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99故事网

故事大全-99故事网

http://www.99gs.net

菜单导航

导演刘泽:中年人心中总有一个夏天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0日 16:20:30

原标题:导演刘泽:中年人心中总有一个夏天的故事

导演刘泽:中年人心中总有一个夏天的故事

  很多电影人最重要的作品就是自己的处女作。他们才华横溢,历经磨难,终于在忐忑和不安中迎来了处女作。

  可能爆了、可能砸了,但在他心中,这是他自己万马奔腾的天地。无论以后任何时候想起来,总是会让他眉飞色舞、回味悠长。

  刘泽是这些电影人中的一个,今年他的处女作《又一夏》如期拍摄完成,半个多月前,这个影片获得了2019年平遥国际电影展发展中电影荣誉奖。这是一部尚未完成后期制作的电影,但仅仅50分钟样片,就让电影展影评人“惊鸿一瞥”——“影片直面生活的困苦乃至人生的悲凉,作为青年导演处女作,镜头设计沉稳,表演处理有度。”对电影导演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起点。

  10月25日上午,咖啡馆、人很少。

  一杯尚未品尝的咖啡的香味弥漫在空气里,两个人像在看完别人的电影后随便交流感受。山西导演刘泽素面朝天,简单的休闲衫,没有夸张显眼的配饰,戴着暗色调的帽子。谈到自己刚刚获奖的作品时,他低声慢语,常常讲述一段后就开始自我批评。

  “不知道你们写文章什么感觉,我每次做完作品拿给别人看,都害怕、害羞……”他像一个考试完第一个交卷的学生一样,出了考场就开始担心是不是写错了考号,某个大题会不会解错。

  这不是他谦虚,而是这一部处女作,他等待了15年。

  他等到了一个“等待死亡”的故事

  “导演……”,当片场有人这么叫刘泽时,他还有一点恍惚,觉得是在叫别人,而不是叫自己,当剧组左右人都看向他时,他才从剧情中回过神来。

  他和电影的故事是从十多年前上大学时一间舞蹈排练室开始的。

  一天,上完编导课,系里同学跟他说有剧组在选演员,而且系里的舞蹈老师就是这部影片的女主角,大家就一起去了。

  一个师范学院舞蹈编导专业的学生,从未想过会与电影结缘。刘泽抱着去看看世界的想法被选上全程跟组,这部电影就是贾樟柯导演国内公映的第一部故事片《世界》,这位舞蹈老师就是贾樟柯电影的唯一女主角赵涛,这次经历让他有了对拍电影最直接的感受,也在心里播种了一个电影的种子……

  “那时候,山西接触电影的讯息不多,赵涛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贾樟柯是山西的导演,就倍感亲切。后来经常看一些贾导的文章,他总提到侯孝贤、蔡明亮这些导演,我慢慢地也开始关注这些导演的影片。真正喜欢电影、研究电影,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2004年他开始了短片创作,两年后,他拍摄的短片《山那头》获第14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夸克单元剧情鼓励奖。

  在刘泽心里,并不是拍过短片的人就可以叫做“导演”,毕业后他和朋友成立了影视公司,拍摄了众多广告宣传片、纪录片,他也不认为那是“导演”。因为在他身边“导演”却越来越少:曾经一起拍片的人改行的改行、做生意的做生意……

  他心中,“导演”这个词分量很重,属于创作、属于一个真正自己的故事的人。他陆续拍摄了纪录片《三大爷》《多巴胺》《河》……但他经常会被问到两个问题:“你拍过什么片子?”“在哪儿能看到呢?”

  事实上,没有上院线(视频网站)的获奖片子,哪儿也看不到……但一个院线规模的电影,从资金规模、故事架构、团队搭建对刘泽来说都是一个难题。

  刘泽一直在寻找一个“小体量”的片子,投入资金少、风险小、百万以内能完成的作品。很快,冲着刘泽这个人“十几年坚持拍片”还算靠谱,朋友们陆续“入股”,不到一个月就把拍摄资金凑齐了。

  “他们说,刘泽你这部片子,等于把十几年积攒的人情,全刷完了!后来陆陆续续还有资金投进来,我最初定的盘子是120万,再多(钱)就不敢接了,因为电影投资毕竟有风险,如果在这个范围内片子出了问题,我刘泽能承担,一年还不了,三五年总可以把钱还给大家。”

  虽然朋友们投资时并不需要刘泽承担风险,但他希望,能对得起这份信任。

  他在等待一个能打动他的故事。不出所料,他等到了这个故事。

  一个同样讲“等待”的故事——等待死亡的故事。

  《又一夏》的“第一次”

  李燕蓉的中篇小说《等待》被刘泽一眼看中,不同于常人等待希望,这是一个“等待死亡”的故事:女主角夏天为了帮助母亲照顾患阿尔兹海默症10年的父亲,调回到本地工作,原本以为此举会给父母带来帮助,却没想到自己真正能做的只是一场等待……

  关于阿尔兹海默症的同类题材影片不少,《我脑海中的橡皮擦》《一次离别》《恋恋笔记本》《依然爱丽丝》等电影为观众熟知,《又一夏》在同类题材中的切入口在哪儿呢?

  每个导演的处女作大都会和自己的经历相关,姜文拍了自己的大院青春、李安拍了自己的家庭观察、毕赣拍了自己的家乡凯里梦境。

  人到中年的刘泽的处女作选择了一个和死亡相关的题材,这来自导演的真实感受。

  “我爱人的姥爷照顾生病的姥姥8年,一把屎一把尿,儿女们插不上手。我偶尔回去一趟,姥爷见了我,会抓住手很热情地问:来啦!你是谁了?等他在家里转一圈回来,又会拉住我的手再问:你是谁了?”

  刘泽用3个月时间将小说改编成剧本《又一夏》,原小说以男朋友的视角见证了女友一家面对死亡的过程,而刘泽改成了女性视角介入,拷问当事人的状态和内心的挣扎,他将原著中阿尔兹海默症作为一个表达的载体,把切入口放在了家庭关系上。

  这个故事并不酷炫,也不类型,做了15年影视工作的刘泽从理性上分析,这种题材也不“讨喜”。

  但他迷恋这个故事,“家庭生活中,撑起一片天的是女性,男性往往是一个逃避者。”

  夏天:热烈、迷晕,每个生命都在热火朝天的温度下垂头丧气。这或许就是刘泽心中的人到中年。

  影片中有两个重要“道具”:米粉肉和晋剧。

  选择米粉肉这个食物,一方面是刘泽导演爱人的奶奶是个“老太原”,爱做米粉肉,另一方面是他喜欢用这种家庭生活中的食物来传递感情,“是枝裕和的《步履不停》中就有一个用玉米包裹在一起炸的食物,我觉得通过食物来传递家庭情感特别有意思。”

  片头那段晋剧,是女主角的职业演出,同时也是她告别舞台的最后一场戏。让女主角去唱戏,导演有两层考虑:一是有山西特色,二是出于私心:“我迷恋戏曲后台的氛围,人员走动的乱糟糟和演员上妆的感觉。”

  家庭、生活、情感、混乱、流逝、等待……

  生死离别本来是大戏,但在家庭里像是一件小事,吃喝拉撒看似一件小事,但在家庭成员之间是擂台、战场,惊天动地。

  戏外低调,戏张扬

  2019年夏天,《又一夏》开机。

  2019年秋天,《又一夏》在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荣誉之夜”现场拿到了“发展中电影荣誉奖”,奖金5万元,用于影片的后期发展和制作。

  这一刻,刘泽才觉得自己踏进了电影的这扇大门,别人再叫他“导演”,他才不再不好意思。

  15年,见了太多的影人沉浮……《又一夏》还没预设成功,他先想到了失败。

  “第一部我想保守一些,有自己一些思想在里面,拍一个能过审的片子,朋友们信任我,拿钱给我,我不能把钱打水漂了。”

  “有太多遗憾,有太多技术原因无法实现。迎泽公园那场戏,处理得比较失败……”

  “这个路不好走,很艰难,拿奖算是一个安慰剂。”

  谈起未来,他很谨慎,欲言又止,仿佛每一个计划都是大战前夕的军令状,签字画押,履行到位。

  但看一看《又一夏》里,很多处理却又恣意张扬:

  最开始,他设想每一场戏都是“一镜到底”的拍摄模式,70场戏,就用70个镜头。这是一个不小的尝试,从影片片头就开始了这样的镜头:女主角唱完戏戏后“啪”躺下,大幕缓缓拉动,她坐起来一脸落寞,穿过乱糟糟的后台,在镜子前卸妆审视自己……影片的结尾处,在现实与虚幻的交替中,女主角痛失亲人的感受让观众“欲哭无泪”,体会真切。在这个小体量的影片中,刘泽尽量让自己的各种设想加以实现。

  故事里的主人公让很多中年人想到自己,怀疑现实又接受现实,屈从命运又反抗命运。

  就像刘泽一样,明明是等到了自己的处女作。

  拍完发现,其实是这个关于等待的故事,一直在等着他。

山西晚报记者 李霈霈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你是否感兴趣这些文章