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阅读:永不老去,永不散场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9日 10:00:06

智者说:“人在30岁之前,可以不为自己的长相负责;但30岁以后,必须为自己的长相负责。”这长相,不仅仅是外貌,更应该是自我的素质与修养。而提升素质最有效的方式,便是阅读经典。如果经典太多,一时无法选择,那我们就从阅读十本书开始。或者选择十本书中心有灵犀的一本,打开书卷,徜徉其中,总会有触及你灵魂深处的刹那芳华。

《世说新语》

魏晋风度,将中国古代文人多年来所经历、压抑的本性和盘托出。将魏晋包罗万象的名士风流熔于一炉的,便是《世说新语》。鲁迅《中国小说史略》评其为:“记事则玄远冷俊,记行则高简瑰奇,下至缪惑,亦资一笑。”

《世说新语》,作者“冠名”刘义庆,但它并非出自刘义庆一人之手,至少凝聚了刘氏门客的力量,这是不争的事实。《世说新语》的规模并不浩大,但当时却非同凡响,在刘义庆的私人赞助下,一群饱学之士,或拾人牙慧,或于前人旧文中搜罗只言片语、零瓦剩砖;或将时人之名言语录、行为举止,一一实录,最终化零为整,构建了一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精彩隽永的志人小说。它字里行间所散发出的文字魔力、片语哲思,简直是空前绝后的,足令后人叹为观止!

“嵇中散临刑东市,神气不变,索琴弹之,奏《广陵散》。曲终,曰:‘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视死如归,临刑奏曲,虽身不由己,却仍能一如既往,笑傲江湖,洒脱中藏着悲壮,奏出了魏晋风流名士的江湖苍凉悲歌。嵇康自觉地唱着自由之歌,所追求的或许是生命体验中的瞬间永恒,向后人展现了关于美的最好的历史注脚。

《尔雅》

《宋稗类钞》载:“宋景文修唐史,好以艰深之句,欧公思所以讽之。一日大书其壁曰:‘宵寐非祯,札闼洪休。’宋见之曰:‘非夜梦不祥,题门大吉耶?何必求异如此。’”

作为后起之秀,欧阳修反对文字佶屈聱牙。古人讲孝悌慈敬忠义,面对老领导宋祁,欧阳修不便说,也不好说,只能委婉规劝,遂有了这则千古传奇。这则笔记对我们文言文教学颇有启发。

20多年来,一直流行着“学生有三怕”的口头禅,其中二怕文言文。如果我们能够同义连类,记住一批批相关词语,可以事半功倍。千古文章,古人遣词造句各有风格,但不论如何变化多端,意蕴主旨不变。如《史记》对《尚书》的改造,将《尧典》中的“允釐百工,庶绩咸熙”改造为《五帝本纪》中的“信饬百官,众功皆兴”。

文字的选用,不同时代各具特色,各有习惯。如“庶”“咸”等同,“众”“皆”相似。而词典《尔雅》正解决了这类问题。文言学习,借鉴《尔雅》,可以化繁为简,减轻学习古文的负担。

《史记》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意大利历史学家克罗齐如是说。英国历史学家柯林伍德则云:“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历史离不开史家的主观参与,孔子著《春秋》,为“使乱臣贼子惧”。史迁有目的性记录历史过程,有意识参与、评判、再现历史,最终建立了自己的体系。

司马迁以敏锐的眼光,鉴定、抉择、判断、烛照大处,以独到的见识,通上下古今之变,成就一家之言。《史记》中出现了大量的“义”字,通过“义”,司马迁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感情倾向、价值判断,以直接方式切入主观论断,这是对先秦史学精神、史学体例的继承与发展。

传尾“太史公曰”,虽依附正文,多为点睛之笔,或作分析评价,或抒发感慨。阅读《史记》,倘若要看客观描写,就看传记;倘若要读通体看法,就看书表;倘若对司马迁见地感兴趣,就看论赞。鲁迅《汉文学史纲要》认为:“不拘于史法,不囿于字句,发于情,肆于心而为文……固不失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在学习《鸿门宴》《项羽之死》《廉颇蔺相如列传》《屈原列传》等文时,教师可以要求学生习作:《问天下谁是英雄》,并鼓励学生发表不同见解。

《东坡志林》

《东坡志林》是东坡个人的生活秀,主要记载元丰至元符二十年期间杂说,其文取材广泛,非一时一地写成,长短不拘,或千言或数十语,以短小为多。东坡信手拈来数十字,便能写出妙趣横生的故事,或放荡、或幽默,挥洒自如,如行云流水,涉笔成趣。

东坡随手而记偶感,如微博一般,从朝廷政治到地方民生,从梦里作诗到神仙鬼怪,或游记、或怀古、或祭祀、或卜居,三教九流,无所不及,无所不有。

你是否感兴趣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