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奇招绝技除蟒蛇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7日 16:19:51
江湖客诱杀淫花蟒
  
  前清时,江湖艺人中有一对夫妇在岭南行艺,经过一处山林时,见道边扔着枯萎的观音藤枝节。观音藤全身长满倒刺,是避蛇最有效的防身之物,二人一见便知附近有大蟒蛇居住,合计着在此做除蟒蛇的事。于是二人退出山林,向当地居民打听蟒蛇的事。不料,有几个妇女听了,唬得连连摇头,口念佛祖双手合十转身回避不作回答,后来有个啥也不怕的壮汉,告诉他们说:“就在寨子的后面山林中住着一条方头大花蟒蛇,有水桶般粗,三丈多长,口如巨盆,有强大的吸力,行动时夹带着狂风,时常把野兽缠死吞食。虽然不产生毒液害人,可它一见人们从山林中经过,便竖起一人高的前半身疯狂地追赶,唬得人们谁也不敢从此经过。最可气的它是条非常淫荡的雄蟒,只要一嗅出女人的气息,必然要追上去缠住女人进行交尾,凡经它糟蹋过的女子必死无疑,人们谁也拿它没办法,都认为它成了神灵。为避灾免祸,巫师们领着人们为它烧香摆供祈祷,可仍无济于事。”
  他们问壮汉:“为啥不齐心协力除掉它呢”壮汉说:“谁有这种胆量再说寨子里的巫师们也不允许呀,恐怕万一降不了它,触犯神灵,会给人们带来更大的灾难呀。”
  “你们不反对的话,我们能把它除掉。”
  “那敢情是件好事,只要有把握,我给你找几个人帮忙。只是最好不要让那些巫师们知道,他们一旦知道,便会煽动起全寨子的人们把你俩赶走的。”
  夫妻二人合计一下说:“这样吧,咱们可以秘密进行,不要惊动更多的人,到时只找三五个人帮着收拾尸体就可以了。”
  壮汉听了一应照办,他二人也在此作起准备。首先去山林中偷着观察数日,掌握了蟒蛇的活动规律,原来它都是一早一晚和深夜出来活动,白日不是宿在山洞里,就是栖身在大树上。他俩准备好后便开始行动。男人穿一身油布衣,把身体包得严严实实,只露两只眼睛,手握刺刀埋伏在预先设计好的地坑里;女的身穿紧身衣,手持观音藤,独自去蟒穴引诱它出洞。果然,淫荡成性的恶蟒,一嗅出女人的气味,便拍打着尾巴窜出洞外,昂着头追来。那女的灵巧无比,手舞观音藤左躲右闪,使它无法接近,将它诱到预定地点,这里是一条长而平的跑道。突然女人抛弃观音藤朝前飞奔而去。淫蟒一看机会来了,张开血盆大口,鼓起一股臊风,伏身紧擦地面,如箭一般朝前直追而去,眼看就要追上,忽觉腹下一阵剧痛,趁着一股余力又向前窜出三丈多远,便滚在地上一动不动,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印。
  这时那男的从地坑里站起,浑身上下整个一血糊人,原来他伏在坑内,等淫蟒经过时举刀将它肚子给划成两半。男的脱下血衣,女的也回身走来,二人看看淫蟒已死,双双含着胜利的微笑,招呼躲在附近的几个壮汉。他们一齐动手,用刀把皮子剥下,那皮子华丽无比,如锦缎一般光亮,两只铜铃般的眼睛也被剜下,把一块一块的骨肉剔开,有毒的部分扔掉,能食用的肉分给几个壮汉。
  原来蟒蛇长到这么大后,身上有好多东西都成为值钱的宝物,他们夫妻就是冲这些宝物而来的,山里人不懂这些,只因为这二人为他们除了害就感激不尽了。那蟒头上的肉用酒泡起来,是治疗疯癫和烂疮溃疡的特效药,体内的骨头和油脂也是贵重的药物,皮子则是制三弦和胡琴的必用之料,眼睛则更是一对价值连城的夜明珠。
  剥完了大花蟒,艺人夫妇用皮子包了好多有价值的东西,其余交给几个壮汉去处理,他们便走了。据说他们将这些东西带进城市,全部卖掉,发了一笔大财。
  
  无名僧铲蛇青烟寺
  
  元末年间,九华山有一僧人云游来到太行山一带,一日来到青龙山下,见镇子西边有座古刹,宝塔巍巍,殿宇雄壮,只是上有黑气缭绕,便知其中必有凶物寄身,想进内一观实情,不料近前一看,见山门紧锁,院中蒿草齐胸,原来久已断绝香火无了僧侣。僧人只好到镇子里寻到一位看寺的长老,说他要投寺住宿。长老听了唬得连连摇首,不迭声道:“使不得,使不得,三年前青烟寺夜间平白无故常有僧人死亡,吓得众僧纷纷离去,从此香火断绝,后来又有大队商客仗着人多,到此投住,天明不知不觉少了一人,自此更吓得无人敢住,皆说内有妖孽盘踞,你还是另投他处吧。”
  僧人道:“竟有这等事可出家之人还能投奔何处你只管开门留贫僧一宿,生死不妨你事。”
  长老看着拗不过僧人,只好领他前来。开了山门,二人拨草入内,果觉阴森恐怖,寒气袭人。僧人不由抽出宝剑加以防卫。进了大雄宝殿,仔细观察,只见四壁灰尘蛛网密布,佛像也都伤痕累累全无光采,可是并无其它迹象。又到后面各处看了一番,来到古塔下,僧人忽地嗅出一股异味,心中便有了底数,于是回到大雄宝殿后,僧人向长老讨了一支蜡烛和一只瓦盆,便命长老离去。
  时下虽值深秋,可天气还很暖。僧人在殿内收拾一番,便做起手脚,他在四角点燃起一种药香,顿时便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气,然后把蜡烛点燃在瓦盆之内,天一入夜,便照得殿堂顶部通亮,下部仍然漆黑一团,他便大开门窗坐在暗处静观动静。
  刚入二更,只听殿外蒿草一阵沙沙作响,紧接着门窗咝咝有风,一股寒气直扑殿内。僧人手握宝剑,二目紧盯窗口,只见碗口粗一条青蛇伸头向内探视。原来它就在古塔内居住,常夜间出来寻食,过去无故死去的人,皆是它用毒液将人迷惑,然后吸血致死。今见大殿灯光华然,便知有人投住,便又来吸血,可是地上一片漆黑,并有药香弥漫,嗅不出人的气息,只得往内探身寻找,当蛇头绕到殿梁上时,僧人暗中举臂,“嗖”的一下宝剑飞出,又准又狠地将蛇头钉于梁上。蟒蛇顿时血流如注再也动弹不得,只有尾巴在外噼噼啪啪一阵横扫,便杳无声息。僧人看它已死,这才双手合十闭目歇息。
  次日日上三竿,长老不见僧人出来,心想不好,定是死在寺里,悔不该让他去住。于是叫了一干人前去收尸,众人打开山门一看,只见院内蒿草压平了一片,中间拖着一条大蛇足有三丈多长,头在殿内,尾在院中,不知是死是活,吓得众人掉头就跑。还是长老有些胆识,他看那大蛇不动,这时又听殿内“啊吁”一声,有人活动,忙叫住众人道:“别跑,屋里有人。”众人这才回头细看,见那大蛇已死,这时僧人也从殿内出来。众人见大蛇被僧人所杀,个个惊叹不已,无不敬佩,长老更是口夸僧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立刻命人就地设宴,为僧人接风庆功。少时有人搬来素食水酒殿内共饮。
  饮食间,长老一片赤诚向僧人道:“大法师为民除害铲除寺妖功德显著,这青烟寺住持就是你的,何不在此招徒说法重振山门光大佛业”
  众人听了也渴求不止。僧人正好无落脚之处,面对盛情挽留,便欣然答应。长老趁机会,让众人将寺内外杂草尽除,死蛇抬出清理干净,青烟寺焕然一新。山门重开,由于住持有德,寺产肥沃,当下就有不少人拜于门下,不久便聚集众多僧侣,从此香火又盛。
  
  老乞头智除竹叶青
  
  清光绪年间,邑城古镇东边有座小石桥,就在石桥附近突然发生一种怪病,凡患此症之人全身浮肿不能动弹,不消半日便死去,多少医生也查不出病因。一连死去好多人后,人们终于留心查出得病死去之人都有个相同之处,就是人在患病之前皆从小石桥上走过,不免都警觉起来,远远站在石桥旁观看,发现不但人过即死,就连飞禽走兽从此经过也无一幸免,皆落桥而亡,从此人们对小桥望而生畏,断绝行走,一连多年,不知误伤多少人性命,人们也毫无办法,就连附近的居民也都唬得退避三舍,远离而去。
  一天,从南方来了位老乞头,走到桥头时,突然停下来,吃惊地看了一阵后,回头便去向当地人打听,有没有人从桥上经过而死亡的。人们便将这一恐怖的事件详细告诉于他。老乞头说:“桥下的石缝里住着一条毒蛇,名叫竹叶青,形状色彩与竹叶相同,长不足一尺,长着翅膀,能飞翔。虽然不去故意咬伤人,可它的毒气很大,人们从桥上走过就会中毒身亡,若不早除,将来蛇毒远散,后患无穷,恐怕这一带的人都不能存在。”
  一番话唬得人们瞠目结舌,这可怎么办有人说这老乞头既能识破,必有办法治除。于是又都求他给除毒蛇。老者说:“除此蛇十分危险,只有寻一条敌得过它的黄鳗蛇才行,黄鳗蛇是竹叶青的克星。可是这种蛇很难找到,只有南方的大山上才有,如果去寻找不但需要好长时间,且路费盘缠也需不少开支。”
  众人听了,当下便有人提议集些钱让老者去寻的,可一些心眼儿小的人,暗想一个叫花子能除什么毒蛇怀疑他是故弄玄虚来进行诓骗。所以凑钱的事一时又办不起来。老者猜透了他们的心思,不禁摇头叹息道:“原来你们都是以小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切不可为贪小利而忘记大的祸害。老朽虽然身无分文,可还懂得礼义道德,决非贪财之辈,我不忍心袖手旁观让你们这一带惨遭厄运,没有钱我也会帮你们除害的,只不过多费些时日罢了。”
  言毕,老乞头起身要走,有位颇富的薛公子“忽”的站起来说:“人家为我方除害,冒着生命危险都不辞辛苦去干,而我等还持有怀疑,真正太难为人家了,你们不舍得出钱我来出钱。”
  说着拿出一百两银子交给老者,老者执意不收,公子道:“此银并非送你享受,是为拯救一方百姓,让你尽快归来之费用。”
  老者这才收下,约好一月之后相见,言毕而去。
  谁知时过一月,又过一月,仍不见老者回来,众人议论纷纷皆说他是个骗子,闹得薛公子也无话可说。将近三个月过去,一天老者突然身背一条布袋而来。一见薛公子便连连致歉解释来迟原因,原来皆因找不到合适的黄鳗蛇而延误日期。薛公子看他累得又黑又瘦,早被他的赤诚所感动,忙为他设宴接风洗尘。
  次日薛公子便按老者吩咐,着人去四邻八乡搜集来几百根旱烟杆,把里面的烟油刮出,集了一小盆。老者又削了两根丈余长的竹鞭子。准备工作做好,到了除蛇之日,老者将旱烟油涂遍全身,将竹鞭上也涂满烟油,这是预防毒蛇接近的药物。然后换上棉衣棉裤,头戴只露两只眼睛的棉帽子,
  手戴棉手套,武装好后开始行动。来看稀奇的人很多,老者告诫他们不可近前,便独自背了黄鳗蛇向小石桥走去。
  只见老者来到桥边,一放黄鳗蛇,黄鳗蛇便嗅出了气味,仰起头口吐信子,迅速地往桥头搜索。岂料竹叶青也已察觉,没等黄鳗蛇接近,便“嗖”的一下飞出石缝,一个跃子扑下去就咬住黄鳗蛇的脖项,二蛇立时滚地厮打起来,竹叶青死咬住不松口,黄鳗蛇一时摆不脱身,眼看就要败阵。老者看了非常紧张,急忙双手挥动竹鞭助战,一支竹鞭压住竹叶青,另一支向它身上猛抽。竹叶青挨了鞭,异常愤怒,猛回头便朝老者窜来,老者双鞭齐下拼命扑打,可竹叶青迅猛至极,怎么也打不退。老者大为惊慌,心想自己丧命事小,这次如除不掉它,必将祸及众人。眼看毒蛇就要窜到老者身上,就在这万分紧要关头,只听“叭”的一声,就见黄鳗蛇像条棍子似的直愣愣立了起来,“嗖”的一下就窜到竹叶青身上,又准又狠地一下咬住它的脖项,二蛇又滚战在地上。老者这才脱身,但觉浑身麻木开始发肿,情知此处毒气很重,是中毒所致,连忙趁机离开桥头,远远观看。那黄鳗蛇前次吃了竹叶青的亏,只见这次咬住再不松口,不容它缓气的工夫,挺身跃起左右不停地往地上甩打,只听“叭叭”的一阵响声,那竹叶青便浑身软如面条,一动不动死去。老者见黄鳗蛇不再搏斗,蜿蜒爬行仰首四望,便知大功告成,急忙取过准备好的瓮罐上前去收尸,黄鳗蛇见了主人,得意地摇头摆尾,好像在向主人表功。老者先用竹鞭将竹叶青夹进瓮罐内,又用黏土将瓮填实封好,命人用丈余长的竹竿夹了瓮罐,抬到很远的野外,挖下丈余深的土坑埋掉。就这样前来操办的人和观众也有不少人中了余毒,身体开始发肿。老者取出一包粉末状的药,自己吃了一些,又分给众人每人一份儿服下,说过一夜身上的浮肿就会消失。
  除了毒蛇之后,老者掏出食物来喂黄鳗蛇,心疼地去抚摸它的伤口,喂饱后又收进布袋内。老者要走了,人们感激地凑了一大笔钱来酬谢他,可他分文不收,只将前次消耗薛公子的钱补偿薛公子,公子不收也不行,剩余的又都退还乡亲们。薛公子他们把老者送出村外老远,感叹之余无不对老者刮目相看。
  自此,这座多年断绝行人的小石桥,又畅通无阻了。
  
  小店员妙惩窃蛋蛇
  
  早年间,城里有个专做鸡鸭蛋生意的店铺,因店主经营有方,生意做得很活,自己忙不过来,只好雇了一位小店员。小店员精明强干,很中店主的心愿,可是有一天店主突然察觉到店里的鸡蛋丢失了许多,便对小店员产生怀疑,但没有抓住事实,又不好轻易发作。谁知打那以后,鸡蛋每天减少,店主不得不问小店员是怎么回事。小店员说:“按说是不该缺的,我也感到很奇怪,是否有老鼠给偷吃了”店主很不高兴地说,“老鼠偷吃也该留下痕迹呀恐怕是进了人肚子里了吧。”店主显然很怀疑小店员,有心把他辞去,可一时又无合适的人选。

上一篇:郑三炮挨打

下一篇:亡魂堡埋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