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同船共渡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13:14:08
燕清典向县衙请了二天假,带上香烛和供品,乘渡船出海,替母亲去东海普陀山法雨寺烧香还愿。
  同船的有十几位乘客,大多是去普陀烧香的善男信女,特别是其中的一对老夫妻,老头白胡子白头发,背驼得像只大虾米,却还紧紧地抱着老婆,几乎是将她抱上船的。老头说老婆得了重病,听说普陀山法雨寺的菩萨很灵验,所以想带她去烧香许个愿,希望能多活几岁。那老婆婆看上去病得不轻,靠在老头的肩上,不说一句话,甚至连头也懒得动一下。乘客们见这对老夫妻都七十多岁了,还是这么不离不弃,情深意重,对他们的敬意油然而生。
  渡船离开乍浦码头,横穿杭州湾,缓缓地驶向普陀山。乘客们坐在船舱里昏昏欲睡,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大喊“停船”。
  燕清典觉得奇怪,渡船已经行驶在东海海面上了,怎么还会有人要上船?忍不住跑出船舱一看,原来是一艘江浙水师营的军船跟了上来,要渡船停下来接受检查。原来在昨天夜里,飞贼李守道夜闯江浙都指挥陆君恩大人的府邸,劫持了陆君恩的女儿陆龙霜。这李守道作恶多端,被官府追得无处可逃,想去投奔海盗中川前景。他劫持陆龙霜后,是想把她作为见面礼,送给中川前景。
  中川前景是来自东瀛的倭寇,他带着一小伙人在江浙沿海一带作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沿海百姓深恶痛绝。陆君恩几次派兵围剿,都被这伙人化妆成渔民、商人逃脱。但中川前景等人再也不敢到我国近海活动,当然,他们对陆君恩也是恨的咬牙切齿。李守道送的这个见面礼可说是送到了点上。
  陆龙霜被劫持后,江浙水陆军营全力追拿李守道,凡是海上过往船只都要接受检查。
  渡船上的船老大是位五十出头胖老头,红光满面。他毕恭毕敬地把两位水军士兵迎入船舱。水兵在船舱中仔细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就转身离去,回到自己的军船上。
  渡船继续前行。这时,有位小孩在船舱中跑来跑去地玩耍,一不小心跌倒在那位生病老婆婆的脚边,无意中撩起老婆婆的裙摆,露出一双精致的绣花鞋。白发老头连忙提起她的裙摆,重新罩在她的鞋面上。
  白发老头的动作虽然很快,但燕清典还是看到了。他心中大为奇怪,这么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太太,穿着一双年轻姑娘穿的绣花鞋,而且鞋面上有金光闪烁,想必是绣着金丝花纹,那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女儿才穿的鞋子,可这对老夫妻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
  刚巧在这时,船老大走入船舱来给大家送水。燕清典灵机一动,从香篮中折了半根线香曲指弹出,正好打在船老大的小腿穴道上。船老大“哎哟”一声,向前跌倒,扑向白发老头。那白发老头突然见到有人扑过来,以为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大吼一声,抽出衣襟中藏着的短刀,向着船老大拦腰就砍。
  这白发老头果真是李守道假扮的,他劫持陆龙霜后,封住她的穴道,使她不能动也不能出声,将她易容成生病的老婆婆,想把她带出海去投靠中川前景。
  燕清典当然不会让李守道乱伤无辜,飞身掠出,一把抓住船老大的腰带向后一拉,避开那致命一刀。李守道大吼声中,刀势一转,砍向燕清典。
  燕清典大喝:“快住手!笨蛋,我是中川前景!”李守道连忙硬生生地收住刀势,惊讶地问:“你是中川先生?”不住地上下打量着燕清典,满腹疑虑。他虽然没见过中川前景,但知道中川前景已经有五十多岁了,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呢?
  那船老大死里逃生,吓得瘫倒在船舱的地板上,一时爬不起身来。船上的其他人突然见到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一下子变成持刀恶汉,全都惊得面无人色,谁也不敢说话。
  燕清典知道他心中起疑,道:“你可以易容成老头?我为什么就不能扮成年轻人?好,这就让你看看我的庐山真面目。”说完伸手在脸上用力一掀,做出要掀下人皮面具的样子。
  李守道信以为真,直盯着他的脸看,等到发现上当了,为时已晚。燕清典趁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脸上,飞起一脚,正好踢在他的左脚“足三里”穴上。
  李守道的左脚突然失去知觉,身体斜着倒了下去,但他毕竟是个老江湖,经验丰富,身体着地后向旁一滚,一把将倒在船板上的船老大抓在手中,手爪锁在船老大的咽喉间,恶狠狠地对燕清典道:“不许过来,不然我杀了他,没人掌舵,船会撞上礁石,到时所有的人全都得死!”见燕清典果然不敢再上前,他得意地狞笑起来,说:“你给我跳下海去,不然我杀了船老大,你们这种自命侠义的人,讲的是舍己为人,你总不会希望船上的所有人全都死吧?”
  船老大吓得双眼翻白,晕了过去。燕清典突然嘿嘿一笑,一掌向着船老大劈了过去。李守道不由地吃了一惊,不知燕清典搞什么鬼名堂。哪知道燕清典的手掌拍到中途,突然转变方向,“砰、砰、砰、砰”四声,四名烧香客中掌瘫倒在船板上。
  船上的其他人吓得大声哭叫,偏又无处可逃。李守道也是惊得目瞪口呆,道:“你这是干什么……”话音刚落,他怀中的船老大突然动了,骂了声“笨蛋”,猛地一掌将他推开,身体在空中一个倒翻,向燕清典扑了过去。燕清典大叫:“我果然没有猜错,你就是中川前景!”
  船老大冷笑着道:“算你聪明,但聪明的人往往没有好下场!”燕清典见船舱狭小,担心伤害到其他乘客,飞身向船舱外掠出。哪知道他刚掠到舱门中,门外突然伸进来一只手,在他胸前的穴道点了一下。燕清典毫无防备,顿时仰天翻倒。舱门站着两位水手,他们听到船舱中有打斗声才赶过来,刚好拿下了燕清典。
  原来这艘船上的船老大和水手,全是中川前景和他的手下假冒的,他们为了逃避明朝官兵的追捕,混在普通的船民之中,还真不易让人发现。中川前景向两名水手一挥手,要他们继续去掌控船只,然后得意地看着燕清典,问:“你是怎么发现我的破绽的?我的易容术应该没什么问题啊?”
  燕清典告诉他:“就算你的易容术再高明,也只能改变你的容貌,却无法改变你的表情,因为人皮面具是死的。”当“船老大”被李守道抓住后,吓得半死不活的,按理他的脸色应该变白或者变青才对,可他脸上的表情一成未变,还是红红的。等到他晕过去了,也还是红光满面,那就说明他的脸上戴着人皮面具。同时又发现他的手在偷偷地打手势,有四名乘客一直在盯着他的手势看;而这四人虽然假装受到了惊吓,大叫大喊,但脸上的表情同样没有变化,那就说明这四人也戴了人皮面具。燕清典才果断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将中川前景的四名同伙击倒。
  中川前景直竖大拇指,赞道:“不错,小伙子,可惜你还是落入我的手中……”就在这时,一直坐在船舱座位上的陆龙霜,突然飞身而起,身形快如惊鸿飞掠,出手连点中川前景的后背穴道。中川前景惊恐地大叫一声,轰然倒地。陆龙霜扯掉头上的假发和面具,露出一张娇美的脸,笑嘻嘻地对中川前景道:“你让我们找得好苦!”
  以中川前景为首的这股海盗,在东海上流窜作案,明朝官兵几次围捕都让他们逃脱。刚好李守道闯进陆君恩的府中,想把陆龙霜抓去献给中川前景。陆龙霜将计就计,假装不会武功,又假装被他点中穴道,目的是想借机找到中川前景的老窝,将这伙海盗一网打尽。
  陆龙霜解开燕清典的穴道,跳出船舱制住另外两名船上的水手,又从怀中拿出一只折叠的大红风筝,放上天空。这风筝是用很薄的牛皮做的,风筝线是真丝织成,虽然海上风大,但也不用担心会被海风吹断。这大红的风筝飞在空中,特别醒目,很远就能看到。不一会儿就见到无数条水师营的船只,从四面八方向这边驶来。
  陆龙霜笑着对燕清典道:“这一次多亏了你,才能让中川前景这只老狐狸露出尾巴。我真轻敌,要不是有你相助,我一个人只怕拿不下这伙人。你真行!你在哪里做事?”
  燕清典道:“我在嘉兴衙门做捕快。”陆龙霜微微一愣,道:“你心思缜密,武功出众,这样的人才在衙门做个小捕快,真是大材小用。你不如跟我去见我爹,让我爹好好栽培你,将来一定前途无量。”
  她本以为燕清典一定会满口答应,能得到陆君恩女儿的青睐,那可是天下多少男子梦寐以求的事。哪知道燕清典只是淡淡地一笑,道:“谢谢你的好意。你爹陆军门手下,人才济济,不缺我这样的人。再说每一个职业都需要有人去做,至于做什么职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称不称职。跟着你爹保家卫国,也许会有更大的成就。但我做捕快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尽职尽力,保一方百姓平安,意义同样重大。”
  陆龙霜惊讶地看着他,沉默了好久,最终嘉许地笑了。眼珠一转,道:“捕快大人,小女子遭歹徒绑架,现在找不到回家的路,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家啊?”不等燕清典回答,又抢着道:“当然我可以先陪你去普陀烧香还愿,做你的跟班,你总不会拒绝吧?”
  燕清典愣了一下,随后笑了,有这么一位既漂亮又大方的女跟班,谁能拒绝呢?

上一篇:智破蹊跷命案

下一篇:草龙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