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夺命阴阳猴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7日 21:00:02
一、来了四祸害
  
  “耗子山,蝎子湾,千窟洞的土匪满山钻。”鲁南乌家镇的这三句民谚,说的是民国时让乌家镇老百姓最为头疼害怕的三样祸害:耗子山上的耗子,个大牙利,凶猛疯狂,一天一夜能把老百姓辛苦一年种的粮食和茶叶糟蹋掉九成;蝎子湾是耗子山下一处险滩深涧,每年盛夏,暴雨连绵,山洪泻入蝎子湾,淹没浅滩上的蝎子石,船民驾小船竹筏经过,一不小心就会被时隐时现的蝎子石撞破船底,死无葬身之地;在耗子山南麓,蝎子湾经过的悬崖边上,有片千窟洞群,洞有上千个入口,上千个出口,洞口个个相连,洞内陷阱重重,如同狡兔三窟,人一入内,如不熟悉路径,有去无回。
  那年,千窟洞被一伙土匪强占。匪首姓朱,此人杀人如麻,凶狠暴戾,把山下的几个镇子祸害得鸡飞狗跳。乌家镇人把横行霸道的恶痞常常称为“癞子”,匪首就被骂成了朱癞子。耗子、蝎子石、土匪,被当地老百姓称为了三祸害。
  这年,乌家镇上过大兵,一个叫孙五犰的军阀团长带着兵驻扎到了镇上。乌家镇的镇长张老爷是当地的财主,他见孙五犰有枪有人马,就叫了一帮镇上的老人,抬了两箩筐银元,三箱绸缎,十担上好茶叶,求孙五犰出兵,剿灭耗子山上的朱癞子,为民除害。
  孙五犰抽着大烟,乜斜着打了个哈哈:“好,既然张老爷为了当地百姓,肯出面出钱求兵,说明张老爷这镇长的确能为民请命。我孙五犰虽然是个粗人,但是义气二字还是看重的,放心吧,不就是几个土匪山贼嘛,我只要派出一个排的人,立即荡平耗子山。”
  有了孙五犰的话,张老爷和全镇百姓大感欣慰,纷纷出粮出钱,杀猪宰羊,慰劳进山剿匪的大兵。而孙五犰也说话算话,不出三天,就派出一队人马上了山。谁知道孙五犰的兵上山后,连个土匪毛都没见,只是胡乱放了一阵枪,打了一堆野味,然后就吊儿郎当的下了山。老百姓不乐意了,张老爷只好再去求孙五犰,孙五犰有些无奈地说:“我的弟兄们爬山涉水不容易啊,上次你们凑的两箩筐银元,还不够我的兵买草鞋爬山的。”张老爷明白孙五犰的意思,只好让镇上各家各户每人捐两块大洋,凑够了给孙五犰送去。
  孙五犰见了钱,眉开眼笑地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吧。”第二天,孙五犰亲自带领人马进了山。山下的百姓等了三天,三天内山上一直枪声不断,第四天,孙五犰带人下山,把几十具尸体丢在镇子中央,说是土匪被全歼。老百姓见被毙的土匪有些奇怪,他们衣着不像土匪,倒像是当地的茶农,不禁半信半疑。果然,人群中有人扑到尸体堆上嚎啕痛哭:“我的儿呀,你死得好惨呀!”有的上前哭丈夫,有的哭爹娘,张老爷这时才明白,孙五犰哪里是上山剿匪,不过是骗他们的银元而已,更可恨他为了骗老百姓剿灭了土匪,竟然杀了上山采茶的茶农冒充土匪。
  老百姓要找孙五犰算账,没想到孙五犰却说他们私通土匪,凡是闹事的一律抓起来枪毙。之后,他又以慰劳剿匪官兵名义,经常勒索当地百姓,军粮军供也要镇子供应,老百姓苦不堪言,都埋怨张老爷除害不成,反倒引来了又一个祸害。张老爷更是后悔不已,他现在才知道,这孙五犰暗地里收了朱癞子的三千大洋,他们官匪如今是蛇鼠一窝了。
  张老爷暗骂自己老糊涂了,怎么能指望狼去吃狼呢?就在他痛悔得茶饭不思时,他有个账房先生提醒他,如今不妨去请阴阳猴来收拾祸害。一提阴阳猴,张老爷心中一动,又有些疑虑,踌躇半晌,最终咬牙说:“好,为了一方百姓安宁,我亲自去请阴阳猴。”
  
  二、阴阳猴其人
  
  阴阳猴本姓侯,清朝光绪年间,曾经是声震一方的夜行贼。老百姓传言,此人五短身材,尖嘴猴腮,形容消瘦,打一从娘肚子里出生,脸就一半黑一半白,是张阴阳脸。家里人嫌他长得丑,有辱门风,从小把他关在黑屋子里,只有半夜才放他出来走动,即使如此,夜路上冷不防撞到他,也把人吓个半死。不想阴阳猴常年走夜路,反倒练出了夜眼和夜行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翻屋越墙来去如风,许多豪商富户一夜间被他偷得倾家荡产,他也成了朝廷通缉的大盗。
  后来,朝廷大赦天下,阴阳猴为了谋个出身,就弃盗从军,在四川总兵马之勋手下当了个把总。那年,马之勋奉命去川西剿匪,一路上攻无不克,连平三十余股土匪山寨。不料打到八百里蜈蚣山,却被山上的顽匪阻住去路。蜈蚣山居高临下,山寨处于石隘口夹缝,四周全是丛山峻岭,悬崖峭壁,只有一条不足三尺的崎岖山路,官兵一攻,山上便丢滚木石,官兵死伤惨重。马之勋心中忧虑,有心要绕过蜈蚣山,这时阴阳猴却说:“蜈蚣山是川西重关,隘口紧掐官军进退要路,此时如果放过这里的土匪,一旦官兵再次受阻,此地土匪便会与其他匪类联手夹攻于我军。到时,官兵腹背受敌,进退两难,川西之路崎岖难行,粮草不济,援军难救,到时无异于放虎归山,自掘坟墓呀。”
  马之勋觉得有理,就问:“但是蜈蚣山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何能拿得下呢?”阴阳猴笑说:“将军不要急,只要给我七日时间,我一定让蜈蚣山不攻自破。”马之勋不相信,却又无其他良方,只得让阴阳猴试试。
  阴阳猴捎了几天干粮,穿上夜行衣,背上登山绳索,沿着蜈蚣山后山的悬崖峭壁爬了上去。山下的官兵一连等了六天,山上毫无动静,马之勋等得不耐烦,就要命官兵拔寨而起时,第七天傍晚,却见阴阳猴笑嘻嘻的背着个大袋子回来了。马之勋大喜,以为阴阳猴割了匪首的首级,不想打开一瞧,鼻子差点气歪了,里面竟然是个半裸身子的美丽女子。马之勋大怒:“你一去七天,就是为了一个女子?”
  阴阳猴笑说:“将军莫急,不出三日,山上众匪必然自相残杀。”马之勋不信,谁知不出两天,远远望去,只见蜈蚣山匪寨狼烟四起,喊杀声震天动地,血光映天。正在马之勋惊疑时,只见一彪人马杀下山,提着十几颗血淋淋的首级奔到官兵大营投降,为首者正是土匪的二当家。马之勋惊喜不已,赶紧问阴阳猴,这是何故?阴阳猴说:“自古用兵,上兵伐谋,以智取胜。我见蜈蚣山易守难攻,便趁夜色潜入山寨,经过七日打探,得知土匪大当家与二当家为了一个抢来的女子,面和心不和,二当家怪大当家独霸此女子,一直心存嫉恨。于是我偷偷将那女子盗下山,又将女子的秀发剪下一缕,与伪造的苟合情书藏在二当家房内,引起大当家疑心。两匪首你疑我,我疑你,必定冲突,土匪生性妒嫉,睚眦必报,不出数日必定内讧,到时我官兵便可坐收渔翁之利了。”
  马之勋大叫妙妙妙,但是又不禁问:“你既然有本事神不知鬼不觉上山,为何不亲手取下匪首首级,这不是你大功一件吗?”
  阴阳猴说:“杀一两个匪首不难,但土匪不同官兵,匪首一死,自然有人顶替当家之位。而且一旦匪首一死,山上群匪必定警觉,再想用这反间之计,便会事倍功半了。”
  马之勋不禁对阴阳猴的远虑心计暗暗赞赏,此后他连续提拔阴阳猴为都司、游击,直到参将。阴阳猴一直在马之勋手下东征西战十几年,屡立战功,后来朝廷裁撤绿营汉军,有功将领被封赏各地为官,阴阳猴不愿意当官,便领了一笔银子,解甲归田,隐居到了老家鲁南。
  几年前,耗子山朱癞子祸害一方百姓,张老爷和当地士绅曾经找过已经年愈七旬的阴阳猴,请求他想个办法为民除害。可是阴阳猴当时却一口推辞,说什么朱癞子气数未尽,难以剿灭,如今不但朱癞子横行,更添了孙五犰这个军伐,要想铲除祸害,比登天更难了。
  谁想张老爷这次亲自上门去请,还没等开口,侯家的家人便告诉他,他们老爷愿意帮当地百姓除害,只是提出了一个条件。张老爷大喜:“只要侯爷肯出面,为我们乌家镇除害,老朽一定唯命是从。”侯家家人就说,乌家镇请阴阳猴出面之事,必须要大张旗鼓,弄得人人皆知,而且最好让孙五犰与朱癞子都知道。张老爷一听,差点吓瘫了,这事他捂还捂不住呢,还故意弄得满城风雨?这事让孙五犰和朱癞子知道了,他要请人收拾他们,他们还不火冒三丈,以后他张家还有安生日子吗?

可侯家人却笑说:“我们老爷保证,不等孙五犰朱癞子报复,他们就已经自相残杀,自取灭亡,张老爷尽可以放心。”
  张老爷无法,只好照办,心里却惶惑不安,心想这阴阳猴有什么能耐,能让孙朱二人自相残杀呢?
  
  三、一计灭两害
  
  朱癞子这几天躲在耗子山山寨里发愁,乌家镇百姓请阴阳猴的事情,他早已知晓。阴阳猴的本事当地人传说得神乎其神,连他这刀头舔血的土匪头子都心里没底,生怕一不小心,让那个飞檐走壁、爬山钻崖的阴阳猴半夜里给摘走了脑袋。于是他下令山寨严防死守,所有人睡觉都要睁一只眼,一面又写信给孙五犰,让他也要当心。
  送信的是个叫牛大的喽罗,他来到孙五犰团部,呈上朱癞子的信。孙五犰看完信,却不屑地哈哈大笑:“一个快入土的糟老头子,也值得你们大当家如此惊慌?老子手下有几百杆枪,那个什么阴阳猴敢来,我一定送他那把老骨头归西。”
  牛大见孙五犰狂妄自大,只好回去复命,谁料他刚走到半路,就被几个孙五犰的兵拦住,带到了一个破庙。庙内一个副官笑眯眯地对他说:“我们孙团长刚才是掩人耳目,其实昨晚阴阳猴就来找过我们孙团长。”牛大吓了一跳,副官说:“不要惊慌,其实阴阳猴扬言要与孙团长作对,只不过为了应付乌家镇的那帮百姓,拿了别人的钱,总要做出点姿态吧。”牛大说:“你是说,阴阳猴是骗老百姓的?”副官点头,并说让朱癞子不要惊慌了,阴阳猴和他们是一伙的,还下帖子请朱癞子三天后下山,到孙团长团部做客。
  牛大欢天喜地,赶紧上山回复朱癞子。朱癞子听后,心里却打起了鼓,这阴阳猴难道真的徒有虚名?旁边的牛大说:“大当家,我看这阴阳猴也不过虚张声势而已,你想,如果他有心真要与咱们为敌,早暗地里下手,还会大张旗鼓地宣扬得人人皆知,让咱们提防?再说,阴阳猴一个快七十的老朽,刀子都拿不稳了,哪里还有力气去杀人啊。”
  “好小子,有你的,此话有理。”朱癞子大笑着拍了牛大一把,然后命人准备好礼品,三天后下山赴孙团长宴请。
  但是三天后朱癞子带人刚下山,就被孙五犰的兵拦住了。朱癞子瞪眼说:“老子是被你们孙团长请来的客人。”没想到大兵们却嗤嗤笑说:“你一个占山为王的土包子,我们团长怎么会请你。”朱癞子大怒,气得暴跳如雷,要硬闯关卡,结果被孙五犰的兵当胸打了一枪。朱癞子没料到孙五犰的兵会动粗,猝不及防,赶紧撤回了山寨,幸好伤口偏了一寸,不然朱癞子真要见阎王了。朱癞子大骂:“姓孙的,你请我赴宴,却让手下要我的命,老子不杀你,就不姓朱。”
  消息传到孙五犰那里,孙五犰大惊失色,赶紧找来哨兵,骂他们怎么敢打伤朱癞子。哨兵们委屈地说:“团长,我们压根没见到朱癞子人影,他是被别人打伤的,怎么赖到我们头上?”
  孙五犰懵了,疑惑不已,于是他赶紧派人向朱癞子解释。不久,派去的人就横着回来了两个,身上多了十几个窟窿,剩下的一个被割去了双耳、鼻子,脸上刺上了八个字:不杀孙贼,誓不为人。那人痛哭着对孙五犰说,朱癞子不讲理,一见是他的兵,话也不说就开枪。并且土匪们扬言,说他们大当家说了,不取孙五犰的脑袋,他就不姓朱。“妈的,这朱癞子也太猖狂了!老子纵横南北,还没人敢如此侮辱我!”孙五犰暴怒,马上点兵,杀奔耗子山。
  正在养伤的朱癞子听说孙五犰气势汹汹的杀奔山寨,赶紧命人扼住上山要路。可孙五犰有大炮,几下就轰开了土寨,土匪们死伤惨重,朱癞子急忙带着残部钻进了千窟崖上的千窟洞。千窟洞内道路纵横,如蛛丝般密集,出口又多,孙五犰派人进去,不是迷了路自己困死,就是中了陷阱,一时陷入僵局。此时,有人出点子,不妨用山石堵住千窟洞大半出口,只留几处大洞口,然后往里灌毒气毒烟。
  孙五犰大喜:“高,我看朱癞子到底能憋多久。”几台牛皮鼓风机被运上山,没日没夜的往千窟洞内灌毒烟,朱癞子一伙没想到孙五犰能想出这么毒的招数,眼见手下被呛死了大半,只得拼命一搏突围,可刚钻出洞口,就掉进了事先挖好的陷阱。孙五犰让人把朱癞子绑了,要千刀万剐,朱癞子与手下知道在劫难逃,一齐拉响了腰间的土炸药。孙五犰躲避不及,给炸瞎了一只眼,孙五犰手下的兵更是死伤惨重,此战孙五犰得不偿失。下山前,他让人卷光了山寨里的金银财宝,准备以后招兵买马。
  可是没想到,当初与孙五犰结过冤的那些军阀,见如今孙五犰势弱,手下又囤积了大批金银,眼红得很,竟然联手夹攻孙五犰。孙五犰兵败如山倒,只得带着几个小妾仓皇逃出了鲁南,不想在路上却被副官所杀。

上一篇:剑刺美人心

下一篇:一鸟害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