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风雨十六铺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07:06:13
1
  
  20世纪30年代初的一天,小苏北和兰花坐着别人的“小舢板”,从苏北农村老家漂到黄浦江的十六铺,他们俩刚在老家成了亲,现在是来投奔小苏北的舅舅的。小苏北的舅舅在十六铺开了一家水果行。
  十六铺是当时上海最繁荣的货运和客运码头,来自大江南北的人都在这里汇聚。好不容易找到小苏北舅舅的水果行,人家告诉他,他舅舅上个月就搬走了,搬到哪里去了谁也不知道,水果行已经盘给了人家。小苏北和兰花一下子傻眼了。
  “你们是从苏北来的呀……”就在小苏北他们感到走投无路时,一个操着苏北口音的五十多岁的男子来到小苏北跟前。小苏北顿时觉得格外亲热,就把自己到上海来找舅舅的事告诉了他。老乡听说他们还没有吃饭,急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大饼给小苏北,小苏北把大饼一分为二,他给了兰花一半,自己就先啃了起来,他们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老乡姓陈,脸上有几颗麻子,他就让小苏北管他叫“陈麻子”。
  “上海这种地方,你要想发财也容易,你饿死当‘瘪三’也是很快的……”陈麻子冲着小苏北的笑有些怪怪的。刚从乡下到上海的小苏北没听明白陈麻子这句话里的意思。忙问:“那你说说,怎么发财容易了?”
  陈麻子“嘿嘿”一笑,指着前面不远处摆大饼摊的那个老头,问小苏北看见没有?小苏北点点头。陈麻子说:“你要是想不出钱去吃他的大饼,我教你一招,你先去把他的大饼摊撞翻了,让他去追你,然后我在后面给你捡几个不要钱的大饼……”
  陈麻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小苏北的头就摇得像个货郎鼓,说:“不行,这是不行的。这不是抢劫吗?”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肚皮饿的时候只要填饱肚子就行。”陈麻子不屑地鼻子抽了一下。小苏北沉默了。
  这时,一旁的兰花轻轻拉了拉小苏北衣角,说:“这种损阴德的事情,我们是不能做的。”
  “那还有什么挣钱的办法?”只听人家说,上海到处有挣钱的机会,小苏北在老家也读过几年书,他想通过正当的途径来挣钱。
  陈麻子笑了,露出几颗发黄的牙齿,说:“那我介绍你去码头扛包子,人是苦点钱也不多,要填饱肚子也是马马虎虎……”
  “好。那我就去扛包子。”小苏北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第一天扛包子,晚上回到临时住的棚棚里,小苏北就累得趴下了,兰花看着小苏北红肿的肩膀就哭了。陈麻子来了,说:“就你这身板扛包子不行吧?”
  小苏北咬着牙说:“行!”
   “你要逞能我也没办法,这样吧,这个苦活你先干着,哪天干不动了再来找我好了。” 陈麻子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了兰花身上,让兰花感觉不舒服。
  “兰花,你要是想找活,我倒可以介绍。”陈麻子的笑有些色色的,兰花想避开。小苏北已经接上了话,“那好啊,有活吗?”
  “有个生意人家正好想找个女佣帮忙。”
  兰花本来是想出去挣几个钱,听陈麻子这么一说,夫妻俩应了下来。
  
  2
  
  小苏北从码头里出来,手里拿着那几个血汗换来的铜板,盘算着应该给兰花买点什么。说实话到了上海之后,两人没有吃过一顿饱饭,这会儿,小苏北最想的就是兰花能给自己做上几个家乡菜,香喷喷吃个饱然后睡个大觉。谁也不知道那个扛包子苦啊,小苏北在心里对自己说,自己可以死撑着,可是不能再让他的儿子和子孙去做这样的苦力。他要混出个人样来。
  小苏北正想着时,冷不防有人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小苏北本能地把手里的钱紧紧护住,那人哈哈大笑,“我不会抢你的钱……”
  小苏北回头一看,是陈麻子。陈麻子阴阳怪气地说,“就这几个钱就满足了?我给你找个钱能生钱的地方。”
  钱能生钱这可是头一回听到。陈麻子见小苏北将信将疑,一挥手带着小苏北往前走,也不知转了几个弯,来到一家人家。陈麻子让小苏北把钱放在桌子上,小苏北叫了起来,“那是赌钱啊。”
  “你不是想要发财吗?一个男人没有点血性怎么行?要想发财就别管那么多。” 陈麻子脸一横,小苏北想想也是,不是说上海这地方遍地都是钱吧,说不定这钱真能生出钱来,他眼睛一闭,抖索着把钱放到了赌桌上……
  小苏北乐滋滋回家,真没想到,几个铜板转眼间变成了十几个铜板,这可是件难得的好事。当小苏北把这些铜板放在兰花面前,兰花瞪大眼睛,奇怪地瞧着他,问:“你这钱是哪里来的?”
  小苏北得意地说,“别管那么多,给我弄些好吃的,我这一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
  “不行,你不把钱的来处说清楚,我不要这钱。”小苏北没想着兰花会发火。他只好吞吞吐吐把钱的来源告诉了兰花,还没等小苏北说完,兰花眼里就闪着泪花,“小苏北,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乡下赌钱的人最后那悲惨的下场你不是没有见到过……卖地卖房卖儿卖女都有……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兰花一急哭了。小苏北这才慌了神,急忙为自己辩解:“我这也是头一次,我也是想钱想疯了……下次,下次保证不会了!”
  兰花也找了一个活,在一家人家做佣人。东家姓李是个生意人,在十六铺上有几个码头仓库。兰花在李家做了一阵子,看看小苏北扛包子实在太苦了,就求东家太太给小苏北找个工作。李老板就让小苏北帮着去十六铺码头看仓库。
  说是看仓库责任也是重大的,不仅要防着偷盗,还得白天连着黑夜守着,有人来提货或者进货了,还得帮着一起搬运。就是这般也比过去扛包子要好多了,小苏北很是珍惜这活,所以干得也很卖力。
  李老板来仓库看到小苏北做得不错,就对他说,“小苏北,你读过书,以后仓库的进出账目也由你来管吧。”
  小苏北高兴点头。回到家他把这事和兰花一说,兰花说:“好是好,就是现在外面租房金太贵了,能不能和李老板说说,我们一家都住到仓库去,白天你帮他干活,晚上我们帮他看仓库。”
  小苏北说:“那是不行的。”
  兰花说我去说说又没有事的。兰花真的去和李老板说了。
  李老板说:“住到仓库那是不行的,不过我在十六铺码头正好有一间空闲的房子,你们夫妻俩住过去好了。”
  李老板真是对他们有恩,他也发话了,只要你们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兰花和小苏北都说,做人要懂得感恩,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他们要好好报答李老板。可是,还没等他们报答,小苏北又有事了。
  
  3
  
  这天晚上,小苏北一人在仓库值班。听得外面有人叫他,隔着大门上的门洞往外一瞧,是陈麻子。说实话,小苏北看见陈麻子已经有点怕了,他背着兰花还是跟着陈麻子在赌博,虽然次数少了,可欠下的赌债已经让他心惊肉跳。陈麻子几次向他讨债,并恶狠狠对他说,你要是再不还钱,我就先剁了你的一只手指你信不信。小苏北说他一定拼命干活,一定会还钱。陈麻子哈哈一笑,说就凭你那几个钱还债?你还是先管好自己的肚子吧。
  小苏北知道陈麻子今天又是来要钱了,不敢开门。说他正在想办法,欠的钱会还他的。陈麻子今天倒没有像前几天凶神恶煞般一来就提钱的事情。举着手里的几个熟食包,对小苏北说:“今天哥是特意来看看你,别提钱的事情。”
  小苏北正犹豫要不要打开仓库门,那熟食包里飘出的猪头肉香味实在让他禁不住馋,他涎着脸打开了门。
  陈麻子不仅带来了好吃的,一转身从身后还拿出一瓶绍兴黄酒。小苏北是个酒鬼,好长时间没有喝酒了,想喝可又怕误事不敢喝。陈麻子看出他的心事,说少喝点没事的。陈麻子倒上酒,两人这就喝上了……
  小苏北其实是没有酒量的,没喝几口脖子就红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天快亮的时候小苏北醒来了,陈麻子已经走了,仓库的门却大开着。小苏北惊出一身冷汗,偌大个仓库一时少了什么东西也真是查不出来。小苏北在仓库里查看了好几回,也不知道到底仓库里有没有少东西。
小苏北就这样提心吊胆过了几天,还好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这天晚上,回到家里弄堂口,陈麻子等在那里,见着小苏北就笑嘻嘻拿出几个大洋给他。
  “这是什么钱啊?”小苏北问,陈麻子笑着说,“这是给你的分成。”
  小苏北还是不明白了,“什……什么分成?”
  陈麻子诡异一笑,原来那天陈麻子把小苏北灌醉,从里面拿了几件货。这些个大洋算是给小苏北的分成。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这和贼有什么区别?”小苏北急了。陈麻子脸一板,说:“这个法子既能让你还了赌债,还能挣几个小钱,有什么不好。”
  小苏北掂着手里的几块大洋,一时无话。
  陈麻子拍了拍小苏北的肩膀,“我们好好合作,有财大家发。”
  陈麻子说完摇晃着身子走了,小苏北浑身冒出冷汗,他想叫住陈麻子,可是喉咙里发出的不是他的声音。
  小苏北回家,把几个大洋扔在了兰花面前。说以后他要过人上人的日子,不会再让老婆受苦受累了。兰花看到小苏北不去赌钱,还把钱拿回家,自然是高兴的。可是,这样的好日子没有多久,小苏北就出事了。
  
  4
  
  晚上,兰花准备了几个小菜,也买了些酒,小苏北才喝上一口,门就让撞开了。只见东家李老板虎着脸进来,指着他俩说:“我对你们夫妻俩不薄,你们竟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兰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问李老板出了什么事情?李老板手指着小苏北让他说。小苏北愣愣说,“我……也不知道什么事啊。”
  “那看来只能让你去警察局里说了。”李老板一挥手进来几个人拉起小苏北就往外走,兰花急了,说:“你们不要这样啊,这样拉拉扯扯算什么。”
  李老板破口大骂,“你们夫妻真是一路货,一个偷我的东西,一个还要袒护,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留用你们夫妻俩。”
  “我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李老板,有事你好好说。”兰花还蒙在鼓里。
  “好好说,他偷我仓库里的东西想到要和我好好说吗?”李老板边骂边让人拉着小苏北走了。兰花这才知道小苏北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小苏北监守自盗,不止一次盗取了仓库的货物,终于东窗事发。
  原来小苏北拿回家的钱是这些个脏钱。兰花气得一个巴掌打在小苏北的脸上,然后跪在了李老板跟前,求着他说:“李老板,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吧,我求求你了。”
  李老板一直认为兰花是个老实本份的女人,看在兰花面上,他长叹一声,“好,我可以放过他这一回,不过他要把他的同伙供出来,协助警察破案。”
  兰花忙对小苏北说:“你快快从实招来,不要再在一条黑道上走下去了。”
  小苏北头点得像鸡啄米一样,忙说:“我也是受了坏人教唆,也是一时财迷心窍,我一定戴罪立功,协助警察破案。”
  小苏北跟着李老板到警察局去了。可是,没一袋烟的工夫,李老板带着人又匆匆忙忙回来了。兰花见大伙脸色不对,忙问:“又发生了什么事?”
  李老板忿忿说:“你还问我,我看在你求我的面上,放过他一回。可你那老公一出去就逃跑了。”
  原来小苏北一出弄堂,到了十六铺码头时,他趁着大伙不注意,一拳打倒跟在后面的伙计,一个猛子扎进黄浦江里面不见了。小苏北从小生长在苏北的河边,水性特别好。别人再要找他,不知他已潜到何处了。
  李老板自然不再相信兰花了,不仅辞了兰花的工作,还把她从住处赶了出来。小苏北最后还是被抓进了警察局,兰花去警察局看小苏北,哭得成了个泪人,小苏北却把这一切都归罪于李老板。破口大骂,“这个姓李的不是东西,我要是不对他进行报复,我就不是人。”
  兰花急了,说:“你还想怎样?你是有罪之人,你要好好反省,不能再生出事情来。”
  没多久,传出小苏北越狱了,又过不了多久,李老板的仓库被大火烧了,警察四处通缉小苏北。兰花真是又气又恨,她不知道去哪里找小苏北。听说警察在找自己,她吓得只得躲开了。

上一篇:神秘的当铺

下一篇:云龙神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