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蹴鞠女儿恨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05:35:11
南宋高宗在位时,临安城内有一家齐云社,是一帮蹴鞠迷结成的社团,当时的蹴鞠运动分为直接对抗、间接对抗和白打三种形式,常常作为一种表演项目,被邀请到各种宴会上助兴。
  这天下午,一个风神俊朗的年轻人走进来,此人名叫于全南,担任临安守备,负责保卫都城的安全。明日是于全南母亲五十寿诞,老人家喜欢蹴鞠白打,希望齐云社安排几位白打高手前去助兴。社长苏述连忙请他放心,说届时一定派出白打高手前往。
  第二天上午,由黄如意领队,带着六名白打高手赶往将军府,七人到府受到热情招待。白打表演活动分为上午、下午和晚上三场。所谓白打就是玩解数耍花样,一人一个皮球,在身上耍弄,比的是谁玩出的解数多、耍出的花样巧。
  上午的表演是“七星拱月”,七人组成北斗七星状,按照季节不同,变换多种星形,同时皮球在每人身上耍出转乾坤、佛顶珠、双肩背月等各种高难度的解数。博得众宾客一阵阵鼓掌和喝彩。
  下午的表演则是“梅花献寿”,由五人摆出梅花状,两人作为拜寿者献花,同时每人又玩出金佛推磨、拐子流星、旱地拾鱼等令人瞠目结舌的解数。乐得老夫人向云凤笑成一朵秋菊。
  最抢眼的表演者就要数黄如意了,他耍出的花样变幻无穷、千姿百态,令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向云凤看了十分喜欢:“这小伙子皮球玩得真是好,今晚就让他一人演个专场吧,看他还能玩出多少花活。”
  明月在天,银光泻地,将军府的练武场上灯火通明,亮如白昼。黄如意颠簸着皮球上场了。他先耍了一套“福如东海”的动作开场,然后耍弄出斜插花、风摆荷、燕归巢……皮球在他身上随心所欲地转动。表演了一个多时辰,不见有花样重复,博得满场惊叹。
  向云凤突然起身道:“好了,别累着,就到这儿吧,老身今天算是开眼了!”
  黄如意以“寿比南山”收尾,停下来向宾客特别是向云凤鞠躬致意。
  众宾客离去后,向云凤留下了黄如意,道:“如意姑娘,让我好好瞅瞅你的身子骨,怎么这样柔软灵巧?”黄如意一惊,向云凤笑道:“你是女儿身,我早就看出来了。”
  向云凤一双慈目瞅着黄如意,赞道:“多俊俏的姑娘,却耍出这种多是男子玩的皮球,而且玩得这么棒,真是难得啊!我想拜你为师学白打,你愿意收下我这个徒弟吗?”
  黄如意受宠若惊,忙道:“老太君说哪里话,我教您白打可以,但师徒之称却不敢!只是玩皮球是一项颇费体力的运动,您吃得消吗?”
  向云凤呵呵一笑:“如意姑娘,这你可小瞧我了,我儿子全南的武功底子,还是我教的呢。现在年纪大了,骨节有些生锈了,就想学白打磨炼磨炼。”
  黄如意尴尬道:“老太君出身将门,自然有将门之风,瞧我杞人忧天,让您见笑了。”
  “瞧你这张嘴,说的比打的还好。那么你每天就抽一点时间来教我白打,好吗?”黄如意连连点头说好。
  黄如意走后,于全南来母亲房里道晚安。向云凤问:“儿啊,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有意中人没有?”于全南道:“当此金兵对我宋土虎视眈眈之际,孩儿无心考虑一己私事。”
  “保家卫国与延续香火并不矛盾啊,你父亲临死时,最挂念的就是你的婚姻大事。你身为大将,军务繁忙,刚从边关调回,难得在娘身边,我想这事还是赶早办了,而且娘老了,常感寂寞,也想要个儿媳妇陪我说说话。”向云凤说着眼眶湿润了。
  于全南是个孝子,连忙安慰道:“娘,您别难过,都是孩儿不孝,让您伤心了。”向云凤突然问道:“你觉得如意姑娘怎样?”于全南这才明白,母亲跟如意学白打是假,给自己找媳妇才是真。如意给他的印象很好,便道:“但凭母亲作主,趁现在烽烟未起,孩儿愿意尽早成婚。”向云凤眉开眼笑:“这样就好,只是不知人家姑娘是怎么想的,是否愿意嫁给你这赳赳武夫,我得先探探口风。”于全南调皮道:“老将出马,一个顶俩。由母亲大人做红娘穿针引线,哪有不成的道理?”
  第二天黄如意抱着一个皮球如约来到将军府,向云凤见了道:“你还带球干什么,我家里就有好几个。”如意抚摸着皮球说这是她按自己的喜好特制的,由十二片不同颜色的香皮缝成,内装充气的动物尿泡。每次参加表演都用它,用久了就跟它形成了一种默契,耍弄起来特别得心应手。向云凤点着头,然后一边跟如意学白打,一边关切地问起她的身世。
  一提起自己的身世,如意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的父母死在金兵的铁蹄之下,她侥幸活下来,被一个好心的老人收留,后来老人病故,她就过起了流浪乞讨的生活,两年前的一天病倒在街头,被齐云社的苏社长救治,此后便留在齐云社练球,不想竟练成一个白打高手,将皮球玩得出神入化。
  向云凤闻听唏嘘不已,了解到如意正好比全南小一岁,喜不自胜:“如意可有如意郎君?”如意摇摇头:“像我这样的假小子,一点也不温柔贤淑,谁家公子敢娶哟?”向云凤不再藏掖,单刀直入:“那做我的儿媳妇怎样?”如意乍所惊疑,随即脸上红潮涌起,好半天才道:“多谢老太君错爱,这太突然了,容我好好想想。”向云凤道:“这是终身大事,是应当慎重考虑。我也不催你,不过你不用回避我,还是每天照常来这里教我白打。”
  此后,黄如意每天来教向云凤白打,相处日久就好似一家人,如意可以随意进出将军府。有时她撒起女儿娇,要跟着于全南去巡城,他违拗不过,只好带上如意。在学白打时,向云凤常常问如意考虑得怎样了,如意似有难言之隐,一直没有明确表态。向云凤也不逼她,把她当作自家女儿一样看待,对她是关爱备至。黄如意是认真地教,向云凤却是漫不经心地学,似是有意拖延时间,非要把这个女孩拖进门不可。
  这天,黄如意教完向云凤白打后,嗫嚅了半天才道:“老太君,我恐怕没福分做您家的媳妇了。”向云凤一惊:“怎么了?”如意道:“有件事我一直瞒着您,我身染疾病,不能婚嫁!”“有病可以治嘛!”如意摇着头道:“治不好的,我百法试过,没用!”向云凤一时愣住。“老太君,对不起,让您失望了。”如意充满歉意地说着,又饱含感情地道,“谢谢您多日来对我的关爱,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现在我得走了……”如意说罢哭着跑出了将军府。
  如意回到齐云社,简单收拾一番,然后抱着皮球跑到河南岸的渡口,她出双倍的钱买下一叶小舟。
  刚划到河心,南岸有人高喊着:“如意姑娘,你去哪儿?”如意回头看,是向云凤和于全南骑马到了。如意不由住了桨,呆呆望着。而北岸站着一个蓝衣人突然大叫:“快过来呀,还磨蹭什么?”如意又向北岸划去。于全南又喊:“如意,你这是要干什么?”如意被问之下又住了桨,仍没回答。那边蓝衣人大吼:“你还犹豫什么?赶紧把皮球一脚踢给我!”这边向云凤高叫:“如意,万万不能把皮球给他!”如意瞅着脚下的皮球左右为难。
  蓝衣人威胁道:“吴槐香,大金皇帝待你可是不薄,难道你要背叛他,不管你小弟的死活了吗?”不待她说话,向云凤吃惊道:“吴槐香?难道你是吴云空的女儿?”如意点头默认。
  向云凤义正辞严:“吴云空是岳帅旗下部将,一生报国杀敌,何等忠义刚烈,你这不肖子孙,怎么给金狗做起了细作?”吴槐香流泪反诘:“一生报国杀敌、忠义刚烈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被昏君赵构和奸相秦桧杀害?还有我哥哥也成了刀下之鬼!我母亲因此悬梁自尽!反而是在金兵的庇护下,我们姐弟方得苟延性命。这真是天大的讽刺啊!”说毕一阵冷笑。
  向云凤听着老泪纵横,语重心长道:“槐香,你的悲愤我完全理解。我想告诉你的是:老身的夫君也是岳帅旗下部将,与乃父性情相投,私交甚厚,他可也是死在奸相的刀下!我也曾悲愤难平,可是你想过没有,家恨与国仇孰轻孰重?难道能因为家恨就忘了国仇,而投靠敌国充当细作祸害国家吗?这一己的怨恨会让天下多少生灵涂炭!而且亡国奴的滋味会好受吗?”
  吴槐香一时无语。她是金主完颜亮派来临安卧底的,完颜亮图谋攻占临安,派她来卧底就是让她刺探临安的军情,画出城防分布图,现在这些材料就在她特制的皮球里。
  向云凤忽然变了声调道:“槐香,我也不再劝你,你若是仍要把皮球里的东西交给金主完颜亮,我也不拦你,算是我大宋对你家的补偿吧!”
  吴槐香闻听泪如雨下,蓝衣人在那边急得高喊:“吴槐香,你听到没有,你把皮球踢给我,你大功即将告成,不要功亏一篑!只要你把皮球给我,随我回去你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否则你活不了,你的小弟死得会更惨!”
  吴槐香身处河心,进退两难。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对向云凤道:“我已经作出了决定!我想问老太君:您是怎么识破我的身份的?”
  向云凤道:“你的确掩藏得很好,我一直没有发现,直到刚才你突然向我道别,我才觉得不对劲。联想到数日前你说过的身世,你说收留你的老人死后,你开始流浪乞讨,直到两年前的一天病倒被齐云社的苏社长搭救。你长得这么俊俏,流浪乞讨时会没有人愿意接纳你做妻做妾?你这样的花骨朵是不可能长期为乞丐的!我又想到你平日来缠着全南,要陪着去巡城等种种异举,我就断定你大有问题。于是迅速追踪你的行迹到此。”
  向云凤说到这里自嘲道:“都怪老身抱孙心切,一心想着要你做我的儿媳妇,以至失去了判断力,几乎酿成大错!”
  一时间河水凝重,风声呜咽。河北岸的蓝衣人不住声地叫嚣威胁。吴槐香突然高声道:“也罢,我就把皮球给你吧。”说着一脚将船板上的皮球踢到于全南怀里,然后扑通一声跪倒,放声悲呼,“小弟啊,对不起了,姐姐先走一步了!苍天啦,这究竟是为什么?”说着拔出于全南送给她的一把小刀,扎进自己的胸口,然后跃入河水之中……

上一篇:一鸟害七命

下一篇:阴阳青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