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刀下留人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09:00:00
明朝年间,京城西郊谷家庄有个屠户叫谷满,他做事胆大,四邻八乡都很出名,后来被征召到刑部当差,成了专门负责杀人的刽子手。
  这天,谷满接到命令,次日要处斩一个朝廷要犯,但究竟是谁却没公布。谷满深知事关重大,不敢有丝毫大意。正当他打算养足精神,明天到法场行刑时,却见老伴脸色苍白地说道:“老头子,我觉得浑身发冷,两腿打颤。”
  谷满摸了摸老伴的额头,热得烫手,他急忙去请郎中。郎中开了一副药方。谷满服侍老伴喝下,已是半夜三更,见她气色渐渐好转,一颗心才平静下来,他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脑袋趴在床沿上,迷迷糊糊打起盹来。
  恍惚间,谷满听到外面一阵大乱,他跑出门外,只见当街的大树上,捆绑着一个老人,对面有个手拿牛耳尖刀的凶汉正要去剜他的心。谷满一声喝问:“你为什么要杀他?”
  凶汉冷笑说:“他犯了死罪就该杀!”
  “冤枉啊。”老人大声叫道。谷满抬头一看那老人的脸,愣了,这不是一向为人正直无私、被百姓称做“卢青天”的知府卢大人吗?
  谷满道:“你们不能杀害卢大人。”
  “小子,多管闲事,找死!”凶汉说话间举刀砍向谷满,吓得他顿时睁开双眼,才知刚才是做了一个梦。
  此时,天已大亮了。谷满不敢怠慢,抱起墙边立着的鬼头刀,大步向门外奔去。
  谷满风风火火赶到法场,怎么也想不到从木笼囚车里押出的死囚犯居然正是卢知府,现实与梦境竟有如此的巧合。他凑到卢知府身后,低声问道:“卢大人是我们百姓爱戴的好官,你一定被冤枉了吧?”
  卢知府惨然一笑,长叹一声道:“什么也不要说了,有诸位的信任,本官死也瞑目了。”
  这下,谷满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杀害忠臣良将,他如何下得去手啊。谷满只顾低头想着心事,三声追魂炮响起,他居然没有听到。监斩官“啪”一拍惊堂木,怒吼道:“谷满,你在干什么?”
  谷满回过神来,有心不执行命令,但即便他不动手,别人也会动手,到时候,自己的身家性命恐怕也会不保。想到这儿,他狠了狠心,低声说了句:“卢大人,得罪了。”他缓缓举起了鬼头刀。
  正在这时,忽然传来一声大叫:“刀下留人!”一匹快马飞驰而来,在监斩棚前停住。有个太监从马上跳下,气喘吁吁地喊道:“皇上有旨,卢大人获罪全系谗臣陷害,现案件已查清,特赦卢大人无罪,官复原职。钦此。”
  卢知府被当场释放了。监斩官很是后怕,若非谷满迟疑了片刻,卢大人的脑袋早就搬家了。想到此,他对谷满道:“多谢你救了卢大人一命。”
  谷满不想卷入官家的恩恩怨怨,跪在地上说道:“我并没想得那么多,只是惦记着家中生病的老伴,才没听到追魂炮响。”监斩官赏给他十两纹银,准假三天,让他回家好好照顾生病的妻子。
  谷满带着上司的奖赏,乐滋滋地上街打了一葫芦酒,回家自斟自饮起来。酒足饭饱,只觉一阵睡意袭来。他刚躺到床上,就觉得有两个侍女扶起他一步步向门外走去。谷满想要询问一下,却又觉得嗓子眼好像塞了棉花团,什么也说不出口。
  谷满被搀进一顶八抬大轿,也不知走了多远的路,轿子停了,谷满被扶进一座高大的宫殿。大厅正中,摆了一桌极为丰盛的宴席,惟独正中一个座位空着,没有人坐。
  谷满一见这阵势,转身想溜,却被一个黑脸的汉子一把拉住道:“谷兄,因何刚刚来到就要走啊?”
  “你们是什么人?”谷满问。
  黑脸汉子道:“实不相瞒,我乃阴曹地府的判官是也。”
  谷满一惊:“这么说,我已经死了。”
  “没有。”判官说,“我们是特意破例请你到阴间赴宴哩。”
  “请我赴宴?”谷满越听越糊涂,真有点丈二和尚不摸头脑了。他哪里知道,阎王得知朝廷要杀卢大人,即刻派了牛头马面去阻止,谁知他们两个好酒贪杯,睡过了头,要不是谷满迟疑了一会儿,卢大人必然性命不保,阴间自然又多了一个怨气冲天的屈死鬼,添了一件难以审理的讼案。因此,判官才决定亲自做东,请谷满前来赴宴。
  盛情难却,谷满被让到首位落了座。他对大家道:“卢大人大难不死,正是因为公道在人心啊……”
  等到谷满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周围围了很多人。老伴见他醒来,又惊又喜,使劲地点着他的脑门说:“死老头子,你真会吓唬人,都七天了,不吃不喝不说话,就知道傻乎乎地睡,你再不醒过来,俺这条老命恐怕也要急死了。”
  谷满笑了笑,并不作答,心中暗想:“自己虽然是个极为平常的人,这次也算是做了一件英雄的壮举吧。”

上一篇:云龙神鼠

下一篇:铁腕禁盐官

你是否感兴趣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