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绝世云图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07:03:00
1. 斗云
  
  云龙山气象万千,云蒸霞蔚。在半山腰上,有一座出岫山庄。山庄的主人便是柳养云。柳养云仙风道骨,绝对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山林隐士。
  柳养云这天正睡午觉呢,忽然被门外的一阵锣鼓声吵醒。他披衣下地,等他一开门,不由得愣住了。就见木门上,贴了一封挑战书。
  贴挑战书的人竟是云龙山朝天观的新任观主黄真。黄真领着观中的二十多个弟子,一路敲锣打鼓,最后把挑战书贴到了柳养云家的大门上。
  云龙山下就是宋朝的门户游狐关,因为游狐关地形复杂,所以气候变化莫测,当地的百姓每逢春种秋收,都得到朝天观去询问旱涝晴雨等情况。偏偏柳养云也是精通此术,当地的百姓经过比较,觉得还是柳养云预测天气比较准确,他们就渐渐地冷落了朝天观。朝天观的老观主驾鹤西去,新任的观主黄真为了扳回劣势,特意在游狐关外设了一个擂台,他要和柳养云来一场斗云大赛。
  黄真今年四十多岁,碧目黄睛,干巴巴地特像一根竹竿子。他一见柳养云瞧着门上的挑战书发呆,便冷笑道:“柳庄主,本道长已经在山下将擂台摆好,如果你不来应战,三天后,我可要单方面宣布胜利了!”
  还没等柳养云说话,黄真一甩袖子,转身领着弟子离去了。柳养云看着黄真的背影,不由得连声叹气。
  黄真在游狐关外搭的木台子高有一丈,三面用青布围了起来,供桌上面供奉的神像就是元始天尊。黄真在神像面前燃起红烛,焚过黄香后,他看着高悬半空,如带钩般轻舒漫卷的白云,拿起石笔,在台口的木板上,写下了未来三天的天气情况——晴朗无雨,或有衣带风。
  朝天观将风力分为十级,衣带风指的就是可以飘起衣带的微风。黄真信心十足地预测完天气,他正要坐到椅子里休息一下,就听见台底下的人群一阵骚动,柳养云骑着一头青驴来到了。
  黄真站在台上,抱拳笑道:“欢迎柳庄主大驾光临,还是先请您预测一下未来三天的天气情况吧!”
  柳养云翻身下驴,他先围着观云台转了一圈,然后停在了台口的木板前,他拿起了石笔,龙飞凤舞地写下了一行字——观云台三天之内必毁。
  柳养云写完字,他对着黄真一抱拳,然后骑着青驴“得得”地离去了。
  黄真看罢柳养云写的石笔字,不由得发出了一阵狂笑,观云台三天之内必毁,这纯属是胡说八道。他望着柳养云的背影,叫道:“别说三天,十天都毁不了!”
  一转眼,过了两天,这两天艳阳高照,天气清和,可是第三天一大早,天空中的云朵呈现铅灰之色,随着凛冽的西北风刮起,乌云翻滚,随着一声炸雷,大雨倾盆而至。
  黄真撑着布伞,他一边给徒弟们打气,一边叫道:“风猛雨大,转瞬即晴——只要坚持到下午,我们就能胜柳养云一场了!”
  黄真的徒弟们还没有答应,就见狂风骤雨间忽然落下了鸭蛋大小的冰雹,冰雹就好像铅弹一样“嗖嗖”地落下,竟将台板砸得“当当”乱响。黄真的徒弟们被冰雹砸得嗷嗷怪叫,一阵风似的,都跑到观云台下面躲避雹灾去了。
  黄真的道冠早已经被冰雹砸掉,满脑袋上都是鸽子蛋大小的青包,他刚躲到观云台下,忽然一阵大风袭来,呼啸着的大风“呼啦”一声,将观云台刮倒了,黄真和他的徒弟全都被压在了台底下。
  
  2. 学艺
  
  傍晚的时分,满脸是血的黄真被徒弟用担架抬到了出岫山庄,黄真被台板砸伤了脑袋,可是他却执意不肯回朝天观,而是到出岫山庄认师傅来了。
  柳养云一听黄真要拜自己为师,他不由得连连摆手,道:“不可,不可!”
  黄真不仅岁数比自己大,身份也比自己高,柳养云只是一介山民,怎么敢收黄真当徒弟?
  黄真心内一急,竟翻身跪倒在地,叫道:“柳先生,您不收我当徒弟,我就不起来了!”
  黄真不管柳养云同意与否,硬是住进了出岫山庄的东厢房。他为了取得柳养云的好感,每天打水扫地,生火做饭,照顾后院的一群鸽子……简直没有一刻闲暇的时间。他对柳养云也是毕恭毕敬,极尽弟子的礼数。
  这天一大早,柳养云下山办事。傍晚时分,柳养云回来,竟发现书房房门大开,锁头掉到了地上,他怪叫道:“黄真,有贼!”
  柳养云的书房竟被盗了。黄真今天中午喝了一瓶素酒,昏昏沉沉睡了一下午,谁会想到柳养云的书房竟失盗了呢?
  柳养云急得大叫道:“云图丢了,书柜里面一百多张珍贵的云图丢失了!”
  黄真一见自己喝酒误事,他跪倒在地,竟狠抽了自己好几个耳光。柳养云叹了一口气说道:“丢失云图事小,怕的是窃图之人用云图干坏事呀!”
  黄真眨巴了几下眼睛,不解地问道:“这云图除了能为老百姓预测晴雨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用处呀?”
  柳养云说道:“兵书上说——为帅者,应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辽宋正在开战,如果一个带兵的将军能够预知天气,将风云雨雪都为己所用,那么无疑是增加了取胜的力量!”
  黄真一听云图这么重要,他顿足捶胸地道:“师傅,你就狠狠地罚我吧!”
  柳养云压低声音,说道:“云图只是个死物,想看好云,还需要在其他的方面多下功夫!”
  柳养云凭借回忆,将一百多张云图又一一地画了出来,然后他拿着云图,来到了后山的百丈崖。柳养云按图讲解天空中漂浮的白云。黄真经过柳养云的指点,一个月之后,他就能把天上的云认识得差不多了。黄真为了谢师,他亲自到下山买来了一桌素宴,宴席就被摆在了百丈崖的松树下。
  柳养云三杯酒下肚,手中的酒杯“啪”的一声落地,他捂着痛如刀绞的肚子站了起来,厉声叫道:“你,你为什么害我?”
  黄真冷笑道:“你死了,我才是边关看云的第一高人!”
  柳养云咬牙切齿地道:“你永远也成不了边关看云的第一高人!”
  黄真从靴筒里拔出了一把匕首,他奸笑着说道:“你豢养信鸽,不要以为我不知道用途!”
  柳养云收了八个徒弟,他们分别被柳养云派住在游狐关的四面八方,千里之外的天气情况,每天都会被信鸽送回到出岫山庄,上一次黄真被飓风吹塌了擂台,就是柳养云根据千里之外的天气情况推断出来的。
  看头上的云,只能简单地推断出未来两三天的天气情况,为了更准确地推断出本地的天气,只有结合千里之外云朵飘来方向的天气,才能作出最后的判断。柳养云的信鸽,就是为他判定本地天气的法宝。
  柳养云的信鸽被黄真养了三个月,已经和他非常熟稔,柳养云一死,黄真就是那些鸽子的主人了!
  柳养云一听黄真竟然知道了自己看云的秘密,气得他怒吼一声,扑向了拿着匕首的黄真,两个人在翻滚扭打中,逐渐来到了百丈崖的悬崖边,黄真奋力一刀,刺中了柳养云的右肋,柳养云手里抓着黄真的一片衣襟,惨叫一声,飞落崖下。
  
  3. 震云
  
  游狐关的总兵邱鼐到云龙山打猎,因为追赶一只受伤的金钱豹,他在百丈崖崖底的落叶上,救出了昏迷的柳养云。
  游狐关的十几名军医各施手段,最后,终于把柳养云救醒了过来。柳养云因为头部坠崖受到了撞击,神志已经变得有些木然了,邱鼐知道柳养云是个大才,经过他苦口婆心的劝说,柳养云终于答应留在游狐关,给邱鼐帮忙。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游狐关前的小麦成熟,辽军渡过了麦田前面的浑水河,就开始抢夺大宋边民种植的麦子。邱鼐的手下虽然打了辽军几次伏击,可是辽军实在狡猾,一见宋军,扛起麦子就跑。
  柳养云看着天空中低低的云层,他给邱鼐出了个主意——宋军可以在上游垒砌石坝,看那云层,不出两天,浑水河上游必然有雨。石坝内积蓄够河水后,抢麦的辽军胆敢再次渡河,宋军将石坝扒开,借助河水的力量,水淹辽军,便可以一下子解决辽军夺麦的问题。
  邱鼐急忙命人照办,水坝建成后,浑水河的上游果真突降暴雨。谁知邱鼐的手下还没等把水坝里的水蓄满,黄真竟领着三千名辽军,乘着大雨,将修筑水坝的一千名宋军杀得四散奔逃。

柳养云得知宋军兵败的消息,急得他捶胸顿足,差点背过气去。柳养云一个月前落崖的时候,他曾经抓下过黄真的一片衣襟,那衣襟的里面,就有一块辽国的狼头腰牌。很明显,黄真就是辽国派到他身边的奸细,黄真如今学会了他观云的本领,现在终于向他公然宣战了。
  柳养云静等了十天,这天晚上,他指着月晕,对邱鼐说道:“邱总兵,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明天午时前,您可以带兵去辽国的草狼关骂战,一到午时,必定刮西南风!”
  西南风一刮,面对风口的辽军绝对睁不开眼睛,宋军就可以大胜一场了。
  邱鼐觉得柳养云的这条借风计不错,果然在第二天的中午领兵出战,辽军还未迎敌,狂风骤起,辽军面对风口,根本睁不开眼睛。岂料邱鼐还没等命令军队发起冲锋,就听背后一声炮响,黄真竟领着一队辽军从他的后面杀了出来。
  宋军转身厮杀,面对风口,也是同样睁不开眼睛。不用想,这场战斗,最后又以邱鼐的惨败而告终。
  黄真不仅会看云,而且还会用兵。看来柳养云真的是落了下风了。
  柳养云来到邱鼐的中军帐,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然后面带愧色地道:“邱将军,宋军两次失败,我都逃不了干系,您还是传令刀斧手,将我开刀问斩吧!”
  邱鼐安慰了柳养云几句,然后说道:“不管怎么说,那黄真都是跟您学的看云,老猫教老虎,都会留一招,只要您把压箱底的手段使出来,一定能战胜黄真!”
  柳养云全套的云图共有一百二十张,可是他却只画了一百一十九张,现在想来,那套不全的云图一定是被黄真盗去了,剩下的那张云图他没有画,究其原因,就是因为那种云几十年也不会在游狐关出现一次。
  游狐关接连半个月持续高温闷热,柳养云看着忽然刮起的西北风,他急忙去找邱鼐,说道:“邱总兵,明早天气转凉,一定会有大雾,您可要做好防止辽兵偷袭的准备!”
  邱鼐听完,他点了点头说道:“我明天就领人到城外布成一个口袋阵,如果辽兵前来,我们就一口吃掉他!”
  第二天一大早,果然起了浓雾,弥漫的浓雾中伸手不见五指,辽兵真的前来攻城。邱鼐大呼一声,埋伏的宋军将士杀出,宋军围成了一个大圈,将辽兵困到里面,一场恶战,斩杀辽军三千。邱鼐还没等欢庆胜利,就听游狐关的城头炮号连声,竟是黄真率领着辽军主力趁乱攻上了游狐关的城头。
  邱鼐最后还是中了辽军的奸计。宋军虽然经过了一场激战,战至最后,游狐关还是失守,宋军败出了游狐关,关中的百姓因为害怕辽军祸害,也纷纷跟随着邱鼐退到了云龙山中。
  宋军的十几位大将纷纷拔出兵刃,一起叫嚷着要把柳养云砍死,邱鼐叫道:“柳先生算出大雾,就是功劳一件,至于两军对阵,输赢胜败怎么可以关他的事?”
  可是宋军的十几位将军就是不答应,他们都说柳养云就是辽国派到游狐关的奸细,邱鼐看着手下的大将群情激愤,他对着柳养云一抱拳,惭愧地说道:“柳先生,本总兵已经保护不了你了!”
  柳养云淡然一笑,他望着天空升起的月亮,说道:“各位将军,你们少安勿躁,就叫我临死之前,为你们弹奏几首琴曲吧!”
  柳养云拿出了背后负着的古琴,随着十几首古琴曲弹完,逼命的十几位宋将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兵刃,兵刃还没等落下,柳养云忽然用手一指游狐关的方向,激动地叫道:“你们看……”
  游狐关的城头蓝光闪闪,众将还没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觉得脚下的山地发疟疾似的一阵巨颤,随着地心一股牛吼般的声音传来,一场破坏力极大的地震发生了。
  游狐关和草狼关里面的房子几乎被夷为平地,还在睡梦中的辽兵死伤无数。柳养云的最后一张云图上,画的就是地震云。地震云的模样在古书上有记载——天晴日暖,碧空清净,忽见黑云如缕,宛如长蛇,横卧天际,弥久不散,此云名为地震云。
  柳养云经过观察,起雾的前一天,他就在游狐关的上空发现了地震云……这场大地震就是最好的证明,柳养云的判断是正确的。
  邱鼐领兵复夺游狐关,并一举占据了草狼关。他成了这场战争的最后胜利者。有人管地震叫天罚,辽军作恶多端,老天把他们欠的血债,连本带利,一次都清算完了。

上一篇:泅渡惊鸥鹭

下一篇:神秘的当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