8万英镑拍板成交了。
  唐老道只想拿到钱以后就远走高飞,他要克尔林连夜交钱,可是,克尔林非要在后天上路前才能付款给他。唐老道为防止意外,在英镑还没到手时,始终没有把白玉麒麟从神龛上拿下来。
  其实,当克尔林发现庙里只有唐老道一人时,就已经萌发了邪念。他推迟付款是假,想伺机偷走白玉麒麟才是真。当天夜里,他几次想从神龛上把白玉麒麟拿下来,然后逃出公主堡,可是,只要他一靠近白玉麒麟,就有一股使人头晕目眩的气味向他扑来,使他无法得手。
  
  冰峡枪声
  
  第二天上午,公主堡里又来了一个
   满脸络缌胡子的“老毛子”。他自称是俄罗斯商人古斯塔夫的儿子,名叫伊凡诺夫。受父亲嘱托,他是从圣彼德堡专程来公主堡购买白玉麒麟的。说罢,从旅行包里拿出一张发黄的纸来,双手递给唐老道。
  唐老道接过一看,只见纸上写道:“持此件者是我的挚友,白玉麒麟可卖给此人。王圆录,光绪二十九年。”
  刚劲的毛笔字正是唐老道舅舅王圆录的亲笔。
  唐老道这时为难地对伊凡诺夫说:“很抱歉,伊凡先生,您来得晚了一步,白玉麒麟我在昨天已经卖给了克尔林先生。”
  “你们中国有句老话,一女不嫁二夫。王道士给我父亲留下了字条,你怎么可以把白玉麒麟再卖给别人呢?”伊凡诺夫发火了。
  “对不起,自从我舅舅在敦煌和你父亲分别以后,20多年来战火一直未熄,也不知持这张纸条的人还是否在人世?如果让我等到闭上眼睛的那一天,你还是没有来,那我该怎么办?再说,这不过是一张纸条,又不是一份合同书。”唐老道解释说。
  “唐老道,你把白玉麒麟卖给克尔林先生是多少钱?”伊凡诺夫见唐老道说得也在理,他的口气也缓和下来了。
  “8万英镑!”唐老道叉开了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
  “我出10万英镑!”伊凡诺夫扬起双手,叉开了长着黄毛的十个指头。
  正在一旁喝酒的克尔林把手中的酒瓶“叭”地一声摔在地上,气势汹汹地来到了伊凡诺夫面前。“你这个不懂规矩的老毛子,有你这么做买卖的吗?我已经成交了,这只白玉麒麟是我的了。你就是出价11万,我也不会卖给你。”
  “11万,我就出11万英镑,唐老道,你卖给我。”伊凡诺夫并不理会克尔林,把唐老道拉到一边说道。
  唐老道心想,20年来独守孤庙,不就是为了钱吗?现在,伊凡诺夫与克尔林相互抬价,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真是天赐良机。于是,他立即答应了伊凡诺夫以11万英镑成交的要求。
  犹如火上加油,克尔林对唐老道说:“你这个人怎么不讲信誉?白玉麒麟已经被我买下了的,你怎么还能卖给别人?”
  唐老道反驳道:“不错,价钱是谈好了,可是,你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交过一分钱呢,你还有什么信誉可言呢?”
  “好!我出12万英镑!”克尔林喷着酒气说。
  两人相互抬价,最后,伊凡诺夫以15万英镑把白玉麒麟买走了。克尔林心里面埋藏着一团怒火,当天下午就背着旅行袋气冲冲地离开了公主堡。
  次日清晨,伊凡诺夫背着白玉麒麟踏上了归途。从日出到日落,他一直没有歇脚,傍晚时分,他进入了“一线天”峡谷。
  “一线天”峡谷位于一条山体的断裂之间,长四公里,宽不过四十米,两边都是数十丈高的峭壁。夏秋季节,峡谷两旁的峭壁上有一道道山泉潺潺流下,如一幅悬挂着的水廉;冬天,水帘变成了一根根形态各异的冰棱,峡谷里成了一座冰雕玉琢的艺术长廊,在冷月当空的夜晚,好似一座光怪陆离的迷宫。
  劳累了一天的伊凡诺夫在峡谷中部选择了一处背风的“冰房”作为宿营地。“冰房”有里外两间,中间隔着一道厚厚的冰墙,为了防止意外,他把装白玉麒麟的旅行袋放到了“冰房”的里间,然后,他在外间打开了蓝色的睡袋,把左轮手枪的子弹上了膛,在寒气逼人的“冰房”中钻进了睡袋。
  月上中天时分,峡谷的东头响起了一阵冰雪被碾破的响声。惨淡的月光下,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白裤的人滑着雪橇,迅速地朝“冰房”滑来,在离“冰房”十来米的一根冰柱边戛然停下。白衣人警惕地环顾四周后,从腰间抽出一支乌黑的手枪,朝着蓝色睡袋“叭叭”连续开了两枪。冰房里似乎传出了一声沉闷的惨叫,白衣人这才放心地朝“冰房”里面滑去。
  白衣人来到蓝色睡袋边,用手中的滑雪杆朝睡袋上戳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语道:“伊凡先生,这就是你与我争斗的下场。你长眠在这美丽洁净的冰房里,享受元首一般的殡葬待遇,这是你的福分……”
  “啪!”白衣人的话音未落,突然传出一声清脆的枪响,白衣人一下倒在了冰雪地上。这时,从里面“冰房”的白色睡袋中魔术般地钻出一个持手枪的人来。他来到尸体前说:“克尔林先生,看来你对中国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古话还不太了解。”

原来,狡猾的伊凡诺夫早就料到了克尔林会在中途暗害自己,夺走白玉麒麟。于是,他把行李塞进了醒目的蓝色睡袋里,自己则钻进了里面“冰房”的白色睡袋。克尔林劫宝未成,反而命丧黄泉。
  
  鬼涧夺宝
  
  克尔林的死,去掉了伊凡诺夫的一
   块心病。他马不停蹄,日行夜宿,三天后的傍晚,来到了有鬼域之称的“魔鬼涧”。
  “魔鬼涧”是丝绸之路南路的咽喉要道。两边都是陡峭的绝壁,涧中怪石嶙峋,白骨遍地,不但野兽多,而且时有强盗出没。一到夜晚,磷火四起,明明灭灭,阴风劲吹,其声如鬼哭狼吼,十分恐怖。因此被人称为“魔鬼涧”。
  夜幕降临,魔鬼涧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平台石下的篝火堆“噼噼叭叭”地响着,劳累了一天的伊凡诺夫很快进入了梦乡。也不知过了多久,伊凡诺夫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恐怖的狼嗥声。他把脑袋伸出睡袋,只见离平台石十多米远的地方,亮着许多绿色的莹光,把整个平台石围了一个圈。由于篝火旺盛,狼群一直不敢靠近平台石。伊凡诺夫知道,只有保持篝火不灭,才有办法战胜狼群。可是,他准备的柴火不多,偏偏这时候山风劲吹,丢到火堆里面的干柴很快就要燃烧完了。
  两个小时过去,平台石上的柴火没有了,平台石下面的篝火渐渐地熄灭,狼群的包围圈慢慢地缩小,伊凡诺夫的脑门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是个经历了无数惊险的汉子,手里面的枪虽然握出了汗,但他不敢开枪,他知道饿狼是亡命之徒,只要枪声一响,哪怕是打死了几只,它们不但不会撤退,反而会更加拼命,他只能凭借这块三米高的平台石作为防御狼群进攻的屏障,等待黎明的到来。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平台石下面的篝火堆已经没有了明火,只有一缕缕升腾的青烟,狼群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伊凡诺夫抓着手枪,守在平台石有斜坡的一边,作好了与狼群决一死战的准备。人在平台石上,狼群在平台石下,相距只有三米多远,冷风中掺和着呛人的狼膻味,人和狼双方就这么对峙着。
  “啪”!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狼群中传出了一声惨叫,一只狼应声倒地了。
  伊凡诺夫觉得十分奇怪,他没有放枪,这枪是谁放的呢?正在这时,只听得平台石下的黑暗中发出“嗥-嗥-嗥”三声急促的狼嚎。顿时,平台石下的狼群像接到了进攻的命令,从四面八方朝平台石上蹿来。顷刻之间伊凡诺夫被狼群撕咬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天亮后,狼群舔着舌头,恋恋不舍地散去了。这时,从离平台石二百米远的一棵大树上滑下一只“雪豹”来。“雪豹”落地后,后腿站立起来,原来是披着雪豹皮的唐老道。
  唐老道走到平台石上,拿起伊凡诺夫骨架边的一个旅行袋,哈哈笑道:“伊凡诺夫先生,你只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却不知道黄雀后面还有一只狐狸。我那关键的一枪,给狼群下达了向你进攻的命令。你可能到了阴间也不知道是我唐某人干的吧?”说罢,他背起装白玉麒麟的旅行袋离开了鬼涧。
  两天后,唐老道重新返回了公主堡古庙。神龛里面那尊由他亲自换上去的赝品白玉麒麟正对着他微笑着。他顾不上吃喝,先到神龛后面的木壁暗道里去取那15万英镑放入旅行袋里,然后再到厨房点火做饭烤肉,还烫了一壶奶酒。但刚刚喝下两杯,只听得厢房里面传来一声门响。
  唐老道觉得奇怪,连忙放下酒杯,拿起油灯和手枪去厢房察看,只见原来关着的厢房门半开着,他养了五年的那只老花猫从厢房里面蹦了出来,厢房里的旅行袋子依然放在原处,没有动过的迹象,他放心地又回厨房喝酒去了。待到东方发白,他背起旅行袋,轻轻地掩上庙门,快步如飞地离开了公主堡古庙。
  中午时分,唐老道在一条当阳的小溪边停下歇脚,准备吃点干粮。当他打开旅行袋时,立马傻眼了,昨晚他亲自和英镑一起放在袋子里面的白玉麒麟变成了赝品;厚厚的一叠英镑也变成了一叠整齐的草纸。这时,他突然想到了昨晚在厨房喝酒时,听到厢房门响的事儿,肯定有人在那个时候掉了他的包。事不宜迟,他立即掉转头,匆匆朝公主堡古庙赶去。
  唐老道风风火火赶到公主堡古庙时,已经是月上东山。他没有马上进庙,而是拔出手枪,推弹上膛,机警地躲在庙前的一棵古树下观察了一番,确信没有异常情况后,才轻轻地推开了虚掩着的庙门。黑暗中,一只毛茸茸的动物突然蹿到了他身上,吓得他惊恐地大叫了一声,借着从窗外漏进来的月光一看,原来是他养的那只大花猫。

上一篇:海底沉机

下一篇:蒲女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