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剑刺美人心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7日 19:47:59
这是民国年间的事了,有一个叫“玉飞龙”的魔术班子,今个在东、明个在西马不停蹄地跑码头闯江湖,可是那年月贪官兵痞流氓土匪多如牛毛,所以大伙的生存很是艰难,时间一长,年轻的班主飞龙就有点灰心了,慢慢地抽上了鸦片,只是瞒着大伙,尤其是死死瞒住了紫玉。
  紫玉是班子里的台柱子,走钢丝、空中飞人是她的拿手绝活,人长得格外的婀娜多姿娇艳动人,飞龙一直喜欢她,却从来没有表白过,原因是像紫玉这样出挑的女子肯定会远走高飞,绝不会看上他这个穷卖艺的,以前班子里也曾有过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到最后无一不做了有钱人家的妻妾。
  这几天的演出一如既往颇为轰动,紫玉表演的空中飞人就像只花蝴蝶一样在空中飞来掠去,时不时地做出高难度动作,引得众人一阵又一阵惊呼,这还不算完,上压轴戏时更是让演出达到了最高潮。压轴戏叫“剑刺美人”,是飞龙和紫玉同台合演的魔术,众目睽睽之下衣衫单薄的紫玉蜷身于一个木头箱子里,然后飞龙拿出几把明晃晃的剑来,为了表示剑是真剑,飞龙用力一振腕劈剑,几根筷子便齐刷刷应声斩断,这时幕后锣声陡响,鼓点更是如马蹄一阵紧似一阵,众人的心脏正受不了,锣鼓声忽又齐静,刹那间台上台下真可谓鸦雀无声,连众人的呼吸都停了,但见飞龙毫不手软地把剑插入箱中,这头剑进去那头剑尖冒出来,一把又一把,那剑尖还滴着血,直吓得台下胆小的观众失声尖叫!
  这时台上却放下大幕,众人还在担心那箱中娇滴滴女子的性命,大幕拉起,台上笑吟吟地站着一个毫发无损的女子,不是紫玉又是谁?不用说,台下顿时冲天轰起满堂彩,只是搞不懂这女子是怎么在剑丛中安然无恙的。
  一连几天的演出结束后又该到下一站了,几辆大马车拖着众人和一应演出杂件正在一座山中晃晃悠悠地走着,看那山巍峨奇险让人心惊,就在这时一阵杂乱急促的马蹄声陡然响起,随见数骑马如龙如虎已旋风般直冲到眼前,当头一人一勒马,那马便嘶鸣着立起来,马上之人人高马大尤其强悍,扬鞭大笑道:“各位,三山王已等候多时了。”
  这方圆几百里谁不知道个三山王?抢富豪劫大户,专与官府作对,侠名远播一诺千金。众人一时吃惊不小,紫玉偷眼一看那三山王不由得一愣,附耳对飞龙说:“这个怎么瞧着如此面熟?”
  这话被那三山王听见了,三山王一竖大拇指说:“紫玉姑娘好眼力,这几天来我场场不拉地在看姑娘表演,想不到姑娘也留心到在下了,真的是荣幸之至啊!”
  飞龙听这一说也想起来了,几天来台下确实有这么一号人物一场不空地看演出,因为他生得奇伟,坐在台下大刀金马气派非凡,所以留下了些微的印象,想不到竟是个跟梢的山大王!飞龙当下一拱拳,壮着胆上前说:“大王,小的们只是走江湖混口饭吃的穷戏子而已,朝吃朝尽暮吃暮空,车上无隔夜之粮,囊中无多余之资,不知大王拦住为的什么?还请大王给一条生路!”
  三山王声若铜钟,说:“若是为财我早就去抢那些富豪大绅了,费这事干什么?实不相瞒,本大王与紫玉姑娘自一打面之后便惊为天人念念不忘,所以一连看了几日演出,把个人都看痴了,现在是茶饭不思夜不能眠,万般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想请姑娘留下来。紫玉姑娘,只要你肯随我上山,我一定像供菩萨一样地供着你,让你天天吃香喝辣穿绫戴缎,肩不挑四两手不提半斤,也省得你受那风餐露宿之苦,其他各位要留下的我欢迎,不愿留下的给足盘缠,决不会为难大伙……”
  三山王还要说,早见紫玉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一张白得像玉的脸庞气得通红,锐声叫道:“无耻之徒,你再敢胡言乱语,我当场死在你面前!”说着一伸手“刷”地抽出一把利剑,一反手,那剑尖便直刺进肩膀,顿时血流如注,疼得紫玉不禁微哼一声。
  众人大惊,三山王更是惊得双手直摇,连马都坐不稳了,语无伦次地说道:“姑娘、姑娘,有话好说,切莫伤了自己,我是真心爱慕姑娘,姑娘若是不肯,又何苦自戗?好好好,我这就让路,飞龙班主,咱们后会有期!”说完一掉马头,众强人犹如平地刮起一阵风似的不见了。
  大伙逃过这一劫后惶惶地来到下一站,晚上飞龙独处时却变得抓耳挠腮坐卧不宁起来,原来鸦片没了,众人卖力演出虽然得些钱,可那鸦片所费太巨,所挣之钱根本不够开销,一想到烟瘾发作时的痛苦难熬飞龙不禁不寒而栗,怎么办呢?就在这时门帘一掀悄没声进来一人,飞龙一见来人顿时大吃一惊。
  来人体格魁伟不怒自威,竟是那白天才见的三山王!飞龙正要起身,那三山王已伸出手按住他的肩头,飞龙便再也动弹不得,唯有口中惊问道:“大王想要杀在下吗?”
  三山王微微摇头,轻声说:“我杀你干什么?我是来送一场财富给你的。”说着从怀里掏出两样东西,刚一打开,一股奇异的香味顿时直冲鼻子,飞龙一见之下骨头都没了,浑身每个毛孔都要笑出声来,那东西竟是一大坨上好的鸦片,还有一包是明晃晃的大洋。
  三山王说:“本大王阅人无数,白天一见你的脸色就知道你好这口,所以带了一点给你,这点大洋想必你以后也用得着,是不是?”
  飞龙那双眼再也离不开鸦片,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恨不得现在就美美地抽上一大口,好容易挪开目光问道:“不知大王为什么要送这么些好东西给我?只要在下能办到的尽管说,一定照办。”
  三山王瞧着飞龙那样子咧咧嘴无声一笑,说:“你肯定能办到,首先我问你,紫玉姑娘的剑伤好了没有?不瞒你说,我是个刀头舔血的粗人,从不懂得怜香惜玉,自她伤后我却是心疼得紧哩。”
  飞龙一听“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说:“大王,这本是咱吃饭的本领,决不能外泄的,今天索性告诉大王吧,紫玉她是一点事也没有的,那剑是有机关的,只要一用力刺那剑尖就缩了回去,要不然,我能耍那压轴戏‘剑刺美人’吗?在台上表演时另一头冒出的剑尖是紫玉用另外的剑伸出去的,那血,自然也是假的了。”
  三山王一听如梦方醒,用力拍额说:“好个机灵绝决的姑娘,听你这一说我更是爱慕不已了,说起来真是令人汗颜,我三山王虚度三十有余从未对任何一个女人动过心,如今不知怎的竟神魂颠倒不能自持,睁眼闭眼全是她的影子。自打白天紫玉姑娘拒绝我以后我更是铁了心,她那刚烈冷艳的性子太投我意了,今生今世我是非她不娶,可是又不忍用强,想来想去只得请你出面,唉,我三山王一辈子没求过人说过软话,想不到这回竟方寸大乱。飞龙班主,这样的姑娘服软不服硬,你不妨这么跟她说……”
  飞龙本能地想拒绝,可那鸦片的香味实在不是人能抵抗的,此刻每一个骨头缝里都奇痒难当,只盼三山王立马走好让他过把瘾,便满口答应下来。谁知三山王并不走,而是催他立马去说,飞龙没法,正要起身,却见三山王一扬手,飞龙顿时疼得大叫一声,原来额头被三山王手起一刀不轻不重地划破了,鲜血直流下来。只听得三山王淡淡地说:“只伤了点皮肉,不用大惊小怪的,这样一来才能激起紫玉姑娘的同情心。”
  飞龙只得苦着脸用布帕子捂了头来找紫玉,紫玉一见飞龙血流满面的样子大惊,正要问,飞龙却重重跪了下来,仰起脸苦苦哀求道:“紫玉,我们整个戏班子的性命全在你手上了,那三山王刚才给了我一刀,说是先礼后兵,接下来你若不答应他,他便一刀一个杀了我们,绝不留半个活口!”
  紫玉闻言如雷轰顶,整个人都抖了起来,瘫坐在椅上子半晌不能出声,却见飞龙一咬牙,说:“紫玉,即使我们死光了也不能让你受人凌辱,你等着,我这就跟他拼命去!”说完跳起身往外就跑,刚跑了两步就听到身后紫玉颤声说道:“飞龙哥,留步,我……答应那三山王,切莫为了我一人害了大家!”
  飞龙心中暗喜,他只是照三山王刚才所教装模作样而已,果不出三山王所料,却听到紫玉又说:“你去叫那三山王来,我跟他有话说。”

三山王听说紫玉要见他心中大喜,当即随飞龙赶了过来,但见紫玉笑颜如花,说:“承蒙大王厚爱,我敢不承命,说实话这种四处漂泊的日子我也过够了,只是小女子目前将有杀身之祸,我问大王,我若是被人害了,你将怎样?”
  飞龙心想是谁要害紫玉啊?我怎么不知道?早见三山王血气上涌,豪情冲天地说:“有我在谁敢加害姑娘?即使姑娘万一不幸被人害了,那他就是我的仇人,我一定亲手杀了他为你报仇!”
  紫玉一听双目直盯着三山王,说:“大王所言当真?莫不是哄骗小女子的吧?”
  三山王也不多说,从腰中抽出一柄雪亮的刀来,双手一用力,那刀便“啪”的一声断成两截,三山王昂然说:“我若不能为你报仇,有如此刀!”
  紫玉深鞠一躬一脸的感激之情,说:“多谢大王,这么说我就情愿死心塌地地伺候大王了。唉,马上就要随大王上山了,从此以后再也不能登台演出了,干一行恋一行,想想心里还真的有点舍不得哩,所以明天我想再演出一场,为了纪念我平生最后一次演出,大王愿意不愿意与我一同演出那个压轴魔术‘剑刺美人’?与大王这样的英雄同台是小女子的福分,不知大王肯不肯赏脸?”
  “能与紫玉姑娘同台真是三生有幸!”
  第二天,暴雨般的鼓点声中“剑刺美人”开始上演了,紫玉动作轻盈地钻入箱中、合上盖子,然后三山王像模像样地把一柄闪着寒光的假剑刺入箱子中,三山王的力气真大,在观众的惊呼声中箱子那头一下子冒出一截带血的剑尖。
  飞龙在台侧瞧着,昨晚过足了鸦片瘾,此刻容光焕发,可是那万蚁噬心的毒瘾平息下来后他忽然愧疚起来,自个怎么会鬼迷心窍出卖紫玉呢?都说鸦片能使人心性大变不人不鬼,自己做了这事可不是比鬼还不如?
  忽然他觉得台上不对劲,以往他插入剑时那费劲的样子是装出来的,实际上根本没用力,只是为了逗弄台下观众,可现在那三山王刺剑时却真的费了很大的力气,不对!
  飞龙一下子惊跳起来,他什么也顾不得了,对正要插入第二柄剑的三山王大叫一声:“住手!”便冲上台一把掀开箱子?a href='http://www.gushihui8.com/qinqinggushi/muaigushi/' target='_blank'>母亲樱缓笠谎劭吹侥潜U幼嫌竦男脑啻嵬ǘ耸钡淖嫌窳嘲兹缰狡粲嗡浚?br />   三山王手中的剑“咣啷”落地,台下观众不知发生了什么,顿时嗡声一片,却听到飞龙声嘶力竭地大叫起来:“紫玉、紫玉,这是怎么了?”
  紫玉微微睁开那双好看的眼睛,笑着说:“飞龙哥,我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我……爱你!为了你我是什么也舍得的,那假剑让我……偷偷地换了!”
  飞龙魂都没了,还要哭叫,早被一人一脚踢开,却是三山王,三山王眼红得吓人,伸出双手想抱起紫玉,却又不敢碰到她那洁净的身子,唯有“扑通”一声山响般跪倒,嘶声说:“为什么?紫玉姑娘,你这是为什么?”
  紫玉拼尽最后一口气说:“大王,求求你放过飞龙哥他们……”
  这时台下台上早乱成一团,个个尖叫着往外跑,三山王充耳不闻,口中喃喃说道:“紫玉姑娘,我知道我这个粗人配不上你,可是,姑娘若不肯我是半根手指头也不敢动姑娘的,我只是吓唬你们而已,你千不该万不该用这种方法拒绝我啊!我跟姑娘发过誓,谁若害了姑娘我一定亲手为你报仇,现在是我害了你,”说着一把抽出那把血淋淋的剑,再次飞起一脚踢开正在地上挣扎着爬过来的飞龙,喝道:“滚开,我不配,你更不配!”然后一翻手腕,那剑便直刺入自个的心脏!
  后来有人看到郊外新立了一座坟,坟前一直跪着一人,老半天动也不动,那人好奇地上前伸手一推,说:“干什么呢?”
  谁知跪着之人应手而倒,墓碑上却有一个大大的鲜血淋漓的“悔”字。有人认出来了,这不是“玉飞龙”的班主飞龙吗?

上一篇:秦妃陵盗影

下一篇:夺命阴阳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